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像一頭發怒的野獸2
原來是這樣的……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不瞞你,我的確和唐宋在一起.我們……"只是吃了一個飯.

她的話被他打斷,"很好!莫然,你竟敢背叛我,看來是我對你的警告還不夠!"

"我哪有……啊!"她痛呼一聲,這個該死的男人竟然一口咬在她的脖子上.

"好痛……"她痛得緊皺眉頭.

"痛嗎?"顧亦軒抬起頭,嘴角帶著一絲鮮血,妖嬈魅惑."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痛,看你以後還敢不敢違抗我!"

身體被他猛地一推,往後倒下去,後背撞在台階上,疼得她臉色發白.

全身每一根神經都緊緊繃起,她連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好痛,真的好痛!鑽心刺骨,感覺骨頭都要裂開了.

全然不顧她的表情,顧亦軒一手按著她的身子,另外一只手撕扯她的衣服.他像一頭發怒的野獸,狂躁,不安,暴動,野蠻!

"不要!"莫然痛哭出來,可他什麼都聽不進去.

他壓著她,狠狠吻在她的脖子上,根本就不願意碰她的嘴唇,他感覺那里很髒,他不想碰.

吻不像是吻,倒像是在咬.每一下,都撕扯她的肌膚,她感覺自己就像野獸嘴里的食物.

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事情的莫然,十分恐慌,她好害怕,可是不管她怎麼掙紮,都無濟于事,只會換來他更加粗魯的對待.

身體被緊緊壓在台階上,折成一種不可能的角度,饒是練舞的她,都吃不消.

難道就要這樣死掉嗎?

莫然絕望地握緊雙手,痛苦地閉上眼睛.沒有淚水,她連哭都忘記了.

頭被撞得一陣陣發黑,眼前金星亂竄,除了痛,就是難受,除了難受,還是痛.

什麼時候才結束……

胃里一陣惡心,她的臉色更加蒼白.身上的顧亦軒沒有發覺她的不對,他只知道盡情的發泄,一點都不在乎她的感受.

"嘔——"莫然實在是忍不住了,推開他的胸膛,一陣干嘔.

"呵,我的觸碰讓你感到惡心了?"男人嗜血的冷笑,眼神更加瘋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