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會上為姐姐報仇4
"不怕你笑話,長這麼大,我還是第一次動心.請你原諒我的唐突,我只是情不自禁,控制不住自己……"

莫然聽得心里一陣惡心,表面還裝著很不好意思,"先生,其實,其實我也是."

她的聲音很,可足夠男人聽清楚.

"真的嗎?!"楊濤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姐,我……我愛你!"

一把抱住莫然,男人就要吻過來,被她用手擋住.

"不可以."

"為什麼?"

"一會被人看見了怎麼辦?"

"不會的,這里不會有人上來.而且,我已經把門關上了."狐狸的尾巴頓時露了出來.

莫然在心里冷笑,她紅著臉,苦苦掙紮一番,勉為其難道:"好吧,你先把衣服脫了."

"那你呢?"男人色,迷迷地反問.

"人家害羞,你先脫."

"好!"楊濤三兩下就脫掉西裝和襯衣,開始脫褲子.當他只剩一條內褲時,莫然伸手阻止.

"就這樣就行了."

"要脫就全脫了,一會你也全脫."

"不用了,這樣就夠了."莫然站起身子,臉色陰沉,楊濤還沒有發現她的異樣.

"你確定真的這樣就夠了?"

"當然!"話音一落,她抓住男人的手腕,借用巧勁將他翻倒在地.

"哎喲!"男人哀吼一聲.

"臭男人,去死吧!"提起穿著高跟鞋的腳,莫然用堅硬的鞋尖,使勁在他身上又踹又踩.LV的包包,鋪天蓋地地砸在他的臉上,身上.

一想起莫嫣被人毆打的場景,她的怒氣就越來越旺,都是這個男人害的,都是他的錯!

憑什麼莫嫣受了那麼大的委屈,他一點事都沒有,憑什麼!

"住手!別打了,住手!"男人不是她的對手,只有在地上抱頭亂竄.

"這是你情我願的事情,你不願意就算了,用不著打人啊!"

莫然不理會他的話,她打他,不需要明理由.

房間里男人的哀吼聲夾雜著乒乒乓乓的破碎聲,聽起來心驚動魄.莫然一個沒有注意,被他推倒在牆上,男人顧不得沒穿衣服,打開門急忙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