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不期而遇

周一,是個新的開始.
顧葆貝穿著幼兒園發的白色短袖襯衫,脖子里還系上了個紅領結,一條淺藍色的背帶短褲,梳的整整齊齊的頭發,嬰兒肥的小臉學著顧結者,一臉酷勁.
"葆貝!和你說過多少次了!小孩子家家的不要老學大人裝深沉!記得,在幼兒園里,不許欺負別人,更不能被人欺負!"
顧溫溫還是那套黑色職業套裝,今天紮了個清爽的馬尾,牽著顧葆貝的手一邊碎碎念著,低眉垂首之間,滿是對兒子的愛.
"媽咪,我知道了嘛,你才不會被人欺負,媽咪去上班才要當心一點,不要被壞人欺負了!"酷勁保持不住三秒,一聽自家媽咪嘮叨,顧葆貝的小嘴立馬撅了起來,抱著顧溫溫的腿蹭了兩下,小臉肉呼呼的,蹭得顧溫溫心暖暖的.
她往自己身後三米處那個穿著一身黑色西裝,帶著酷炫墨鏡的顧結者看了一眼,准備和葆貝打個商量.
"葆貝,能不能讓後面你的顧結者別跟著媽咪去公司了?這麼大一塊頭,太引人注目,媽咪只是個小秘書."
"不~~~~能~~~~~"
顧葆貝伸出一個手指頭,對著顧溫溫搖了搖,奶聲奶氣的聲音還哼哼兩下,大眼睛一眯,頗有些危險的味道,"媽咪,別以為我還小就不懂事,我得防著那個頃城集團那個渣男欺負你,顧結者必須跟著,媽咪,你放心好啦,有隱身裝置噠!喏,這樣."
他還得找個機會,去會會這個渣男呢!
好不容易等到周一媽咪去上班,他可得通過顧結者的眼睛,看一看這個渣男到底怎麼個品行樣子!
哼哼!竟然敢不要他這麼美麗溫柔的媽咪,和這麼高智商高情商長相英俊可愛萌萌噠的他傅葆貝!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麼人!
顧溫溫拗不過顧葆貝,看了一眼時間,轉頭看著顧結者隱身了,才是滿臉不情願得點頭答應,牽著顧葆貝的手,上了去幼兒園的公交車.
"葆貝,在學校乖乖呆到五點,媽咪五點准時來接你,其他任何人來接都別理他們知道麼?"
"我又不是小孩子!"
"你不是小孩子誰是小孩子?"
"好嘛,我知道了,媽咪,你路上小心,啵~~"
送別顧葆貝,顧溫溫才是趕去公司,由于顧結者是隱身狀態,她一時之間都忘記了他的存在.
八點五十,顧溫溫提早了十分鍾到達公司.
今天要辦理一下入職手續,然後看公司安排是直接上班工作,還是怎麼樣.
"您好,請問在哪里辦理入職手續?"
"三樓人事處."
"謝謝."
前台小姐看到顧溫溫竟然真的被錄取了,也是納悶,這樣臉上有傷疤的女人,都能通過面試麼?
顧溫溫沒在意別人的眼光,按照正常流程,去辦理了入職手續,秘書部的科長讓她今天先留下來熟悉一下工作流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今天先打下下手,明天開始正式交接工作內容.
她只是個小秘書,不是總裁貼身秘書.
顧溫溫了解到了自己將要做的工作范疇後,呼出一口氣來.
在辦公室里坐了沒半個小時,秘書室里的A4紙不夠了,現在又有急用,顧溫溫被叫去一樓拿一些上來.
要取兩大摞A4紙,有些費力,顧溫溫將袖子挽起了一些,再彎腰抱了紙出來,剛出來沒多久,一抬頭通過A4紙的縫隙里,看到兩道非常熟悉的身影.
是林頃澄挽著傅城的手,迎面走過來.
顧溫溫頓時心慌了一下,趕忙將A4紙往上舉了一些,試圖將狼狽的自己遮掩住.
和他們光鮮的樣子比起來,她實在是狼狽不堪,林頃澄還像是五年前一樣優雅美好,高貴的氣質站在傅城旁邊,非常相配.
是了,也只有林頃澄才配得上傅城,也只有那個女人,才會讓傅城一直心心念念著,而她顧溫溫五年前和現在都是個笑話.
算了別想了,他們現在怎麼樣與她顧溫溫無關,她有葆貝就夠了!
"阿城,我今天忽然跑來這里不會不妥吧?"
林頃澄美麗的臉上露出一些抱歉的神情,挽著傅城的手卻緊了緊,無意識的宣布著她對傅城所有的主權.
從門口一路進來,公司里所有的人都在朝他們兩個看,眼中對林頃澄的目光都是贊許和羨慕的.
"不會,你想來就來,這個公司,本來就是以你的名字命名的."傅城不常笑的冷淡俊臉上,薄唇微彎了一下,看向身邊的女子時,目光柔和.
兩人站在一起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顧溫溫走得有些急,想趁著他們沒過來上電梯之前,就坐上電梯走人,可偏偏,剛好電梯里出來個人咋咋呼呼的,兩個人一下撞上了.
"搞什麼,會不會走路啊?"
電梯里出來的男人急著去法務部交一份文件,與顧溫溫撞上後,一下手里的文件和顧溫溫的A4紙都灑落到了地上.
顧溫溫一屁股坐在地上,前段時間受過傷的尾椎骨疼得厲害.
"對不起,對不起."她不敢抬頭啊,旁邊就是走過來的傅城和林頃澄啊!
顧溫溫疼得面色蒼白,蹲在地上,苦逼地幫人撿,一邊祈禱著傅城和林頃澄趕緊走人,可偏偏,一雙柔嫩白皙的手從旁邊伸了過來.
隨之,是一道動聽得讓顧溫溫恨不得鑽進地縫里的女聲,
"你沒事吧?"
"沒事,沒事,我沒事."
顧溫溫低著頭,抱著有些亂了的A4紙站起來,恨不得立刻進電梯里.
林頃澄覺得有些奇怪,面前這穿著老氣橫秋的套裝的女職員怎麼老低著頭,連看著她說句謝謝的禮貌都沒有,反倒還很緊張,她有那麼可怕麼?
"頃澄,你沒必要彎腰撿這些東西."傅城有些不太贊同林頃澄的話,伸手拉住了林頃澄,沒讓她繼續彎腰幫著撿地上的東西.
顧溫溫偷偷抬頭朝他看去時,就見他所有的目光都在林頃澄身上,頓時,心里有些難過,立馬在他發現之前又低下了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