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亦軒幫她刷牙洗臉1
"那好,我告訴你吧,從今以後,這里就歸我用.你把你的東西都收拾出去."

莫然有些吃驚地看向她,"你什麼意思?難道我沒有告訴你嗎?這里是我在用."

"我知道."明雪無所謂地聳聳肩,"不過,以後歸我用了.我需要在這里練舞,參加'盛世舞裝’.耽擱了我的比賽,你負的了責嗎?"

"盛世舞裝?你?"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她好像沒有進入總決賽吧.

"沒錯,就是我."明雪炫耀地跳一下眉,"我進入了總決賽,現在需要抓緊時間練習."

莫然忽然有些明白了,肯定是顧亦軒幫她進入的總決賽.想起當時初賽時,顧亦軒對她的為難,她就感到有些生氣.

"明姐,請你出去,這里是我的舞蹈室.除非顧亦軒親口你可以在這里練,否則我不會讓給你."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對她生氣,或許是不喜歡她,或許是她對她的態度不好的原因.

明雪憤怒地瞪眼,"難道你沒有聽見我的話嗎?我要參加'盛世舞裝’的決賽,我跳的舞,不是你這種業余可以比的!耽擱了我的比賽,你負不起這個責!"

莫然冷笑,"不好意思,我也要參加'盛世舞裝’,同樣,耽擱了我的比賽,你也負不起責.還有,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好像沒有進入決賽吧."

明雪愣住,她沒有想到莫然會知道這些事情.

"你是誰?"她問.

"莫然."

"莫然?"她回味了一下,瞬間恍然,不就是初賽得了第一名的那個女人嗎?竟然是她!

她的表情瞬間變得很複雜,有些古怪,"囂張什麼,你得第一名,還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呢?"

莫然臉色微冷,很想告訴她,她得第一名,完全靠的是自己的實力.不過越是辯解,就越是顯得蒼白無力.

兩軍交戰,莫然勝.明雪只好收拾自己的東西離開舞蹈室,只是很是不甘不願.

等她走後,莫然望著舞蹈室,有些心驚自己竟然會和她爭東西,爭的還是顧亦軒給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