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我才不是他兒子!

"小東西,老師沒教你麼?見到長輩不該叫叔叔麼?叫喂多沒禮貌!"
慕念深捏了一把顧葆貝的臉,一下吃飯的心思都沒有了,提著他上了台階,難道這小東西是傅城的私生子?傅伯已經去世了,總不能是傅老爺子的私生子吧!
"放開我,放開我!你又不是我長輩,我才不要叫你叔叔!"
礙于身高,顧葆貝沒辦法,只好可憐又萌萌的被慕念深提在半空中,雙手雙腳奮力地掙紮著,小臉都變成了小紅臉了.
慕念深最喜歡逗小孩子了,何況還是這只縮小版的傅城,他邪氣得一笑,又捏了一把顧葆貝的小臉,"我比你大,你就得叫我叔叔!"
"才不要!憑什麼啊,我和你非親非故的,就因為你比我大我就得叫你叔叔啊?這麼大人了,要不要臉呀!哼,我才五歲,比我大的人多了去了,路上隨便一個人我都得叫他叔叔,我可不得口渴死了呀?"
傅葆貝總算被放下了,可衣服後領子卻還是被死死拽著,他氣得小嘴嘟起,快能掛上小籃子了.
這小屁孩,到底是不是傅城的種啊,這小大人的模樣,還有理有據,小臉酷酷的,說不是他的種他還不信了!
慕念深想到好友竟然一下子多了個五歲的萌娃兒子,心里就好笑,特別想看到那張淡漠的臉上龜裂的表情,這刺激,簡直是比顧溫溫還刺激.
二話不說,拿出手機,直接給傅城打電話,並一手扛起這小屁孩,就往頃城里面走.
"喂,你干什麼啊?放我下來!我要告你非-法-綁-架兒童!討厭鬼!放我下來!"
顧葆貝心里莫名其妙極了,他是來這里替自家媽咪報仇的,怎麼忽然跑來個討厭鬼了!
慕念深扛著傅寶貝已經到了頃城大廳,現在是午休時間,公司里的員工走動比較多,何況,慕念深是副總,此時還扛著個五歲左右的小孩子,一下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有人看到顧葆貝抬頭,一下就驚呆了.
"咦,那小孩子是誰啊,長得和總裁好像!"
"看到沒有,副總抱著的孩子,和總裁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難道是總裁的私生子?"
"沒聽說林小姐生過孩子啊?"
顧葆貝掙紮得累了,就索性不動了,然後就聽見周圍的議論聲了,眼珠子一轉,扛著這個人的討厭鬼是這里的副總?那他是要扛著自己去哪里?
聽到慕念深打電話,顧葆貝的耳朵一下子豎了起來.
"喂?阿城,在辦公室麼?我有個驚喜要送給你,哦不,或許是個驚嚇."
顧葆貝一聽,阿城?腦筋一轉,那個渣男好像就叫傅城,他一下明白了,原來這個討厭鬼和那個渣男認識的啊,怪不得這麼討厭!
也好,省得他還要問人家渣男辦公室在幾樓了.
顧溫溫上完廁所洗完手從衛生間出來,路過電梯時,聽到從電梯里上來的幾個人的對話.
"剛剛大廳里副總抱著的孩子看到了麼?長得和總裁好像!"
"哪是像,簡直是縮小版本的,估計是總裁私生子."
"不知道林小姐會什麼反應."
顧溫溫和那幾個電梯里出來的人擦肩而過,聽著他們的對話,總覺得哪里怪怪的.
傅城還有孩子?
顧溫溫忽然心里咯噔一下,一下子想到了顧葆貝,一把轉身拉住了剛才對話的兩個人,"不好意思,請問一下,你們剛才在樓下看到的孩子,是男孩子麼?是不是五歲左右?"
"是啊,差不多五六歲的樣子,是個小男孩."
糟了!不會真的是顧葆貝吧!
"謝謝啊."顧溫溫將這兩人用奇怪的目光看著自己,趕忙道了聲謝,轉身回秘書部.
心里卻總還在想著,到底會不會是顧葆貝,轉念又一想,葆貝不認識什麼副總,不可能被人家抱著,應該不是葆貝,而且她和葆貝說好了,下午等她過去幼兒園接,不應該出現在這里的.
顧溫溫搖了搖頭,算是松了口氣.
她一直以為傅城是個潔身自好,從不招惹花花草草的男人,結果沒想到,除了自己以為,他還和其他女人生了兒子啊!
還以為,當初是她奪走人他的第一次呢!
顧溫溫撇撇嘴,歎了口氣.
此時,秘書部里其他人都不在,顧溫溫往周圍看了看,喊了一聲,"顧結者?"
"在."
冰冷卻又讓人心安的聲音.
"你去看看,那個外面的人議論的孩子長什麼樣,是不是和葆貝一樣."
"……是!"
顧結者只是個機器人,只能執行命令,不能反向思維,雖然他知道,來的人就是自家小主人,可女主人的話,還是要去執行的.
有了顧結者,生活真方便,顧溫溫就等著一會兒顧結者回來稟報了.
可她沒有想到,顧結者是隱身的啊,而且顧結者簡單粗暴,進了傅城專屬的電梯,有人看到總裁專屬電梯開開合合,卻沒人上去,還直接往上升,嚇得以為撞鬼了.
總裁電梯鬧鬼的傳聞一下子就這麼傳了開來.
"放我下來!我自己會走路!討厭鬼!"
奶聲奶氣的聲音還在繼續,慕念深可不管,扛著人家小奶包,直接進了辦公室,看到里面林頃澄也在,挑了挑眉,覺得這小奶包大概真的是個驚嚇了!
"阿城,這小子,是不是你私生子?"
慕念深將顧葆貝往地上一放,玩世不恭地說道.
"哼!都是討厭鬼!"
顧葆貝總算被放下來了,因為剛才被扛著,小臉漲的紅彤彤的,衣服發型都亂了,他哼哼兩下,趕緊整理自己的衣服,還有小領結,又是捋了兩下頭發,讓自己看起來整整潔潔的,才是仰著下巴,看向辦公桌前坐著的那個男人.
林頃澄真的被嚇到了,一下從沙發上起來,掃了眼顧葆貝後,又朝傅城看了一眼,才是攏著眉詢問慕念深,
"念深,這孩子是誰?"
"頃澄,這孩子是誰,得問阿城啊!嘖嘖,但看著小鼻子小眼,是傅城的種准沒錯,就算不是傅城的,也是傅城親戚."
"我才不是他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