第20章 洶湧的大姨媽

反正,顧結者專門敵對的對象就是那個壞男人,媽咪以後就不會被欺負啦!只要那個男人靠近媽咪,就會啟動顧結者的'吃醋憤怒’裝置!
三個人,就像是一家三口一般,從公寓離開,只不過,顧結者是隱身狀態.
顧溫溫先將顧葆貝送去了幼兒園,離開前,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乖乖地等她下班來接,才是依依不舍地離開.
來到公司,是八點四十分,她特地早了二十分鍾,准備再檢查一下昨天最後整理的幾份文件,一會兒九點鍾就會上交,當時心情煩亂,又是急著回家見葆貝,所以,怕出什麼紕漏.
秘書部一個人都還沒到,顧溫溫安安靜靜地檢查文件,顧結者始終隱著身站在她身後.
八點五十分的時候,顧溫溫檢查完畢,沒有什麼錯誤後,才是整理好了,放到琳達的辦公桌上.
快到九點的時候,秘書部的人才陸陸續續地到,顧溫溫伸了個懶腰,准備用新的心情,迎接今天全新的工作.
九點,琳達就風風火火地抱著昨天秘書部整理出來的一摞文件出去了.
慕念深到公司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了一趟人事部,找出了顧溫溫的簡曆資料,查到她現在居住的地址,順帶著聯系方式,都直接給傅老爺子發了短信過去.
傅老爺子正吃好早餐,在花園里散步,原本他大早上的是不帶手機在身邊的,可他昨天吩咐慕念深找顧溫溫住的地址,怕一會兒他打電話,所以手機是揣在兜里的,一震動,立馬就拿起來看.
"慕念深這小子,辦事還算靠譜."
傅老爺子看著手機上彈出來的那條消息,精神奕奕的臉上,爽朗一笑,轉身愉快地回去,准備換件衣服,是時候去頃城集團看看臭小子的工作環境了!
'啪!’
"這幾份文件是誰整理的?"琳達被叫上傅城辦公室,緊接著,她就看到甩到面前的幾份文件.
傅城高大的身軀站在辦公桌前,冷峻的眼神,對誰來說,都是一種壓迫.
琳達蹙著眉頭上前,拿起那幾份文件查看了一下,她的記性一向很好,分配給誰的任務,從來心知肚明.
"這幾份,都是顧溫溫整理的."琳達非常確定地說道.
傅城一聽,本來就冷峻酷寒的臉上,越加冰冷,"把她叫上來."
"好的,總裁."
顧溫溫被點名的時候,正在洗手間,這幾天忙碌,她竟然忘記了大姨媽這件事情,今天忽然就來了,包包里都沒有准備衛生巾,顧結者雖然是個機器人,但是卻是男性外表,即便隱身的,跟進來還是別扭,所以她讓他等在外面.
捂著肚子出去,剛想開口吩咐顧結者除去隱身裝置,替自己去便利店買點衛生巾時,琳達凌厲的聲音就從前邊響起.
"顧溫溫,總裁讓你馬上去他辦公室一趟!"
"額,現在?能不能等一會兒?"
顧溫溫捂著肚子,她有痛經的毛病,而且大姨媽每次都非常洶湧,她蒼白著臉色,努力地直起腰來,可還是有些弓著.
琳達皺了皺眉,聲音里根本不會講人情,"我勸你還是早點去,總裁的脾氣,你應該比我還清楚."
顧溫溫咬了咬牙,點了點頭,然後還站在原地,她想等琳達走了以後,再囑咐顧結者去幫忙買,可琳達轉了半個身又轉回來看她,"走啊!"
"出去後去掉隱身裝置,幫我買衛生巾,錢在我包包里,自己去拿!"

顧溫溫飛快地低頭在顧結者身邊說了一句,然後才是夾著雙腿跟上了琳達.
顧結者嚴格按照顧溫溫的指示,回到秘書部,找到顧溫溫的寶寶,拿了錢,轉身就走.
在旁邊一個位置的姜眉扭過頭看顧溫溫的位置,怎麼感覺剛才好像有個人在動,可分明什麼都沒有,她想想,估計昨天自己玩太嗨了,睡眠不足導致的幻象吧!
電梯里,顧溫溫和琳達距離站的很遠,兩人都沒有開口說話,顧溫溫靠著電梯,凶猛的大姨媽說來就來,小腹的絞痛更是毫不客氣,不知道傅城到底什麼事.
'叮--!’
是電梯門開的聲音,刺激著人的神經.
顧溫溫深呼吸一口氣,跟著琳達出去,只希望自己墊的這些衛生紙,能熬過在傅城辦公室里的這段時間.
"總裁,顧溫溫到了."
辦公室里,傅城背對著站在辦公桌旁,沉暗的裝修風格,讓里面的氣氛更加緊張凝重了.
到底什麼事,要把她叫上來,她只是個小秘書,甚至只是個秘書助理而已.
"琳達,你先出去吧."
琳達看了顧溫溫一眼,"是."
顧溫溫肚子疼得沒力氣說話,她根本不知道傅城找她上來做什麼,難道是像昨天晚上那樣的那種羞辱麼?
空氣里的氣氛令人窒息般的緊張,顧溫溫咬著牙齒忍著痛,就是不先開口.
"桌上的文件,是你處理的麼?"
傅城終于轉身,看向顧溫溫的視線不像是昨天那樣帶著情緒,他冷峻而漠然,只掃了她一眼,就指了指辦公桌上的文件.
顧溫溫皺眉,上前幾步,拿起來翻看了幾下,一份份仔細地看過去,然後確定地放下.
"這些,不是我整理的文件."
她整理的文件,比這些難度要高,要是昨天她處理的是這些,也不用加班一個半小時多了.
"琳達的記性,從來沒出過差錯,她分發下去的任務,是你的就是你的,一小時內,速度修完拿上來!"
一小時……怎麼可能做得完.
"這些真的不是我整理的,我……"
傅城只瞥了她一眼,那道視線,像是冰冷的利刃,刺入她的心髒,那種目光,叫做不信任.
顧溫溫一下住了嘴,沒再往下說,以前,他就不信任她,也別提現在了,她上前拿過文件,默不作聲,蒼白著臉轉身准備走.
但她卻忽然感覺下面一陣暖流淌過,顧溫溫下意識得夾緊雙腿,站住了腳步.
傅城因為她的停頓,蹙著眉頭,朝她看去,目光卻被一滴刺眼的紅吸引著朝下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