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不許欺負我媽咪!

"沒事,我就喜歡幫助別人,好了,東西都沒掉吧?"林頃澄溫婉一笑,轉頭問顧溫溫和那個男人.
"沒有,沒有,謝謝林小姐."
"你認識我?"林頃澄有些訝異的微微睜大了眼.
男員工不好意思得撓了撓頭,見總裁一臉冷淡不悅的看著他,立馬收了笑,"沒人不認識芭蕾皇後林小姐的,而且林小姐馬上就是我們的總裁夫人了."
"阿城,你的員工真會說話."林頃澄甜蜜的一笑,小女人得依靠在傅城身上.
而傅城的目光,卻是不經意得掃了一眼抱著A4紙趁著他們不注意,低著頭快步進了電梯的顧溫溫.
閃過眼前的身影,異常的熟悉.
傅城皺了皺眉,難道是顧溫溫?
"阿城,看來大家都看到娛樂報紙上那些記者所寫的了,阿城?"林頃澄等那員工走了,才是抬臉,高貴美麗的臉上,帶著小女人甜蜜的笑,看到傅城若有所思得看著電梯方向,她便也順著看了過去.
可只看到剛才蹲在地上撿東西的女員工低著頭抱著紙的樣子.
總覺得,有些眼熟.
"阿城,剛才那個女的,你是不是也覺得眼熟?"
林頃澄又晃了一下傅城的胳膊,溫婉的聲音里少有的有些撒嬌的意味.
"沒什麼眼熟不眼熟的,不過是一個路人,走吧,去我辦公室里坐會兒."傅城的臉一下子漠然下來,只要想起顧溫溫那個女人,他就絕對沒什麼好心情.
林頃澄得體大方地一笑,點了點頭,挽著傅城上了旁邊專屬于傅城一人的vip電梯.
直到電梯門關上,顧溫溫緊繃著的身體才是松懈下來.
然後,就感覺被一道有力的臂膀抱在了懷里,顧溫溫嚇了一跳,確定旁邊沒有人,隨之聽到頭頂上方傳來的機械般的聲音,"主人,別難過."
原來是隱身了的顧結者.
顧溫溫的身體松懈了下來,拍拍顧結者的手,"放開我,一會兒人家看見了,還以為我是神經病呢!"
一個大活人,還沒一個機器人讓人窩心,顧溫溫晃了晃腦袋,電梯剛好到三樓,開了門,保持著微笑,回到秘書部.
剛一回去,就聽見秘書部里一陣議論紛紛的聲音,都是關于林頃澄和傅城的.
"哎!前幾天的娛樂頭條你們都看了吧?"
"怎麼能不看,看到那新聞心都碎了好嗎!"
"今天林頃澄就來公司了啊,和總裁配一臉!"
"這輩子霸道總裁愛上女秘書的美夢完全破碎了."
"噓,最傷心的肯定就是琳達姐了."
顧溫溫低著頭將A4紙快速放好,就坐上了自己的位置,一句話也不參與.
可偏偏有人不放過她啊,"溫溫,你怎麼不說話?你是新來的,應該對我們總裁很好奇吧?"
秘書部里都是大美女,忽然進來一個穿著老氣,下巴處還有傷疤的女人,當然就將她當成是毫無威脅的存在,自然語氣也就沒什麼排外.
"不好奇."顧溫溫實誠地回答.
她對傅城好奇的時候,是在五年前,從她十歲到二十歲,十年的時間.
秘書部里集體安靜了三秒鍾,隨即又是釋然,也是啦,顧溫溫那種樣子,做那種麻雀變鳳凰的美夢資格都沒有,也的確用不著好奇啦!
顧溫溫低著頭,本來想安靜做事,可偏偏這里都是議論聲,索性起身去茶水間.
顧結者也悄悄跟了進去.
顧溫溫給自己泡了一杯咖啡,拉開椅子坐了下來,"喂,你說說,你喜歡葆貝給你的臉麼?"
"小主人給的一切都是好的."
顧結者機械的聲音,沒有人的感情,可此時卻讓顧溫溫感到溫暖.
要不要讓葆貝給他換張臉?唉,還是算了吧,這樣也挺好的.
琳達一身緊身套裝,高跟鞋噠噠噠進秘書部時,秘書部里的人立馬都噤了聲,回歸自己的位置坐好,而她冷著臉,視線掃了一下周圍,
"顧溫溫呢?"
"喏,在茶水室里一個人自言自語呢!"
琳達轉眼看到顧溫溫,妝容精致的臉閃過一道憤懣神色,就是這個顧溫溫,五年前害得總裁在酒店里的訂婚宴都被毀了,顏面盡失,弄得身為秘書的她也被當場責罵.
五年前,這個女人還是顧家千金,現在,顧家早就沒落了,這女人也早被趕出家了,總算有機會報當年之怨了.
"顧溫溫,出來一下,煮兩杯咖啡,一杯藍山,一杯卡布基諾,送到總裁辦公室,順便將這份文件交給他."
"琳達姐,我不會煮咖啡,能不能讓其他人煮了送上去?"
顧溫溫一下站起身來,有些尷尬,她可不想和傅城面對面遇上.
琳達應該沒認出她來吧!
"你今天才來,剛交給你一件事情就拒絕?以後秘書部里這麼多事,是不是不會做的事就拒絕?不會做不會學麼?"
琳達的聲音很嚴厲,看著面前那個穿著老舊套裝的顧溫溫,心里解氣了一番.
正蹲在幼兒園的廁所里,通過手腕上特制腕表來通過顧結者的眼睛看到顧溫溫現在的情形的顧葆貝氣得不行.
"不許欺負我媽咪!現在隨便什麼人都可以欺負我媽咪了嘛?顧結者,揍她!"
顧葆貝兩只小肉手握成拳頭,氣憤得不行,咬著牙齒,兩個白白的小門牙露出來和小兔子似的,偏偏還用稚氣的聲音說著憤怒的話.
接到指令的顧結者一下沖著琳達過去了,幾個拳頭直接落在琳達臉上.
顧溫溫一下驚呆了,趕緊上去阻止顧結者,拉著顧結者後退,而琳達直接傻眼了.
"琳達姐,你怎麼了?"
幾番快速的思考,顧溫溫有一瞬間回歸五年前那個她,眼中閃過惡作劇般的狡黠,一邊驚恐得扶起琳達,一邊說道,"我這就去煮咖啡,琳達姐,你別氣自己啊."
琳達摸了摸臉,嚇得以為自己撞鬼了,沒顧上顧溫溫,匆匆轉身去了衛生間.
"顧結者,不許胡鬧!"等人走了,顧溫溫趁著煮咖啡時,呵斥了顧結者一聲.
幼兒園里的顧葆貝保持沉默,所以,顧結者也保持沉默,反正打都打了.
半小時後,顧溫溫端著兩杯咖啡,站在總裁室門外,深呼吸了一口氣,才是敲門.
"請進."
是林頃澄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