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我不會破壞你的婚禮

"喂,媽咪?你還有多久回家呀?"
"葆貝,媽咪今天要加班……"顧溫溫說到這里,有些愧疚,"讓顧結者給你做好吃的,媽咪回來時要是你還沒睡,媽咪就給你做夜宵好嗎?"
"哦,那媽咪小心些,回來前給我打個電話,我讓顧結者去接你,媽咪晚上一個女人家家的回家不安全."
"嗯,葆貝真乖,媽咪愛你,mua~"
打完電話,顧溫溫洗了把臉,決定回去速戰速決.
也不知道是她的任務多,還是她比較生疏,到六點鍾時,秘書部里就只剩下她一個人還在戰斗了.
顧溫溫有些不放心葆貝,又打了個電話過去,反正現在周圍也沒有別人,她也不用躲到洗手間里給葆貝打.
六點鍾,正是顧葆貝最懶洋洋的時候,吃飽了飯,拍拍肚皮,和顧結者排排坐在小客廳里的沙發上,懶洋洋地看著第一百遍《終結者》系列電影.
電話鈴聲一響,顧葆貝那懶散的小臉一下子就亮了起來,晃著小肉手,蹭蹭蹭跑下去接電話,"喂,媽咪,你下班啦?我這就讓顧結者去接你!"
聽著電話里葆貝那激動興奮的聲音,顧溫溫都不忍心開口告訴他,自己還要加班的事實,所以,她自然而然地轉移了話題,"葆貝,在家乖乖的了麼?沒有和顧結者打架或者搗亂吧?"
顧葆貝多聰明啊,一聽自家媽咪沒有回答自己的話,一下就知道媽咪還沒做完工作,心里有那麼一丟丟的小失落,可是絕對不會透露出來的!
"才沒有,我和顧結者好好的,他是我創造出來的,怎麼敢和我打架嘛!喏,不信你聽他說."顧葆貝將電話伸到了顧結者的方向,顧結者非常配合地走過來,微微彎腰,面色冰冷地回答.
"是的,女主人,我是不會和小主人打架的."
冷然的音調,可聽在顧溫溫心里,卻是暖的.
"媽咪,媽咪,我跟你說噢!剛才……"
顧溫溫拿著手機,聽著電話那端兒子搞怪的聲音,忍不住笑出聲來,心情也調皮愉快了起來.
傅城從樓上下來,准備去秘書部找一份文件,才下電梯,走到秘書部門口,就聽到里面傳來的一聲聲清脆的笑聲.
一聽,就是標准的顧溫溫的笑聲,到現在,他都沒有聽過誰的笑聲會這麼抑揚頓挫的清脆,每一個情緒都躍動在一聲聲笑聲里,向周圍的人傳達著她愉悅的心情.
五年了,忽然再聽到,傅城竟然覺得自己心里有懷念的感覺.
所以,不知不覺,他放輕了步子,沒有打擾到顧溫溫,只站在門口,忽然想知道她在和誰打電話,竟然會這麼開心.
五年前,顧溫溫的世界里只有他,印象里,只有湊過來和他說話的時候,她才會這麼開心.
"嗯,原來是這樣,哈哈哈!太厲害啦!葆貝也厲害!嗯嗯……哈哈!"
聽著那個女人斷斷續續的話,傅城心里癢癢的,葆貝是誰?那個男人麼?一個大男人還叫這麼個名字,也不嫌惡心!
越是往下聽下去,傅城的臉色就越冷然,可克制不住他心底里的那股煩躁,他只當做是心里對顧溫溫的厭惡大概又加重了幾分.
'篤篤!’
"誰?!"
顧溫溫從小就最怕鬼了,冷不丁從背後出來一聲陰測測的敲門聲,差點沒把她嚇個半死,拿著手機一下站了起來,椅子啪嗒就往後倒去,發生一聲巨響.
"……"傅城無語,她還是這麼一驚一乍的.
顧葆貝一聽自家媽咪那一聲慘叫,也是緊張得不得了,奶聲奶氣的聲音都要顫抖了,"媽咪,你怎麼了?"
"沒事,沒事,媽咪一會兒再跟你說."
顧溫溫轉頭看到身後站著的人是傅城,那被驚起來的心情完全沒有好多少,反而更驚慌了,來不及等葆貝的回應,一下掛斷了.
"喂?喂?"
顧葆貝喂了好幾聲,才是將電話放下,來回走著,都有些心里不安,他想親自去媽咪那里看看,可是,那個討厭的地方,他今天不想再去了.
"顧結者,你現在用最快的速度,去一趟媽咪那里!要是有其他人,你就叫媽咪的名字,假裝是她男朋友!"
"好的."
顧結者出了家門,剛好樓下有一對小情侶在纏纏綿綿,旁邊停著一輛很酷的摩托車,顧結者路過後,又折返回來,直接跨坐上摩托車,面色冷酷地發動,走人.
"喂!喂!那是老子的摩托車!"
直到顧結者騎車走了,那一對小情侶才是回過神來,但他們怎麼追的上顧結者啊!
那一邊,顧溫溫已經將手機放下了,緊攥在手里,如臨大敵一般面對傅城,連在他面前呼吸一口氣,都感覺是艱難的.
傅城站在那里,雙手插兜,眉頭緊蹙著,那一幅嚴厲又冷酷的樣子,和從前一樣,不,是比從前更可怕了!
以前她是被自以為是的愛情蒙蔽了雙眼,根本看不到傅城臉上寫著的顧溫溫勿近這幾個大字,但是現在她看到了.
"……你來這里做什麼?"
顧溫溫神情僵硬地撓了撓頭發,氣氛太安靜了,她不自覺得就有些緊張,屁股抵著辦公桌,都不敢亂動.
"這里是我開的公司,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傅城見她低著頭都不敢看自己,也不知心里是怎麼想的,反正腳步已經跨了出去,一下站在她面前,逼近了她.
"傅城,你想干嘛?"
顧溫溫嚇了一跳,沒想到他會忽然靠近,下意識地轉身要逃,卻被他拽了回來,立馬咽了口口水,被逼著抬頭看向他.
"我希望,你這次回來,不是專門來搗亂我的婚禮的."傅城挑起顧溫溫閃躲的臉,捏住不讓她亂動.
這個時候,他才看到,她的下巴上有一道淺淺的粉色的傷疤,看起來好像是不久之前才留下的.
"你放心好了,我不會破壞你的婚禮,更不會傷害你的林頃澄!"
顧溫溫說這話時,微微皺著眉頭,聲音悶悶的,可心里,卻還是有些鈍痛,五年前的事情,又不是她故意的,何況,她也是被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