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像一頭發怒的野獸3
"你吐吧,再惡心我也不會停下來!" "嘔——"莫然又是一陣干嘔,眼淚都嘔出來了,但又什麼都吐不出來. 顧亦軒的動作突然停住,盯著她,冰冷道:"你倒是提醒了我,以後得做避孕措施才行.我可不能讓你懷孕,你還沒有資格懷上我的孩子!" 她才不稀罕! "嘔——"這一次,她吐出了一些膽汁,心里感覺好受多了. 她沒有懷孕,只是被他這樣對待,感到很不舒服.就算他忘記了做避孕措施,她也不會忘記. 她很想這樣告訴他,可是她沒有力氣開口話,只能不停的干嘔. 顧亦軒看得一點興趣都沒了,從她身上起來,厭惡地上了樓. 莫然松了一口氣,渾身酸軟地躺在地上,想撐起身子,試了好幾次才成功.她沒有哭,眼淚什麼作用都不起,只會讓她更加懦弱. 拉好身上的裙子,她艱難地挪到包包的地方,從包包里翻出一個藥瓶.一瓶避孕藥,她一直隨身攜帶. 從藥瓶里倒出一顆藥丸,她的手一抖,藥掉在了地上.伸手去撿,抓不住,手抖得太厲害. 好不容易抓住了,正准備放進嘴里,看到顧亦軒從樓上下來.他的手上拿著同樣的藥瓶,一雙陰沉的眼睛死死盯著她手上的避孕藥. 一時間,她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男人一步步走下來,每一步,仿佛都帶著強大的怒氣.他的臉色很黑,黑得嚇人. 蹲下身子,他和莫然平視,漆黑的眼睛像深潭一樣,望不到底. "原來,不用我吩咐,你就已經做好了避孕措施.莫然,我果然是瞧了你……" "我自己做避孕措施不好嗎?省得你費心." "是啊,你倒是省了我的心."顧亦軒咬牙切齒,他緊緊握著手中的藥瓶,因為用力過猛,瓶塞嘭的一聲被擠了出去. 無數白色藥丸灑落出來,看著很刺眼. "吃啊,我要看著你吃."他陰測測地道. 莫然拿不定他是什麼意思,有些猶豫. "吃啊!"他大吼一聲,嚇了她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