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傅城到底什麼意思?

林頃澄從傅城辦公室下來後,走到門口,心里總還是覺得有些不舒服,轉身去了一趟人事部.
人事部主管見到未來的總裁夫人駕到,自然是恭恭敬敬地站起來恭迎.
林頃澄一直微微笑著的模樣,看起來很是親切,"不用太緊張,我就是在這里看到了我以前一個朋友,很是驚喜,想問問她是什麼時候進公司的."
"林小姐說的是哪位呢?"
"顧溫溫."
人事部主管一聽林頃澄說是顧溫溫,立馬想起來了,那天是總裁直接下命令要他們臨時改變錄取人員,將顧溫溫錄取了進來.
"原來顧溫溫是林小姐的朋友啊,怪不得那天總裁特地命我們改變了錄取名單,錄取了這個顧溫溫進來."
林頃澄一聽人事部主管這話,臉上的笑容就快掛不住了,"是總裁特地讓你們錄取她的?"
"是的林小姐,那天都已經結束面試了,總裁臨時下了命令,顧溫溫沒有進行面試,直接被錄取的."人事部主管盡心盡力地解釋著,只希望能給這個未來總裁夫人好的印象.
"好的,我知道了,謝謝."
林頃澄依舊笑得溫婉端莊,微微頷首道別,轉身離開.
一出了頃城,迎著外面的熱浪,她的笑容也逐漸隱沒了下來.
原本她以為,是顧溫溫剛好來這里應聘,剛好人事部就錄取了她,剛好傅城覺得把她放在這里也沒什麼影響所以才沒去管,根本沒想到,竟然是傅城下令錄取了原本不可能會在這里上班的顧溫溫.
林頃澄有些微微失神,金色的光照在她身上,都顯得有些單薄.
傅城到底是什麼意思?
……
"這就是你們現在住的地方?"
慕念深開著車進了這低檔小區,房子與房子間的距離有些擁擠,開車都不太方便,老實的六層樓公寓,外面的牆皮都有些脫落了.
很難想象,這是顧溫溫住的地方.
"嗯,謝謝你送我們兩到這里,再見."
顧溫溫下了車,招呼著隱身的顧結者和顧葆貝下車,然後和慕念深道別,道完別一只手悄悄拽著顧結者,一只手拉著顧葆貝的手就往家的方向走,壓根沒有想到要留慕念深上去喝口茶什麼的.
慕念深也是郁悶啊,從這一點來看,顧溫溫和從前相比,還是有相同點的.
看著顧溫溫離開時纖瘦的背影,慕念深搖了搖頭,歎了口氣,調頭離開.
顧溫溫要是和傅城不認識,或許現在還是一個活潑開朗,有點小驕縱跋扈的嬌氣千金,不過,她沒收獲愛情,倒是收獲了那麼乖巧的一只小奶包,也不算太虧.
慕念深的心底里,依舊固執地堅信,顧葆貝肯定就是傅城的孩子.
回到公寓里,顧葆貝一下把顧結者的隱身裝置去除,然後指揮著他抱自己起來.
"啊啊啊啊!揍死你這個壞人!啊啊啊啊!渣男渣男!討厭鬼!我左一拳又一拳!吃我一記熊貓眼!"
顧溫溫一邊換鞋,一邊看著身邊的葆貝在顧結者的懷里,一個勁地揍顧結者的臉,可惜人家顧結者都面無表情的,只是聽話得牢牢地托住了他,不讓他摔下去傷著.
這種時候,顧溫溫甚至覺得葆貝設計的這個機器人,是有一顆溫暖的心的,雖然他頂著傅城那張俊美無儔的臉還面無表情的漠然冷酷.
"小爪子疼不疼啊?費力不費力啊?人家顧結者又不疼,好啦,乖,媽咪讓你玩一會兒電腦."
顧溫溫從顧結者懷里將顧葆貝抱下來,抱著他進了顧結者誕生的那個小房間.
"葆貝,媽咪想聽你實話,想不想媽咪從那家公司辭職?"
顧葆貝猛地搖了搖頭,"媽咪,你千萬不要辭職,就要在那里好好賺錢!有錢不賺是二傻,媽咪,我以後不會去那里了,你放心好了."說著,他還寬慰得拍了拍顧溫溫的肩膀.
顧溫溫點頭,"葆貝真乖."
她只請了一個小時的假,所以,在小房間里趁這次機會教育了一下葆貝,然後給葆貝簡單做了小份的兩菜一湯,囑咐顧結者盯著葆貝好好吃飯,看了看時間,准備走了.
"葆貝,和顧結者兩個人在家里好好的,等媽咪回來給你做好吃的!"
顧葆貝看了一眼冷酷卻英俊的顧結者,點了點頭,"媽咪放心,這次我一定乖乖在家里,哪里也不去."
顧結者是他想象自己未來的樣子做的,哪里想到竟然和那個壞男人長得一樣,一想到自己未來會和那個壞男人長得一樣,葆貝的心就好痛!
所以,顧葆貝看向顧結者的眼神,就一直憤憤的.
顧溫溫再次回到秘書部,秘書部里氛圍緊張凝重,弄得她走路都不敢發出聲音.
"姜眉,發生什麼事了?"
"總裁忽然給秘書部很多任務,這些都需要重新整理打印,很忙,你也要跟著做,不然今天這些工作沒法做完,琳達姐都忙著呢!"
顧溫溫看了眼自己桌上,果然擺著一堆文件資料,"今天就要全部整理完?"
"對,你桌上的是你的任務."姜眉的眼光閃了一下,隨即回過身忙自己的.
顧溫溫打開文件看了看,還好以前在國外做過不少相關工作,上午又是了解了一下這里的秘書工作,所以她也緊跟著加入工作.
心里也呼出一口氣來,還好大家都忙著,沒人問關于葆貝的事情,她抱著葆貝下來時,還是有不少人看到的.
五點下班時間一到,顧溫溫的工作還沒做完,她擔心葆貝在家里等,說好了她要回去給他做好吃的,不能說到做不到,就想抱著資料回去再整理.
琳達剛好上完洗手間回來,見到顧溫溫這個動作,一下皺緊了眉頭,語氣有點不善,"顧溫溫,你難道不知道公司規定,公司文件一律不可以帶出公司麼?"
"……"顧溫溫的動作一頓,秘書部的人都轉頭看向她,她非常尷尬,"不好意思,我現在知道了."
"今天的工作,都必須做完."
琳達環繞四周,又是重複了一遍.
顧溫溫沒辦法,皺了下眉,起來去了趟洗手間,給葆貝打了個電話.
而因為臨時增加的工作,傅城也在加班,推遲了和林頃澄的晚飯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