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就當是葆貝的撫養費了

外面一片狼藉,地上都是嗷嗷嚎叫的保安.
監控室里,所有人戰戰兢兢得排列站在後面,傅城坐在監控器前,臉色越來越難看.
一個和他一模一樣的黑衣男人,還有那個烙印在記憶中的女人的臉.
慕念深收起玩味,看到監控器里穿著黑色套裝的女人,以及和傅城一模一樣的男人後,臉色凝重.
顧溫溫,竟然是顧溫溫,當年她消失的無影無蹤,和顧家決裂,如今卻突然出現,還帶著一個和傅城一模一樣的男人,更是出現在頃城集團大廈?!
"總裁,這就是今天來應聘的所有人的簡曆."
傅城從監控室里的錄像找出前台詢問,叫來了人事部部長,人事部部長一頭霧水得將今天所有人的簡曆拿來給了總裁.
監控室里一片肅靜,此時所有人都被叫了出去,只有人事部部長孫祁龍,慕念深,和傅城在里面,而里面也只有傅城翻動簡曆表的聲音,最後,聲音停下,他的視線鎖定在其中一張簡曆.
指甲圓潤如貝的手指輕輕劃過那張簡曆上的名字,落到那張一寸照片上梳著光潔馬尾的女人臉上.
顧溫溫.
臉還是那張臉,只是,是誰在她精致漂亮的下巴處,留了這麼難看的一道疤?!
"裁了今天錄取的人,付雙倍違約金,打電話給她,讓她明天來頃城集團報道."
傅城抽出顧溫溫那張簡曆,遞給人事部部長孫祁龍.
"傅城,你真的這麼打算?五年前她對你所做的事情……而且你和頃澄……"
慕念深一聽,從一臉震驚呆愣的孫祁龍手里抽出那張簡曆,桃花眼里的情緒從未這麼複雜過.
傅城依舊一臉高冷莫測,英俊的臉上,眼睛微微垂著,像是在沉思什麼,又像是已經下了決定,冷笑一聲.
"我的決定."
慕念深被傅城一句話堵住了,臉上還有些氣憤,最後只能長歎了口氣,看了一眼手中簡曆上的照片.
傅城將孫祁龍和慕念深都叫了出去,監控室里只剩下他,來回播放著顧溫溫從走進來,到跟著那個和他一模一樣的男人離開的畫面.
他的眼眸中有幽沉黑潭,情緒隱藏得極深.
顧溫溫,五年前,你毀了我的生活,現在,換我了.
*
擁擠的公交車上,顧溫溫臉上一把汗,對于剛才在頃城集團大廈門口發生的事情,還是心有余悸.
她靠在旁邊那具冰冷無情的身體上,看著顧結者那張有些令她不敢直視的臉,一陣唏噓.
她真的是踩了****了,這運氣,可以去買彩票了!
怎麼都沒有想到,默默回到南城會直接撞到傅城的老窩去!
還好有顧結者帶著她跑.
也不對!要是沒顧結者,她怎麼會被人注意以至于被攔在頃城大廈外面!
顧溫溫想著,轉頭剮了一眼顧結者,心情郁悶至極.
顧結者以一副反正我是機器人奈我何的模樣,保持冷酷無情模樣,護著顧溫溫不讓公交車上別人靠到她.
他的任務就是,保護顧溫溫,保護顧溫溫,保護顧溫溫,程序上的指令說,重要的事情,要說三次.
回到租住的公寓時,門衛大叔看了一眼顧溫溫身後的顧結者,特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又是看了眼顧溫溫其貌不揚的樣子,滿臉震驚!
"你去書房呆著,別出來!"
回到家,顧溫溫看到顧結者那張和傅城一模一樣的臉,都覺得眼睛被刺痛了,趕緊捂著臉,指著特地為顧葆貝清理出來的小書房.
"是!"
顧結者中氣十足得回應,跨著冷硬的步子,回到了他的初生地,還貼心的把門關上了.
周圍沒有任何與傅城有關的東西時,顧溫溫才是松懈下來,呼出一口氣,脫了鞋子就進了房間,一下倒在床上,將臉深深地埋住.
頃城,頃城,頃一人之城.
她怎麼就沒有仔細想想頃城集團這個名字!諧音就是頃澄!林頃澄!
顧溫溫翻了個身,眼睛看著天花板,除卻下巴那道疤痕外,精致嬌俏的臉上有些恍然.
上一次見他,還是在五年前,卻已經恍然隔世了啊,她壓根沒想到,五年後還會這麼不期然的自己撞去他開的公司.
顧溫溫,你真的太不聰明了!
想著,顧溫溫又翻了個身,不自覺咬了咬手指,一些些片段,走馬觀燈似得從腦中閃過,她清澈漂亮的眼睛,有些濕潤.
眨了眨眼,又快速將五年前腦海里那些不願回憶的不開心的過往全部封存起來,只有些僥幸得想著,還好葆貝的智商不像她,像傅城,聰明,太聰明了.
不對!顧溫溫忽然郁悶醒悟到,葆貝不僅是智商不像她,就是從頭到腳也沒和她相似的地方,估計也就那股子犟勁兒,還有些相像,她都不敢想,五年前的自己是用多大的決心與家里決裂離開的.
"媽咪,接電話,媽咪,接電話~~"
顧葆貝錄制的電話鈴聲打斷了顧溫溫的思緒,一看來電,未知號碼?
"喂,您好,是顧溫溫小姐麼?"
"我是,你是?"
"顧小姐,你好,我是頃城集團人事部的,是來通知你下周一到頃城集團報道的."
電話那頭的女聲公事公辦,聽得顧溫溫一頭霧水.
"對不起,你搞錯了吧?我今天都沒趕上面試."
"是這樣的,我們部長看了顧小姐在國外的經曆,覺得你十分適合這份職位,而今天面試的人中又沒有特別滿意的,而後來看到顧小姐的簡曆,覺得你很適合,所以來通知你星期一來報道."
"哦,這樣啊,我考慮一下."
顧溫溫皺著眉頭不解得掛了電話後,心里十分糾結.
糾結的是,自己去傅城公司上班,被傅城發現了怎麼辦?但若是不去的話,目前沒有一份工作是像這份一樣不需要高學曆,還能獲得不菲薪酬的工作.
今天她和顧結者在頃城大廈外面那麼多人圍觀,傅城會不會已經知道了?
顧溫溫苦思冥想,但轉念又一想,傅城從不是個多管閑事的人,向來高冷,估計都不屑知道今天大廈外面的事情吧?也不會去關注一個女人,而且她應聘的是秘書部的一個小秘書,不是總裁秘書,應該也不會和傅城有見面的機會.
去!憑什麼不去!
賺得傅城的錢,就當是這麼多年來葆貝的撫養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