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媽咪這麼慫,只好靠他拉

林頃澄聲音略帶疑惑,側頭看傅城.
她不會認錯的,那就是顧溫溫.
傅城沒反應,神色淡漠地轉過身,回到辦公桌前坐下,頭也不抬地繼續審核文件,林頃澄看了眼辦公室外,思索了一下,幾步輕移到他身邊,"阿城?她到底是不是顧溫溫?"
"是又怎麼樣,不是又怎麼樣,這個女人對你不會有任何威脅."
傅城的聲音很冷淡,但是林頃澄知道,這已經是對她說話時的溫柔了.
既然他這麼說,那剛才那個肯定就是五年前被趕出家門的顧溫溫,林頃澄勾唇笑了一下,手指拿捏得當得替傅城按摩,語氣自然的話隨口說出,"可是,溫溫在這里只做個小秘書,會不會太委屈她了?"
"委屈,你替她委屈?"傅城放下手里的東西,轉了個彎,面朝著林頃澄,俊美的臉上有些不悅,"頃澄,你對她太寬容了."
林頃澄笑了一下,靠在辦公桌上,也不面朝傅城,而是目光悠遠的看著落地窗外,微微低著的脖頸,是優美的弧度,"阿城,事情都發生五年了,五年前,溫溫也不過才二十歲,不懂事也能原諒."
"一個成年人還能那樣恬不知恥的做那種事,頃澄,你太大方了."
"既然這樣,你又何必把她留在公司添堵呢?"
林頃澄轉過臉,依舊是笑著,窗外的陽光打在她臉上,都有一種慵懶的美好.
"在我眼皮子底下,絕不會讓她再有機會搗亂我的生活."
傅城冷哼了一聲,說得理所當然,好像將顧溫溫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是最好的一樣.
林頃澄嘴角的笑容凝滯了一下,作為一個女人,即使知道,傅城娶的人肯定是自己,可心里總是有些不安,"喂,你就不怕我吃醋?"
"吃顧溫溫的醋?"
傅城忽然笑了,"你林頃澄,永遠用不著吃顧溫溫的醋."
--
幼兒園里,顧葆貝坐在馬桶上,看著剛才傳回來的畫面,真是氣得他的小心肝都要爆炸了!手里捏著的紙巾都快捏碎了,也快被他家媽咪給氣死了!
媽咪真是個慫蛋!慫慫慫!慫到自己的名字都不要了嘛!
直覺告訴他,媽咪當初帶著他遠走他鄉,不僅是和那個叫傅城的渣男有關,肯定還和那個叫林頃澄的女人有關!
既然媽咪這麼慫,就只好他傅葆貝出場了!
顧葆貝腦子里想到了一百種虐渣男和壞女人林頃澄的方法!一下子從馬桶上跳下來,拍拍手,又看了一眼傳回來的畫面里,自家媽咪失落得回到秘書部時那黯然神傷的神情.
心里一陣心疼媽咪,他家媽咪的臉上,應該是永遠都開開心心的,不應該出現那樣神傷的表情的!
"葆貝?嗯嗯完了嗎?需要老師幫忙麼?老師要進來了哦!"
顧葆貝的老師見他已經在衛生間里蹲了快半小時了,心里有些不放心,敲了敲門,就要進去.
下意識的,顧葆貝趕緊關了影像,記著媽咪的話,趕緊做一個普普通通乖巧的小孩子,"老師,臭臭,不要進來,葆貝剛才不小心睡著了."
"下次記得千萬不要睡著哦!"
"嗯嗯,我知道啦!"
顧葆貝笑得甜甜的,一只手被老師牽著出去,另一只手卻在背後悄悄一甩,將剛才手里捏碎了的紙巾往後丟.
哎,做個乖巧懂事的小孩子真難!
"葆貝啊,一會兒就叫你家人來接你回家吧,今天幼兒園下午放假,剛才在你拉粑粑的時候老師已經和其他人都說過了."
"好的老師,我知道啦!"
顧葆貝非常乖巧得點頭,心里卻大笑三聲,哼哼,媽咪,一會兒看我怎麼幫你爭口氣!
顧溫溫回了秘書部後,琳達就重新煮咖啡去了,坐在她旁邊的姜眉就好奇得湊了過來,"溫溫,你和琳達姐以前是不是認識啊,她怎麼把給總裁送咖啡這樣的好差事都讓你做啊?"
這算毛線好差事!這明明是個巨坑!
顧溫溫不知道從何說起,只好尷尬得笑了笑.
姜眉見她是個悶葫蘆,也不說話不討論八卦,覺得沒勁,就轉回到自己位置了.
顧溫溫則埋頭看著秘書部里的工作准則,心思,卻不知不覺飄了出去.
她在國外五年了,一直和葆貝相依為命,不知道爸媽怎麼樣了,每年過節都想回家看看他們,可每次想到五年前爸那憤怒嚴厲的神情,她心里就有些膽怯,現在,總算回到這個地方了,要不要找個機會回去看看爸媽.
當初未婚先孕,丟盡了顧家的臉面,爸媽怕是不喜歡葆貝的吧!
顧溫溫有些難過,葆貝是她的心肝,她不希望自己的親人討厭他.
午休的時間剛到,有人就歡快得跑來,"今天,全公司的員工餐,都是林小姐特地選購的,免費贈送給所有人,一會兒就有人送來了."
"不愧是未來的總裁夫人,好大方啊!"
"林小姐不僅長得美麗,心地還好,我輸的心服口服啊!"
顧溫溫接過手里的精致盒飯,卻完全沒有胃口.
她就是不喜歡林頃澄,更不想吃她送的飯,將飯往桌上一放,去了趟洗手間.
此時,頃城外面的台階上,顧葆貝背著顧溫溫專門給他買的鋼鐵俠小書包吭哧吭哧得爬台階,低著頭,小短腿爬得可累可累了,這時候,偏偏從上面下來一個人,一不小心,就把小奶包撞得差點一屁股滾下去.
沒滾下去就算了,可人家是用手提著他的小書包,差點把他提起來,顧葆貝不高興了,扭了兩下,抬起頭,小臉一擺,看著面前這個長得人模人樣的男人就不爽了.
"喂!撞到了人家要說對不起!"
慕念深本來正低頭發短信呢,沒注意到人,何況,這小屁孩還是在視線范圍之外,現在拎著他的小書包,看著他那張簡直就是縮小版本的傅城的臉,一下沒緩過氣來,然後就聽到這小家伙一樣沒什麼禮貌的奶聲奶氣的不高興的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