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于妥協3
她又漏嘴了. "你得了他什麼好處?"莫然追問. "能有什麼好處,就是這套房子啊."她聲嘀咕. "什麼!"莫然站起身子,"這房子給你了?" 莫嫣不耐煩地點頭,"是啊,你是不是不同意?你就我一個姐姐,顧亦軒那麼有錢,你們給我一套房子只是在牛身上拔一根毛而已.你有什麼好心痛的." "我不是心痛……算了,不這個了."莫然感到心煩意亂,姐姐愛財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跟她她也不會明白. 不是自己的,用著都不安心. 在莫嫣這呆了一會,莫然就被顧亦軒打電話催下去,莫嫣直顧亦軒氣,才呆一會就等不及了.話里話外,酸溜溜的,要不是看在莫然是自己妹妹的份上,她估計會出更難聽的話. 在回去的路上,莫然看著窗外閃爍的霓虹燈,眼神迷茫.真的就要這樣放任下去嗎? 這個世界上,真的沒有真正的愛情存在嗎? 她的人生,注定要有這個汙點,不能再擁有幸福嗎? 車子一停下來,一雙有力的大手扳過她的身子,唇被人狠狠吻住. 莫然透不過氣,掙紮了幾下,卻換來更加禁錮的擁抱. 顧亦軒像瘋了一樣,使勁吻她,還咬破了她的嘴皮.一陣啃咬過後,他放開她,冰冷道:"莫然,收起你那些彎彎曲曲的腸子,不然我對你不客氣!" "下車!"他將她拉出去,蠻橫地拉著她進屋,上樓. 莫然跌跌撞撞地跟上,進了臥室,被他甩在床上,他的身子隨之壓下來. 跟第一次不一樣,這一次的顧亦軒少了幾分溫柔,多了幾分粗魯,不停地在她身上索取,疼得她緊皺眉頭. 一陣狂暴雨過後,她趴在床上,連睜開眼皮的力氣都沒有,第二天一整天都沒有下床. 距離'盛世舞裝’的總決賽沒剩多少時間了.在半山花園的別墅里,莫然每天都抓緊練習.她的話不多,一整天呆在舞蹈室,安靜得讓人會忽視她的存在…… 感謝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