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還能多出一個小奶包

"哇~你這個壞人!我討厭你!"
葆貝真的被弄疼哭了,可這一哭,淚水如決堤一般,連帶著剛才受到的委屈,都是宣泄了出來,小拳頭噼里啪啦就朝著慕念深的臉招呼過去.
慕念深也不惱,他本身就喜歡小孩子,何況,小孩子的力氣能有多大.
顧溫溫也站了起來,感覺到顧結者就站在她身邊,她先是緊張了一下,怕顧結者沖過去揍惹惱了葆貝的慕念深,所以伸手一把握住了顧結者冰冷的手腕.
"慕念深."
顧溫溫有些不好意思,五年前她沒少惹麻煩,也沒少煩慕念深,此刻這種狼狽的樣子站在他面前,微微有些局促和窘迫.
慕念深點了點頭,然後才算是正式地打量這個已經五年沒見過的顧溫溫.
印象里調皮活潑的眼神,好像沒了,變成了隱忍堅強.
印象里驕縱跋扈的神情,全部消失了,變成了平靜柔和.
印象里……
反正印象里,以前的顧溫溫和現在的顧溫溫不一樣.
"怪不得你說你不是顧溫溫,你的確不再是五年前的顧溫溫了."打量了她良久,慕念深忽然說道,語氣里也有些感慨.
時間,真的能改變一個人,哦不對,還能多出一個小奶包.
"胡說什麼呀,我媽咪還是媽咪,五年前還是五年後都是我顧葆貝的媽咪!"
葆貝哭了一通後,心情就好多了,但是還是討厭這個抱著自己的壞人!一點不認同他的話.
慕念深笑笑,依舊是顧溫溫印象里那種玩世不恭的樣子,可是顧溫溫知道,其實他內心很細膩的.
猶豫了一下,慕念深放下了顧葆貝,雖然真是舍不得那小奶包在懷里軟萌萌的感覺,還有一股奶香味,真是萌的他不能自理了,但是他還是想問一句,"溫溫,這孩子,真的不是……"
"不是."
不等慕念深問完,顧溫溫一下打斷了他的話,她現在真是一點都不想聽到傅城這兩個字,更不想讓葆貝聽到這兩個字.
兩個當事人都已經否認了,慕念深還能有什麼話可以說的,他笑了笑,沒再多糾結這個問題.
兩人一小萌娃之間有短暫的沉默.
顧葆貝眼睛烏溜溜的,現在不那麼難過上心了,可他耳朵豎著,聽著可仔細,總覺得接下來這個壞男人要和媽咪談論那個壞男人的事情.
"對了,你這五年杳無音信,也沒回過顧家,這次回來,也不打算回去看看你爸媽麼?"
過了幾秒,慕念深才是語氣自然地開口,同時一只手撐著顧葆貝的額頭,以防止這小東西撲過來咬他.
"應該會的,等我准備好了,就會回去."她又何嘗不想回家看看,可是,不知道爸有沒有原諒她,她真的很怕回去後,葆貝會被嫌棄,她不想葆貝難過,而且,她有寫信回家過,每次都是毫無回信,次數多了,也便心涼了,爸大概還是不能原諒當初的自己.
"你們去哪兒?"
"我送葆貝回家,幼兒園下午放假."
"他一個才五歲的小屁孩,一個人在家行不行啊?"
顧葆貝一聽這個壞男人左一句小屁孩,又一句小東西,一下就不爽了,"壞人,我有名有姓,我叫顧葆貝,不是小屁孩,更不是小東西!別小看我!我一個人在家還能給媽咪看家呢!"
"噗嗤--!"
慕念深真的忍不住了,這小奶包長得粉雕玉琢就算了,性格還這麼萌,可惜不是他的寶寶,"現在住在哪兒?我送你們."
"不用了,我們自己回去就好."
"在這等等我,怎麼說我們也是小時候一起長大的."慕念深利落帥氣地甩下這句話,轉頭就小跑著去了地下車庫取車.
顧葆貝的腦袋總算從他手里解脫出來了,臨走前,還被慕念深捏了一把臉蛋,白嫩嫩的小臉都被捏得紅撲撲的,"媽咪,這個人怎麼這麼討厭,我們走,才不要理他!"
"他其實沒你想的那麼討厭啦,如果他很討厭,媽咪怎麼會和他說那麼多話,對不對?"
顧溫溫摸了摸顧葆貝的腦袋,顧葆貝若有所思地想了想.
"媽咪和他小時候一塊兒長大的,他的為人怎麼樣,媽咪很清楚的,以後要叫人家慕叔叔,不要叫人家壞男人啊什麼的,知道嗎?"
葆貝還是一臉深思,小臉一本正經的.
唉,其實想想,那家伙的確也沒那麼討厭啦!
"葆貝?"
"好啦,媽咪,我知道了啦!"
顧溫溫想了想,還是有點不好意思坐人家的車,而且,她身邊還有個隱身的顧結者,牽著葆貝的手繼續朝前走,一邊不忘記好好教育他,
"以後記得,不要冒冒失失地過來,要是過來,就告訴媽咪一聲,我知道你有辦法通知顧結者的,還有你,顧結者,以後不能老想揍人家,你揍琳達姐的事,我還沒找你算賬呢!要是被發現了怎麼辦?剛才你還想揍人家慕念深對不對?"
顧葆貝低著頭,這種時候還是不說話比較妙.
顧結者悶聲不響,任由顧溫溫念叨,反正小主人和主人說什麼就是什麼.
慕念深開車出來時,那一大一小已經不在原地了.
"喂,不是說好了我送你們麼?上車."
"不用了吧?"
"你再客氣我就搶你兒子放車里了啊!"
顧溫溫一下噎了聲,先讓顧葆貝鑽了進去,然後把隱身的顧結者塞了進去,然後自己才上去,關好門.
慕念深從後視鏡看過去,看到顧溫溫和顧葆貝之間隔著好一塊距離,覺得這母子兩也是奇怪,明明感情好得很,坐車里卻隔著這麼大一塊空地.
"你們兩不靠的緊一些麼?"
"不用了,我和葆貝喜歡寬敞一點,葆貝,你說是嗎?"
"對,我和我媽咪就喜歡坐的寬寬暢暢,舒舒服服的!"
慕念深無語,問了他們兩個住在哪兒後,直接油門一踩,疾馳而去.
傅城站在高樓的辦公室里,他的視力好的很,樓下發生的一幕也是落入眼底,頓時,心情忽然更差了,尤其看到那個長得像他的小奶包哭時,他一把碾了煙,轉過頭有些生悶氣地坐到辦公桌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