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亦軒,你放我出去!4
"不過我知道,如果你想出去,是一定要有力氣的.東西吃不吃,全在你自己."

莫然只好將夜宵吃掉.

阿婆端著餐具下樓,恭敬地對坐在沙發上的顧亦軒道:"顧先生,她吃了."

男人點點頭,揮手示意她退下.

接下來幾天,莫然都乖乖吃東西,可她仍舊沒有出去的機會.她的毅力和精神都疲憊了,也不想再反抗.

現在她只希望顧亦軒能出現,他要什麼她都答應他,只要能放她出去.這種暗無天日的感覺,真的好糟糕.

日盼夜盼,顧亦軒終于出現了.門被打開,外面的新鮮空氣湧進來,莫然近乎貪婪地呼吸.

看著顧亦軒神清氣爽地出現在自己面前,她就恨得牙牙癢.她這幾天,邋遢得都不成樣子.

"吧,你要怎樣才能放我出去."她開口就問.

她知道,這個男人囚禁她,是有目的的.

顧亦軒坐在沙發上,翹著腿,嘴角保持一絲笑意,並不回答她的話.

他看著她,等著她開價.

莫然咬牙,"好,我答應你,做你的女人.不過期限三個月,再多都不行!"

他還是看著她,不話.

"我都這樣了,你還想怎麼樣!顧亦軒,我告訴你,你別欺人太甚!你囚禁我,是犯法的事情,我要是去告你,你就完蛋了!"她惡狠狠地威脅他.在對手面前,千萬不能輸了氣勢,否則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男人終于笑了出來,"那你去告啊."

"你別以為我不敢!"她的確存了這個心.

"電話給你,對了,你要不要先給你姐姐打個電話?"他拿出她的手機.

莫然趕緊接過來,給莫嫣打了一個電話,"姐,你怎麼樣了?"她以為,顧亦軒對莫嫣做了什麼.

那頭的莫嫣好像玩得很開心,"然然啊,你怎麼想著給我打電話?我還以為,你和軒少玩得太開心,忘了我這個姐姐了."

"姐,你在做什麼?"

"當然是在打麻將了.我跟你,我已經出院了,軒少給我安排了一個環境很好的房子,還找了一個保姆照顧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