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想得到你4
然後又去自己的房間,卻發現顧亦軒已經站在她的臥室里了.

他拿著她放在床頭的相框,隨意看了看.那是一張她和莫嫣,還有爸爸媽媽一起照的照片.所有的全家照,就只剩那一張了.

"這是時候的你?"男人指著里面一個梳著兩個羊角辮,緊緊靠著另外一個高一點的女孩,笑得很燦爛的女孩問道.

"嗯,旁邊那個是我姐."

顧亦軒當然知道那是莫嫣,照片里的莫嫣看著很高傲,嘴角的笑意都帶著頤指氣使,跟當年的樣子一模一樣.

他看著有些厭煩,將相框重新放回去.開始打量這個不到十幾平米的臥室.

"看那照片,你們家以前好像過得不錯.現在怎麼住這種房子?"

莫然的手頓住,"這房子沒有什麼不好的,我住著很舒服."

"你的爸爸媽媽呢?"

莫然的手再次頓住,"去世了."

"哦."男人點頭,聲音里一點都沒有出現因為問錯話而該有的抱歉.仿佛他和莫然談論的,只是今天的天氣.

重新回到醫院,莫然下車時,他拉著她交代道:"晚上的時候我來接你."

莫然有些莫名.等他的車子走了,才猛地反應過來,昨天她貌似答應了他什麼要求……

一瞬間,她渾身的血液都冰涼了.昨晚答應做他的女人,只是被迫的,根本就不是她的自願.

不知道可不可以反悔?

莫嫣醒了後,情緒很不好,一直哭,問她什麼都她都不回答.莫然沒法,只好不停的安慰她.

她很想知道,莫嫣為什麼得罪了那些人.但莫嫣一點都不想提起此事.

出了這件事,莫嫣不能再去'夜魅’上班了,這讓莫嫣又哭了好久.莫然卻認為不去那上班是好事,要不是在那里上班,她也不會被打成這個樣子.

"姐,我看我們還是報警吧."莫然越想越覺得咽不下這口氣,"他們把你打成了這個樣子,我不甘心."

莫嫣一聽,趕緊搖頭,"不要!我們對付不了他們的,報警,只會讓他們繼續對付我.然然,千萬不要報警,姐求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