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敢把他關在外面!
"在我的房間里?" "嗯."顧亦軒笑著點頭. 莫然提著包包,興奮地跑上樓,推開門,看見床上放著一個白色長方形的紙盒.盒子用彩色絲帶紮著,包裝得像一個禮物. 她心走過去,迫不及待地拆開盒子,一件雪白毫無瑕疵的長裙立刻出現在眼前.拿出裙子,長長的大波浪裙擺像中的荷花瓣,微微飄蕩,輕盈飄柔. 太完美了,太漂亮了! 在夢中設想了無數次的裙子,就是這個樣子.穿上它跳舞,她一定會將荷花的姿演繹得活靈活現. "要不要現在換上?"顧亦軒斜靠在門口,含笑問道. 莫然點頭,"好." 她走過去,嘭地一聲將門關上,把顧亦軒關在外面. 男人微愣,她竟敢把他關在外面! 不過他發不出脾氣,他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算了,今天就原諒她吧. 等了幾分鍾,在等得有些不耐煩的時候,門被打開,莫然一雙晶晶亮的眼睛看著他,羞澀地問道:"好不好看?" 顧亦軒整個人都愣住了. 何止是好看,簡直是美呆了. 潔白的長裙,把她的曲線完美地勾勒出來,純白的顏色,更加襯托出她白皙的肌膚.她羞澀地笑,笑容仿佛中剛剛含羞怒放的茉莉花,純潔美麗,巧可愛. 一縷黑色的發絲飄蕩在耳後,窗外的陽光照射在她的身上,讓那縷發絲看起來輕盈飄逸.她巧可愛的耳朵,在陽光的照射下,有些半透明,還有一層薄薄的紅暈.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尖細漂亮的下巴幾乎快要碰到她精致完美的鎖骨. 顧亦軒仿佛著了魔一樣,呆呆地看著她,忘記了反應. 見過無數美女的他,從該沒有見過,像她一樣纖塵不染的女人.如果,這個世界上有仙女的存在,他像,大概就是她這個樣子的吧. 等了許久都等不到他的反應,莫然咬了咬唇,有些微惱.她抬頭,正想發作,男人低聲喃喃道:"好看,很漂亮." 莫然眼睛一亮,"真的嗎?我就知道,這條裙子很好看.我也很喜歡,真的是太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