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任性的傅老爺子

傅城青著臉色回到傅家老宅.
他一回來,坐在客廳沙發上等著的兩個女人目光一下齊刷刷地朝他看去.
"阿城,顧溫溫是不是回來了,還在你公司里上班?"洛芳芳直接站起來,挺直的身板,職業套裙在她身上完美的包裹,看不出來是年近五十的女人.
她目光凌厲,眼眸深處是濃濃的不滿.
傅城本來就因為顧溫溫的事,心情有些不郁,一回到老宅,就又聽到這個名字,好像又回到了五年前,他的生活被顧溫溫給霸占的時候.
"媽,我公司的事情,應該不用和你報備."
他的視線,朝林頃澄看去,那一瞬間帶著燥郁不耐煩的眼神,讓林頃澄一愣,隨即笑得有些牽強和不好意思,她溫柔地解釋了一下.
"等你回來的時候,和伯母閑聊時,說起了溫溫."
"阿城,你別怪頃澄和我說,這件事不算什麼小事,你不是不喜歡顧溫溫麼,怎麼還讓她在公司里上班?"
洛芳芳不管,因為五年前顧溫溫破壞了傅城和林頃澄訂婚宴的事情,搞得頃澄婚沒訂成,氣得跑去國外進修芭蕾,害的她這麼久都沒盼到他們結婚,要是他們兩結婚了,五年了,她都可以抱孫子了.
傅城不想多說這件事,只皺了皺眉,棱角分明的臉上寫著疲憊,他捏了捏鼻梁.
"伯母,這真的是小事,溫溫不會破壞我和阿城的感情的,而且,這次溫溫回來也是好事,聽說她很久沒回顧家了,顧家二老都想她了吧?當初因為阿城,她才被趕出去,所以,這次阿城主動把她留在公司里,也算是對她的一個補償,伯母,沒事的."
林頃澄站在洛芳芳的背後,替她順了順氣,一邊好心柔和地解釋著.
可她不解釋還好,一解釋,洛芳芳的氣一下蹭蹭蹭往上漲,"什麼?還是阿城主動留下她的?阿城,你把她辭了,你不辭,我明天有空了親自去你公司讓人事部辭退她!"
"伯母,阿城這樣做,也是為了讓溫溫以後定性,有他看著也好,而且現在溫溫也挺不容易的,生了個孩子要養著."
"孩子?她結婚生孩子了?"
洛芳芳凌厲的眉一挑,有些驚訝,同時好像松了口氣.
林頃澄朝一直沒說話的傅城看了一眼,善解人意地替他說話,"結沒結婚不知道,溫溫是有孩子了,伯母,她也挺不容易的,您就讓她在公司里工作吧."
"算了,算了,還好頃澄你大度,要是顧溫溫在公司招惹什麼事,你立馬告訴我,我可不想因為她,讓你們兩的婚事又攪了."
洛芳芳拉著林頃澄的手,越看這個准媳婦就越喜歡,溫柔大度,美麗端莊,和他們傅城是天造地設的一對,說起來,傅城這悶冷性子,還有些配不上頃澄呢!
林頃澄轉身前,又看了一眼傅城,見他冷著臉色,和從前一樣漠然,但明顯眼中有些煩亂,她心里閃過一些疑惑,很快又隱下去,轉身和洛芳芳走到了飯桌前.
家里的女傭已經開始往外端菜了.
"剛才你們嚷嚷什麼呢?我聽到溫溫的名字了,你們是不是在說溫溫?"
樓上,傅老爺子睡過飽飽的一覺,好像聽到什麼有趣的話題一樣,他精神飽滿,面色紅潤,灰白相間的頭發都梳理得整整齊齊,眼中都是興趣的光芒,完全忽視了林頃澄的存在,只瞪了一眼傅城.
"都怪你,讓溫溫走了五年!芳芳啊,我剛剛聽你說溫溫吧?她是不是回來了?"傅老爺子的語氣里,都是對顧溫溫的想念,眼睛亮晶晶的.
傅家,傅老太太十年前就去世了,傅城的父親又是獨子,而傅城的父親是在海軍部,在傅城七歲那年死于海里,所以,傅城是傅家唯一的孩子.
傅老爺子從軍中退休後寂寞啊,一個孫子不夠玩,顧溫溫的父親又是他的下屬兼得意門生,所以,顧溫溫小時候經常來傅家玩,傅老爺子很喜歡她.
"爺爺,溫溫是回來了呢."
傅城和洛芳芳都沉默了,林頃澄非常溫柔地回答傅老爺子,可沒想到,傅老爺子朝她瞥了一眼,語氣很冷淡,剛才眼睛里亮晶晶的興味,早消失沒了.
"頃澄啊,我們傅家,很講究規矩的,你還沒嫁到我們傅家,還是稱我老爺子吧."
林頃澄尷尬,洛芳芳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沒事,等嫁進來了就好.
"爸,吃飯吧,菜都准備好了,您剛睡醒也餓了吧?阿城?"
洛芳芳在外是政界女強人,在傅老爺子面前,卻是斂了所有氣勢,不敢造次的.
飯桌上,氣氛沉悶凝重,傅城冷著臉色,唯有林頃澄看向他,對他說話時,他才溫柔地說話,可林頃澄也不敢多說,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傅老爺子不喜歡她,反正,在傅老爺子面前,她都要小心翼翼的.
"阿城,溫溫現在在哪里?"
"不知道."
傅城簡短漠然的回答,和林頃澄說話時,截然不同的冷峻.
傅老爺子一下怒了,本來礙于有林頃澄在,他都沒好意思發脾氣,現在問孫子一句,他還不耐煩了!
"老爺子,溫溫是在阿城公司上班,但是現在在哪里,阿城真的不知道."林頃澄見傅老爺子要生氣了,忍不住好心地回答了一句.
傅老爺子哼哼兩下,朝她掃了一眼,勉為其難地點了點頭,算是道謝,然後吃了幾口飯,就趕緊上樓了,他得找念深小子,好好打聽打聽這件事!
他一走,洛芳芳和林頃澄松了口氣,這任性的老爺子,真是難對付.
"我還有些工作要處理,先去書房了,頃澄,一會兒你們慢慢聊,回去時告訴我,我送你回去."
"阿城?"
傅老爺子一走,傅城緊接著放下碗筷,幾步朝書房走去,留下兩個女人在飯桌上了怔愣住了.
"頃澄,你沒和阿城吵架吧?"
"伯母,怎麼會呢,阿城一向對我很好."
林頃澄勉強地牽起嘴角,勾了勾笑,心里卻什麼心情都沒了,她回國來,專門帶禮物上傅家老宅來,結果,傅老爺子不待見她就算了,傅城今天也奇奇怪怪的.
難道後來她走後,他和顧溫溫之間還發生了什麼事?
回到書房,傅城的臉色也沒好轉,鐵青著的冷酷,想起那個顧溫溫,不可抑制地就想起五年前的那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