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故不斷1
莫然睜大眼睛,氣得臉色漲紅,她也隱約猜到了他是這個意思.只是親耳聽到,還是趕到很羞憤.

"不好意思,對于做你的情人,我沒興趣!相信想上你床的女人多得很,你去找別人吧!"她一巴掌揮開他的手.

顧亦軒頓時如矯健的獵豹,迅猛壓過來,鉗制住她的身體,他伏在她的身上,氣息冷冽.

"你以為,我顧亦軒是那麼好打發的?好惹的?莫然,我警告你,別耍我.否則後果很嚴重!"

"我沒有耍你……"

"哦,那你為什麼要反悔?"他逼問.

莫然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難道,她不想跟不愛自己自己也不愛的男人上,床嗎?

"回答我!"

她難堪地撇過頭,咬唇道:"算是我對不起你,好嗎?"

她不是一個會食言的人,可她真的無法克服心理障礙,跟他上,床.仿佛那是一道懸崖,有人在逼著她跳,她一點都不想跳.

"對不起?對不起值幾個錢!莫然,你好樣的,還從來沒人敢跟我對著干.很好,記住你今天的話,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他放開她的身子,並沒有讓她下車,直接踩下油門離去.

"你要帶我去哪?"

顧亦軒沒有回答她,他臉色陰沉地盯著前方,不斷加速,再加速.

車子一路闖過紅燈,行駛了很久,來到荒蕪的郊外.

突然一個急刹車,莫然沒有抓穩,頭撞在前面的防玻璃上.車門被打開,顧亦軒毫無表情地下命令,"給我滾下去!"

莫然二話不地出去,車門又給關上,然後跑車一個漂亮轉彎,開走了.

就這樣開走了,將她一個人丟在無人的郊外?

莫然驚訝地睜大眼睛,很難消化這個事實,他,將她一個女人丟在這里,走了?

好吧,這個男人的思維構造的確不同,或許他這是在懲罰她.

沒關系,只要不跟他上,床,這點懲罰她接受.

可是,她要怎麼回去啊,出租沒有,公交沒有,連個鬼影子都沒有.一提到鬼,莫然就毛骨悚然.

周圍烏漆麻黑的,該不會真的有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