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顧溫溫,好久不見

她怎麼還沒走?!
顧溫溫秀美一蹙,抓著門把的手緊了緊,然後才是推開門進去,依舊是低著頭,一路端著咖啡到了傅城的辦公桌前.
"阿城,你說我的婚紗穿什麼樣子的?我們的新聞一出來,好幾家大牌婚紗公司來電話說要贊助了."
"你喜歡什麼樣的就穿什麼樣的,你穿什麼都美."
"你總是這樣依我,不過,偶爾給點意見啊!"
"頃澄,你知道的,我對衣服沒什麼感覺."
前面,傅城正低頭審閱文件,林頃澄站在他身後,纖纖十指溫柔得替他揉捏肩膀,她微微低著頭和他笑語,普通低調的淺灰色長裙穿在她身上,依舊有種靜美的樣子.
顧溫溫說不出來對林頃澄是什麼感覺,只覺得她一直完美得讓她感到不舒服,不管是五年前還是現在.
總之,她不喜歡林頃澄,不管從前她是不是自己的情敵,她都不喜歡這個女人,可她不喜歡沒用,傅城喜歡她,傅伯母喜歡她.
"總裁,您要的咖啡,還有這份文件."
顧溫溫再次拔高了聲音,第三次提醒前面這對旁若無人地對話的男女.
"不好意思,和阿城說得愉快,都沒注意到你,放這里吧."
林頃澄抬頭,原本還微笑著的臉,在看到端著咖啡的顧溫溫時,笑容忽然加深了一些,語氣友好,指了指辦公桌上的一處空地.
顧溫溫沒抬頭,也沒說話,先將文件放下,再將咖啡放到林頃澄指的地方,而傅城不知道在看什麼文件,專注得神色漠然冷淡,沒空搭理別人.
"算了,還是直接給我吧."
顧溫溫快要將咖啡杯放下時,林頃澄又忽然開口,溫婉的嗓音里滿是抱歉,然後伸手朝咖啡杯伸過去.
可她的指尖剛碰觸到杯子,卻像是受到驚嚇一下忽然縮手,顧溫溫沒想到她忽然伸手,自然是松開了手.
兩人都松手,沒人抓杯子,杯子眼看著就要凌空落下來.
這一瞬,顧溫溫緊張極了,杯子落到桌子上,咖啡一定全部灑出來,到時候這一桌子的文件可就……
呼~~
下一秒,顧溫溫就松了口氣,趕緊趁林頃澄懷疑之前,從顧結者手里重新接過咖啡杯,放到桌上.
"抱歉,杯子有些燙,我很久沒拿過這麼燙的杯子,所以手抖了一下."林頃澄的聲音充滿歉意,可心里卻有些奇怪,總想著剛才的那一幕.
那咖啡杯就這樣停在了半空中,她確定,起碼有一秒鍾的時間.
可下一秒,顧溫溫就接住了杯子,她懷疑自己看錯了.
完成了任務了,顧溫溫轉身就想撒腿跑路,可才走了兩步,身後一道男人漠然冷酷的聲音就叫住了她,
"這是誰煮的咖啡?"
砰!
伴隨著傅城這道聲音的,還有咖啡杯被重重放到桌上的聲音.
顧溫溫閉了閉眼,她都和琳達說過了,她不會煮咖啡,五年前不會煮,五年後還是不會煮,傅城剛才不是在看文件麼?為什麼不等她出了辦公室再喝咖啡?!
"是我煮的,對不起."
顧溫溫轉身,依舊低著頭,垂著長長的睫毛,沒進公司前,還那麼理所當然的想著壯膽來這里是賺傅城的錢就當時給葆貝的撫養費,可一見到傅城,她就有些慫了,一如既往的慫.
以前,心里還懷揣著對他純純的喜歡,憑著一股傻勁去追尋他,可現在,就只剩下不敢面對的慫勁了.
傅城當然知道是誰煮的,他不用喝,只要聞味道,就知道這種把咖啡香味煮成焦味的咖啡,全天下就只有顧溫溫能煮的出來,再頂級的咖啡到她手里,還不如速溶咖啡.
林頃澄低頭看了傅城一眼,見他眸色深沉,看不出里面的情緒.
而傅城忽然站了起來,目光緊盯著顧溫溫,繞過書桌,朝顧溫溫走去.
"阿城?"林頃澄輕聲叫了一聲,可傅城沒反應.
傅城看著低頭站在他面前,一臉慫樣的顧溫溫,和五年前那個驕縱活潑的顧溫溫全然不一樣,甚至連看他都不敢,五年前的她,要是被他罵了,只會像牛皮糖一樣沒臉沒皮得沾上來,心里有一股煩躁,他將這股煩躁直接宣泄成了怒氣,冷哼了一身.
"顧溫溫,好久不見."
哎呀,他還是認出她了,不僅是認出她了,還要在這樣尷尬窘迫的時候直接點破她的名字.
顧溫溫咬了咬唇,沒敢抬頭.
和葆貝說要來這里上班時候的豪氣,此刻全化作泡影了.
"原來是溫溫,五年過去了,溫溫變化這麼大,我都沒認出來呢,溫溫,還記得我麼?我是你頃澄姐."
林頃澄溫婉動聽的嗓音里有些驚訝,隨即顧溫溫聽到她不疾不徐的高跟鞋落在地上的聲音,朝著自己靠近,語氣溫柔親切.
好像五年前她對林頃澄的傷害不複存在一樣.
"頃澄."
傅城什麼也沒說,只叫了一聲林頃澄,然後默不作聲得將她拉到了自己身後.
就這一個動作,顧溫溫的心,就被傷了一下,在傅城心里,她顧溫溫就是個只會壞事,會傷害他心里的寶貝林頃澄的存在.
"不記得了,對不起,我不記得我認識林小姐,對不起,你們認錯人了,我的名字是叫顧溫溫,但不是你們認識的那個顧溫溫."
深呼吸一口氣,顧溫溫攥緊了拳頭,對啊,她就是慫蛋,慫的都不想承認自己是誰,抬起頭來,努力學著林頃澄做出抱歉的表情來,"如果咖啡不合口味,我現在就請其他同事再去煮,總裁,那我先出去了."
非常禮貌地出了辦公室,轉身得干脆利落,毫不留戀.
半空中只留下她甩起的馬尾的剪影.
出了辦公室,顧溫溫就大喘了口氣,想起剛才自己出來時關門關的快,擔心顧結者被關在辦公室里,忍不住小聲得叫了一聲,"顧結者?"
"在."
聽到一道冰冷的回音後,才是松了口氣,匆匆上電梯,下了樓.
"阿城,難道真的是我們認錯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