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委屈

顧葆貝一聽慕念深的話,就不爽了,奶聲奶氣的聲音擲地有聲得反駁.
林頃澄再優雅冷靜,此時真的被這情景嚇到了,"阿城,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解釋."
顧葆貝朝說話的這個林頃澄看去.
嗯,臉夠美,腿夠直,腰夠細,就是胸不大,是個飛機場.
嗯,從這點上來看,媽咪完全制勝了!
念及此,顧葆貝的胸膛就更挺了挺.
"阿城?"
而真正的'當事者’卻是穩坐在辦公桌前,只冷著臉,盯著面前的那小奶包,不說話.
比干瞪眼啊?誰怕誰?我才不會輸!
傅葆貝對上傅城的眼睛,心里頭也哼哼兩下,瞪大了眼睛和傅城對視,兩個人干瞪著,就是不說話.
慕念深看著身邊這小奶包氣得嘴巴鼓鼓的,還要用非常生氣的目光瞪著傅城,覺得有意思極了,蹲下身來,伸手強行環住傅葆貝的小身板.
葆貝的心里是拒絕的,可是他還是個小人兒,完全掙紮不開.
"小奶娃,告訴叔叔,你媽咪是誰呢?"
慕念深對著顧葆貝笑得邪邪的,完全當他是普通的五歲小孩子一樣逗玩,他可沒林頃澄那樣心里如臨大敵,他反而很喜歡這個小奶包,怎麼世上不多出一個和他長得一樣的小奶包,偏偏多出來個和傅城那個沒人情味又冷淡的家伙一樣的小奶包.
顧葆貝余光掃了一眼身邊這個討厭鬼,笑得和白癡一樣,才不想搭理他,繼續瞪視渣男.
媽咪慫,他可不能慫,起碼氣勢上不能輸給這個壞男人!
"這小東西還任性的很啊!"
慕念深見顧葆貝不搭理自己,只瞪著傅城,覺得也是有意思,轉臉看向傅城,"喂,阿城,這小奶包不肯說他媽咪是誰,你總該知道吧?指不定人家是來尋親的."
"才不是!"
顧葆貝一聽這話,側頭大聲反駁慕念深.
雖然葆貝比一般孩子聰明很多,天性對編程感興趣,可說到底還是個孩子,顧溫溫這些年來,一直很好地教導葆貝,保留著他最純真的孩子天性.
所以,當他一聽慕念深的話,立馬非常反感地反駁,他才不要一個渣男做自己爹地!他不喜歡這個男人!
而且,這個男人還狠心地拋棄了他和媽咪!
慕念深被顧葆貝轉頭瞪來的一眼嚇到了,看這小奶包氣哼哼的,可眼睛里又是有些濕潤的樣子,一時無言.
"你媽咪讓你來這里的?"
傅城終于開口,但他還是穩坐在辦公桌後,目光嚴厲.
小奶包一聽這麼凶的語氣,鼻頭立馬一酸,但是他不能哭,他可是來替媽咪報仇的!
顧葆貝吸了兩下鼻子,奶聲奶氣的聲音怎麼聽都有些鼻音,最喜歡小孩子的慕念深在一邊聽得心都軟化了,桃花眼眯著哄顧葆貝.
"我媽咪才不會做這種無聊的事情,我是來警告你的!"葆貝往前站了一步,挺起胸膛,像個小小男子漢一樣,"不許找我媽咪的麻煩!不然我會對你不客氣的!"
"……"
傅城無語,他看起來已經弱到能讓一個小屁孩過來警告自己?
一直在一邊安靜的站著,不曾插嘴說過話的林頃澄聽到那個長的像極了傅城的小男孩說的這句話後,眉毛一下不自覺地挑了一下.
難道,這孩子的媽咪是--
顧溫溫?
林頃澄的臉色,不可抑制得一下煞白,腦中一下想起了五年前無人敢提的一件事,當初傅城准備給她的訂婚宴驚喜,被顧溫溫破壞,顧溫溫是衣服凌亂地從傅城定的套房里跑出來的.
難道那天,他們真的發生了關系?
林頃澄的頭忽然暈眩了一下,整個人一晃.
"頃澄,你怎麼了?"
一直穩坐在辦公桌前不動的傅城看見林頃澄慌了一下,一下站起來,幾步到她身邊,扶住了她.
林頃澄看了看顧葆貝,反手一下抓住傅城的胳膊,在傅城懷里,抬頭看他,"阿城,你告訴我,他不是你的孩子."
傅城眼眸深了一下,看都沒看顧葆貝一眼,好像今天葆貝過來是個笑話一樣.
"他不是我的孩子,我沒和別的女人生過兒子."
顧葆貝一顆純純的孩子的心,一下被傅城傷到了,他吸了吸鼻子,眼圈紅紅的,從小他就沒有爹地,在國外時,沒少被人欺負,現在當面聽到自己血緣上的爹地竟然這樣無情,一下心里好難受.
爹地兩個字,一直是葆貝內心深處最讓他難過的兩個字.
林頃澄聽了傅城的話,卻是松了口氣,傅城是不會騙她的,她說不是他的孩子,那就一定不是,這世界上長得相似的人多了去了.
"我和你媽咪沒什麼關系,她做什麼我根本不在乎,我又何必找她麻煩?"
傅城攬著林頃澄的肩膀,低頭看著面前還仰著頭看他的小子.
不知怎麼的,看到那小屁孩紅紅的眼圈,他的心情跟著也一滯,有些煩躁.
大概因為他最討厭小孩子哭了的原因.
顧結者打探完消息,回去給顧溫溫報告,顧溫溫差點沒站穩,急得立刻上了電梯,連門都沒敲,直接沖進了傅城的辦公室.
"葆貝,你怎麼來了!"
看到里面自家葆貝背著鋼鐵俠小書包,昂著頭一臉不服輸的模樣,眼圈還紅紅的,顧溫溫心里跟著一酸,一把低頭摟住了他.
"媽咪~~~"
顧葆貝一下忍不住了,埋在顧溫溫的懷里,伸手環住了她的脖子,軟軟的聲音是濃濃的鼻音,還有些哽咽.
顧溫溫快心疼死了,本來還想責怪葆貝自己跑來這里,可聽到他委屈的聲音,她怎麼還指責得出來,一把抱起葆貝,讓他趴在自己脖子里.
她知道,葆貝最討厭哭了,更討厭別人看到他哭.
"不好意思,我家孩子來找我的,跑錯了地方,對不起,總裁,我這就走."
顧溫溫低著頭道歉,手臂抱緊了顧葆貝,然後連連退了出去.
慕念深看了看抱著小奶包出去的顧溫溫,又看了看傅城.
"阿城,到底怎麼回事?剛才那小奶包的媽咪是顧溫溫?你早知道?"
林頃澄也昂起頭看著傅城,臉色依舊有些白,一個長得像傅城的孩子,媽咪還是顧溫溫,這件事,怎麼看都不簡單.
"他是顧溫溫的孩子,但不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