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再出賣自己4
工作人員的態度很堅決,沒有資格證,就不能參加比賽. "我報過名的,資格證真的被搶了.求求你們通融一下好不好?"莫然此刻的心理,就像一個參加高考的學生,掉了准考證一樣. "不行,這是規定!" 霎時間,她絕望得想哭.學校期盼她拿回榮譽,姐姐等著看她進入決賽,她准備了很久的舞蹈期望派上用場,這麼多的期待,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她無力地走出大樓,聽見一個熟悉的稱呼. "軒少!"站在門口迎接來賓的招待員,恭敬地向一個走來的男人行禮. 莫然的心忽地開始跳動,她猛地抬頭,對上男人漂亮漆黑的眼睛. 好長時間沒有看見他,他給人的感覺仍舊是氣場強大,第一眼就讓人心有余悸. 他也看見了她,只是淡淡瞥一眼,好像不認識她一樣.莫然張了張嘴,心里叫囂著要些什麼,可一個聲音都發不出來. 男人朝著她的方向走來,本以為會無視她,從她身邊擦過.誰知他突然停了下來,"你怎麼在這里?" 他沒有看她,只是隨意一問,卻給了莫然莫大的希望. "我是來參加比賽的."她急切地道.完,心里才明白,原來她期盼通過他的關系,能夠去參加比賽. 顧亦軒的眼神終于看向她,"哦,是嗎?"他點頭,沒有繼續往下問的意思. 莫然握緊雙手,嘴巴再次比大腦反應快,"可是我的參賽資格證沒了,被取消了參賽資格." 男人的視線再次落在她的身上,多了一點複雜之色,他看著她,似是在思考她的話是什麼意思. 被他看得心虛,莫然垂下眼眸,在心里狠狠的鄙視了自己一番.不是看不起他們這種人嗎?為什麼還想借助人家的關系參加比賽? 莫然,原來你也是一個為了達到目的,不惜利用一切的女人. 眼里有了一絲黯淡,她決定就這麼算了,不參加就不參加了吧. 正要開口再見,顧亦軒比她先一步開口,"我可以讓你繼續參加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