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被燙傷了4
明雪怒氣沖沖地走到她的面前,揚起手掌就要給她一巴掌. 莫然及時握住她的手,將她的手甩開,明雪微愣,手再次揮來.這一次,她的手揮空了,身子一個踉蹌,碰到了桌子,桌邊上放了一個湯碗,里面盛著滾燙的排骨冬瓜湯. 眼看湯碗就要翻倒,莫然的手比大腦反應還要快,"心!" 她伸手想扶住湯碗,可惜還是遲了,里面的湯灑出來,全部潑在她的手上. "啊!"她急忙將手縮回來,疼得直吸氣. 阿婆聞言趕過來,見此,也很緊張,"莫姐,你怎麼樣了?" 看她的雙手都被燙紅了,她拉著她趕緊往廚房走,"快,用涼水沖一沖." 明雪也被這一變故嚇得愣住,見自己沒事,她松了一口氣,看著廚房,她不屑地撇撇嘴,"活該!" 幸好燙傷不是很嚴重,只是有些紅腫,並沒有掉皮.阿婆給她擦了藥,感覺好多了. "莫姐,我看還是去醫院看看吧." "不用了,沒什麼大礙."莫然搖頭,這點傷她還是能承受的. 阿婆輕輕歎一口氣,"沒想到顧先生帶了其他女人回來,莫姐,我剛剛都看見了,要不是她,你也不會受傷." "阿婆,這不關她的事,是我自己伸手過去的."是她自己多事,才會變成這樣. 阿婆不好再什麼,只是囑咐她這兩天雙手不要沾水. 謝過阿婆後,莫然上樓准備回自己的房間,卻聽見盡頭的舞蹈室里,有音樂傳出來. 她疑惑地走過去,看見明雪穿著寬松的舞蹈服,正在跳勁舞. 明雪搬到別墅里,可以霸占任何一樣東西,就是不能霸占這間舞蹈室,她需要在這里練舞,好參加決賽. 將門推開,她冷冷看著她,不話.明雪停下動作,一點都沒有在意到她不悅的情緒. "你來得正好,我問你,這里平時都是你在練舞?"她問她. 因為舞蹈室里放有錄音機,礦泉水瓶子,還有毛巾,舞蹈服等. 莫然點頭,"沒錯,這里是我在用."所以,你識趣一點,趕緊出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