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搶的

"好."
顧結者依舊是機械冰冷的聲音,可是卻穩穩地守在顧溫溫身邊,讓她感覺很安心.
透過顧結者的眼睛,顧葆貝看到了剛才的一切,包括那個討厭的男人強吻自家媽咪的畫面,他的小拳頭攥緊了,咬著牙齒,想跑過去那個壞男人一頓,可偏偏,他小胳膊小短腿的,根本揍不過人家.
顧葆貝有些沮喪,隨即又馬上振作起來,他還小不能很好的保護媽咪,可是他創造的顧結者可以呀!
想著,顧葆貝腦筋一動,決定給顧結者加一道程序,他匆匆就跑回了小房間,打開了電腦,開始設計.
傅城連辦公室都沒回去,出了秘書部,直接下電梯,出了頃城大廈.
一樓的值班經理看到總裁這麼冷面恐怖地從電梯里出來,再出去,嚇得嘴巴里偷吃的點心一下子就噎在了喉嚨里,拼命憋著等總裁出去了,才敢咳嗽.
傅城站在門口,煩躁地一把扯了領帶,將襯衫扣子解開兩顆,整個人才是稍微緩了一口氣,九月,空氣里依舊帶著悶熱的氣息,讓人心情根本平靜不下來.
顧溫溫消失了五年,破壞了他的訂婚宴,千方百計使了計策爬上了他的床,現在卻跟他說,念念不忘的人是他?!
笑話,沒有顧溫溫纏著他的五年,他過的好極了!怎麼會對她念念不忘!
傅城鐵青著臉色,竟是沒有注意到,五年來,自己再一次的情緒強烈起伏,依舊是因為顧溫溫.
"頃澄,你給阿城打個電話,他工作起來就沒個時間觀念,催催他回來!"
洛芳芳看了一眼時間,眉眼間,有股女強人的氣勢,她保養得當的臉上,有些不滿,都六點半多了,還沒回來,她拉著身邊早已認定的准媳婦.
林頃澄溫溫柔柔的,"或許是公司里真的太忙了一些,現在也還早,我打一個問問看."
洛芳芳點頭.
林頃澄從包包里取出手機,動作不急不慢,撥了電話過去,本以為傅城會立馬接起,卻沒想到,等了會兒,才是接通.
"喂,阿城,伯母想你了,讓你快點回來一起吃飯呢."
傅城拿著手機,聽著手機那端林頃澄輕柔動聽的聲音,卻發現怎麼都撫平不了內心的躁動,正要回答時,卻見一旁顧溫溫抱著那個和他長得一樣的男人的手臂,從大廈里走出來.
他一下緊抿著唇,手都下意識地抓緊了手機,沒有說話,只用余光冷冷地看著他們兩個從自己面前經過.
顧溫溫沒想到傅城還在大廈外面,不由抓緊了顧結者的手,身體也不由得朝他靠近,顧結者非常人性的抓緊了她的手,按照顧葆貝的指示,做好一個男朋友該做的事.
搶來的酷炫摩托車,還停在大廈外面.
顧結者拉著顧溫溫走到摩托車旁,將後面放著的頭盔戴到她的腦袋上.
"回家."
"好."顧溫溫視線不由自主地又朝傅城瞟了一眼,見他壓根沒看自己的方向,才是回過頭來,然後皺著眉頭想到一個問題,"這摩托車哪來的?"
"搶的."
"……你怎麼可以搶別人的摩托車!葆貝教的麼?"
"不是,是情勢所迫."
"下次不可以搶人家的東西了!"
"好."
"還記得人家長什麼樣麼?"
"記得."
"回去還給人家!"
"……好."
顧溫溫一聽這摩托車是搶來的,一下就震驚了,一邊上車,一邊拉著顧結者,絮絮叨叨說了好些,顧結者老老實實的回答,非常聽話地答應.
"坐好了麼?"
"嗯."
顧結者要准備發動前,卻忽然又說了一句,"抱緊我."
"啊?"
"抱緊我."
"哦!"
夜色里,顧溫溫的臉色稍微紅了一下,心想,葆貝設計的機器人,真的太人性化了,葆貝真是太天才了,那種編碼,她是死都看不懂的,他竟然這麼小點,就能編寫得出來.
'咣~咣咣~~~’
摩托車一下啟動,顧溫溫一個慣性,撲在顧結者身上,趕緊抱緊了他.
兩個人,就這麼瀟灑得在傅城眼皮子底下絕塵而去.
傅城的眼眸又加深了幾分,手機快被他捏碎了,手機那端的林頃澄皺緊了眉頭,忍不住都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喂,喂?阿城?你還在麼?喂?"
為什麼她好像聽到了摩托車的聲音?
"我在,嗯,已經在回來了."傅城冷靜平穩的聲音回了林頃澄一句,轉身朝車庫走去.
林頃澄掛了電話後,總覺得傅城有些奇怪,她的眉頭微微皺著,忽然就想起了顧溫溫,顧溫溫在頃澄上班,還是傅城特地安排的,那剛才,他們會不會在一起?
"頃澄,怎麼了?"
洛芳芳一直注意著林頃澄,見她神色似乎有些不太好,立馬出聲問道.
"沒什麼,伯母,阿城就在回來了."林頃澄重新在洛芳芳身邊坐下,然後,好似無意的開口,"對了,伯母,你知道顧溫溫回來了麼?"
一提及顧溫溫的名字,洛芳芳剛從還算好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那種不耐煩和厭惡,直接浮在臉上,"頃澄,你提她做什麼?"
林頃澄淺笑了一下,似乎有些訝異,"今天去頃城找阿城,剛好在那里看到了顧溫溫,她就在那里工作呢,伯母,這事您不知道麼?我還以為您肯定知道呢,畢竟溫溫也算是您看著長大的,顧家和傅家以前的關系也不錯."
洛芳芳一聽,立馬拉下了臉,
"阿城竟然讓顧溫溫去公司上班?他怎麼想的?我不知道顧溫溫回來了,她的確是我看到大的,但我沒想到,五年前,她會做出那樣的事情,簡直沒一個千金小姐的樣子,丟盡了臉面,阿城都拒絕她了,她還……算了,不提了,自從那事,我們和顧家也算是斷了聯系了."
林頃澄也歎息了一下,"其實,伯母,我相信,五年前肯定是個誤會,我相信溫溫不像是那樣的女孩子,她就是有些嬌氣了些,卻不會那樣……的,現在她回來了,在阿城那工作,我也算是她姐姐,也是比較放心."
洛芳芳卻越想眉頭皺的越緊,"不行,等阿城回來,我要問問清楚,顧溫溫不能在頃城里上班!我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