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神奇的遺傳基因

傅城搖了搖頭,越想心思越亂,將空調開低了幾度,直到冷意讓他徹底冷靜下來.
他真是被顧溫溫攪亂情緒了,他又不愛她,又何必因她而心情煩亂?
這麼想著,一瞬間,他又恢複了那個冷峻漠然的傅城.
樓上,傅老爺子一回房,就給慕念深來了個奪命連環扣,打了好幾個電話,那臭小子才接,電話一接通,傅老爺子就氣哼哼的,"念深,現在連你都不接我電話了啊?"
"老爺子,您說笑呢,我這不接了麼?剛才洗澡呢,老爺子找我什麼事啊?"
慕念深頭疼地接電話,手邊還摟著一個光著的美女,他正在興頭上呢,哪知道有人這麼不識相地打電話,結果還是傅老爺子.
"聽說溫溫回來了,還在阿城公司上班,你給我查查,她現在住哪兒,她回去見過她爸媽了麼?"
傅老爺子一說起顧溫溫,臉上就是心疼的表情,五年前那個時候,他不在,可還是能想象得到,那個時候,世界對溫溫來說就是一個巨大的牢籠,而她是里面唯一被囚禁的囚徒,供人嫌棄恥笑.
他一直相信,溫溫出現在阿城訂的房間一定是一場誤會,不是溫溫本意,可無奈,他回來時,溫溫已經離開了,除了他這個老頭子,也沒人相信她.
慕念深沒想到傅老爺子專門幾個奪命連環扣是想問顧溫溫的事,頓時一震,將環繞在他腰肢上的女人手臂拿下,從床上翻身起來.
"住在貝陽花園小區,具體哪一棟哪一室不知道,等我明天問問."
慕念深猶豫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該告訴傅老爺子,顧溫溫有個兒子,還和傅城長得一模一樣.
傅老爺子一直很喜歡顧溫溫,要是知道她有這麼個兒子,估計能馬上讓他去找到顧溫溫,鬧得傅城和林頃澄也好過不了.
猶豫再三,慕念深出于對好友的一種保護,依舊沒告訴傅老爺子這事.
"查到後,第一時間告訴我噢!"
傅老爺子得到慕念深的答應後,好像得到了糖果的小孩子一樣,露出開心的笑容,這一副老頑童的樣子,讓人難以想象以前他可是軍隊里最嚴厲的首長.
在慕念深要掛斷時,傅老爺子又強調了一句,"這事,不許讓傅城知道!"
然後,傅老爺子才是安心地掛斷了電話,想著馬上能見到他心心念念了五年,早就當成了自己孫女的顧溫溫,他的心情就愉悅.
可顧結者回去後,就不怎麼愉悅了.
顧溫溫陪著他,在自家小區附近找了很久,都沒找到摩托車主人,所以,大晚上的,小區附近的人都看到一個小女人一路碎碎念著,身後還跟了個高個子模樣冷峻的男人,那高個男人還推著一輛酷炫的摩托車.
"現在找不到摩托車主怎麼辦?"
"……"顧結者無語凝噎,默默地聽著顧溫溫嘮叨,面色依舊冷峻.
"我跟你說話呢!"顧溫溫不知不覺,就當顧結者是一個人,而不是機器人了,她忘記了除了葆貝設定的程序和指令外,顧結者不會有太多的情緒變化.
"是!"
"算了,一會兒回家寫個失物認領吧,把這摩托車先扛回去吧."
"是!"
顧結者說到做到,一把扛起那輛酷炫的重型摩托車,跟在顧溫溫後面上樓回家.
"葆貝?"
一回去,顧溫溫一邊換鞋子,一邊就叫葆貝,叫了兩聲,才聽到他可愛的聲音從小房間里響起,"媽咪,你總算回來啦!來來來,顧結者,過來,給你個好東西!"
顧葆貝如同一團小旋風,從小房間沖出來,一邊說著,一邊招手讓顧結者蹲下來,然後,他的小手靈巧地解開顧結者的衣服,在他的心口處不知按了什麼,彈出來一個東西.
反正,顧溫溫是看不懂的,就見葆貝將一個優盤一樣東西插了進去,沒多大會,又是拔了出來.
"好了,搞定!"
顧溫溫看了眼沒什麼變化的顧結者,卻被葆貝拉著往廚房走,"媽咪,以後就讓顧結者好好的,有情緒的專門性的保護你噠!媽咪,我餓啦,先給我做個夜宵吃,我想吃那個炒米粉!"
"晚上吃油膩的不好,給你做點小餛飩吃."
"媽咪,你吃沒吃晚飯呀?那麼忙,肯定沒吃,媽咪,一會兒我們多煮點,你要吃多多才好!"
"葆貝也吃多多,長高高."
"嗯!"
母子兩個在廚房里,葆貝矮矮的個子,就像個小跟屁蟲一樣.
顧結者頓在原地,就好像電腦重啟一般,等顧溫溫端著小餛飩出來時,他還站在門口,一臉冷峻的樣子,戴著墨鏡,也不知道他到底睜著眼還是閉著眼.
"葆貝,難道顧結者和電腦一樣,還得關機休息?"
"不是啊,媽咪,我重新設了一些東西,哎呀,到時候你就知道拉!反正現在要重啟啦!"
顧葆貝拿著個小勺子,碗旁邊還有一小碟醋,他低著頭,睫毛卷而翹得在眼瞼處投下一片陰影,認認真真地給小餛飩蘸醋.
母子兩個坐在沙發上,顧溫溫看著顧葆貝拿著小勺子,吃一個小餛飩,還要沾一點醋的樣子,一下又想起了傅城.
除了今天之外,葆貝明明都沒有和傅城接觸過,可神奇的遺傳基因卻讓他保持著傅城的一些小癖好,比如,吃小餛飩還要蘸醋的愛好,簡直是一模一樣的.
顧溫溫默默的歎了口氣,真不知道這些相似,是喜還是憂啊!
顧結者保持著進來時的動作,一直到了第二天早上,顧溫溫要送顧葆貝去幼兒園前,他才是動了動僵硬的身體.
"哎呀,動了!"
顧葆貝看到顧結者一動,一下撲了上去,要抱抱,等顧結者乖乖將他抱起來後,他摘了顧結者的眼鏡,墨色的瞳,比正常的人要幽黑,如同一團墨一樣,沒什麼情緒的冰冷.
"從今天開始,你要好好保護媽咪,充當媽咪的護花使者,知道嗎?"
"是!"
顧葆貝重新給他戴上墨鏡,想著昨天給他的設定,嘿嘿笑了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