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渴望她
不,他的不是裙子,是她. "我去跳舞,你要不要來看?"今天的莫然很興奮,破天荒地對他了很多友好的話. 顧亦軒還沒做出反應,她拉著他的手,就往舞蹈室跑去. 打開優美古典的音樂,她靜靜站立在中央,身體柔韌地彎曲,做出一朵亭亭玉立,還未開放的白蓮. 舞姿搖曳,她像荷塘中唯一一朵潔白的蓮花,在微中飄搖,綻放.每一個舞步都很完美,每一個表情都很投入. 層層波浪的裙裾綻開,就像盛開的層層蓮花瓣. 她蜷縮在花心里,像一只美麗的精靈.又像與白蓮融為了一體,分不清誰是蓮花,誰是她. 站在旁邊的顧亦軒著了迷的看著她,心里有個地方瞬間塌陷. 他以為,他對她只是想得到那麼簡單.現在好像不是了,他已經不滿足于得到她,他想擁有她的全部,所有的一切. 還想擁有她今後的每一天和每一分鍾…… 他變得貪心了,貪心到永遠都填不滿的地步. 怎麼辦,他的心里十分渴望她,渴望到想將胸膛撕裂,把她藏進去,不讓任何人窺視的地步…… 那樣的舞蹈,只有真正有實力,真正用生命熱愛舞蹈的人才會跳出來.不用比了,她就已經輸了. 站在門口的明雪顫抖地往後退兩步,眼里全是難以置信. 莫然的實力,的確遠遠超過了她.她這輩子,估計窮其一生,也無法達到她那樣的水平…… 你輸了,你輸了,你輸了. 一個聲音,在她的腦子里不斷地重複.她搖頭,不會的,她怎麼會輸呢?怎麼會輸呢? 不會的,不會的! 明雪不停地搖頭,最後無法承受這樣的打擊,她猛地轉身,使勁地往前跑. 她不會輸的,輸給任何人,她也不能輸給莫然! …………………………………… 時間一晃而過,很快就到了'盛世舞裝’的決賽時間. 明雪早早出門去准備去了,莫然也想早點去,顧亦軒不用急,到時候他送她過去. 坐在他豪華的銀色跑車里,莫然有些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