較上勁了
她指著莫然,大聲質問顧亦軒道:"她跟我一樣,都是出來賣的女人,你為什麼不趕她走!"

顧亦軒側頭,冷冷看著她.明雪的心虛一下,鼓起勇氣挺胸為自己爭論.

"難道不是嗎?我承認,我跟你在一起,的確是想借助你的權力進入決賽,可是我也是真心的喜歡你.她跟你在一起不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嗎?不然,她怎麼會在初賽里成為第一名?要是沒有你幫忙,我敢肯定,她連初賽都進不了.她的實力,不定根本就不如我.為什麼你甯願幫助她得到第一名,也不願意幫助我呢?"

莫然本想不管他們之間的事情的,但火已將燒到了她的身上,她不想在意都不行了.

聽了明雪的話,她很是氣憤.

走下樓,她冷冷看著明雪道:"請你不要質疑我的實力,我取得第一名全是靠我自己的本事,跟任何人都沒有關系.你以為我會像你一樣,出賣自己達到目的嗎?我告訴你,我根本就不屑!舞蹈是我的夢想,我不允許別人玷,汙它,更不允許自己玷,汙它!如果你不服,決賽的時候我們大可一較高下,你的實力要是真比我高,我會甘拜下,輸得心服口服."

明雪冷笑,"你現在得倒好聽,我根本就被取消了進入決賽的資格,到時候怎麼跟你比?"

她也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顧亦軒不但突然取消她參賽的資格,還要趕她走.隱約里,她覺得這事跟莫然有關,所以很想針對她.

莫然看向顧亦軒,他開後門讓人家進入決賽,又將人家踢出去,這究竟是什麼意思?

這個男人,他做事怎麼看著都有些莫名其妙.

顧亦軒略微沉吟,勾唇笑道:"你們兩個好像較上勁了.要是我不讓你們比一比的話,不定一方會不服,另外一方無法洗刷冤情.不如這樣吧,明雪你可以繼續參加決賽,在決賽之前我不趕你走.不過,你們誰要是輸了,就得馬上給我離開,並向另一方賠禮道歉,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