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9章 終于離去(2)
"你真的要走?"

見卞玉澤沒有出聲,張妍又急急的問了一句.

梳理好的絲發由于慌亂而顯得凌亂,幾縷發絲散落在耳邊,額際,本來精致的面容也有些混亂.哀怨的眼睛盯著卞玉澤,說不出來的怨恨和傷痛.

她不敢相信,自己等了這麼久才等來的富貴繁榮,玉澤竟然這麼輕易的就放手了,如果沒有了玉澤,這麼多錢,她要來又有何用,那些光鮮,又有何用?

"你回去吧!"

卞玉澤淡淡的說道,隨著人形隊伍向前挪動著.冷漠的眸子沒有半點的變化.

"你為了那個女人,連我都不要了?"

張妍控訴道,嘴唇蒼白,不住的顫抖著,心卻是提到了嗓子眼.

"你什麼都有了,還要我做什麼呢?"

卞玉澤忍不住譏誚到,其實自己也並不是一去不回,可是想著張妍對權力金錢的執著讓他陌生,心里不禁有氣,那個慈祥的母親那里去了呢.

"你……"

張妍啞然,含淚的雙眼憤恨的看著卞玉澤,干枯的手指握的緊緊的,渾身都氣的抖動起來.

"我不會讓那個女人進門的."

"放心,如果小溪還要我的話,我們有自己的家."

卞玉澤冷笑道,心中僅剩的那點溫情也消失殆盡.毫不停留的將手中的票遞了出去.

"玉,澤."

眼見著卞玉澤就要進去了,張妍失聲叫了出來,不複先前的冷漠和刻薄.

卞玉澤回頭,看到張妍一臉的淚眼婆娑,巴巴的看著自己,心里突然也有些不好受.

"你回去吧,我會回來的."

卞玉澤揮揮手,隨即轉身就向前走去,再也沒有回頭.

"玉,澤……"

張妍看著卞玉澤的身影消失在視線里,絕望的低聲喊出來,身體也順著欄杆向下滑去.

"夫人,夫人……"

隨行的保鏢立刻驚呼出來,紛紛圍著張妍,張妍猛地驚醒,撐在傭人身上,扒開人影,向檢票口看去,眼袋沉沉的雙眼布滿了白色的斯曼,著急的搜索者,可是哪里還有人影,頓時絕望的靠在傭人的身上,她的兒子,懷胎十月的兒子,終于是離開她了,縱使人會回來,可是心,確實永遠也回不來了……

冷了幾日,天氣終于放晴了,山上偶爾會有幾片黃葉落下來,在空中打著旋兒,盤旋而下,稀薄的陽光從淡疏的樹葉中投下來,撒在地上,稀稀朗朗.雖沒有夏日的溫度,可是在這冷清的秋里,倒是增添了幾分暖意.

小溪將快樂抱出來,置在簡易的搖籃里,快樂依舊在沉睡,可是才幾個月的功夫,原本皺皺巴巴的小毛頭,已經十分的可愛了,稚嫩而飽滿的雙頰隨著均勻的呼吸一起一伏,甯靜而安詳.

聽到後面的腳步聲,小溪以為是夏俊彥又回來了,至那日提到離開的事情,三人都默契的不再提離去的事情,不過,隨著快樂的成長,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上去,快樂成了三人每日的工作中心,這樣下去,倒也平淡,只是小溪心里還是不安.他們不該這樣為了她而放棄自己的生活.

"俊彥,你又拉下東西了?"

小溪撥弄著快樂身上的小被褥,並沒有回頭.

俊彥?卞玉澤一怔,激動的心立刻被強按了下去.為什麼夏俊彥也在這里,揚風並沒有說啊,不過,卞玉澤的眼神馬上就被小溪面前的搖籃吸引了,那起伏有序的搖籃時不時蕩起胖乎乎的笑臉,卞玉澤的心霎那間跌倒了湖底,冰冷冰冷,難道小溪和卞夏俊彥已經?不,不,不可能……

"難道是勤勤回來啦?恩……"

見來人許久沒有做聲,小溪以為自己猜錯了,笑著轉過頭來.

在看到卞玉澤的那一瞬間,笑容立刻僵在臉上,取而代之的是愕然,還有心,猛地像是被針刺了一下,疼……

"是,是你……"

艱難的吞咽了一口唾液,小溪遲疑的說道.

看著小溪澄澈的眼眸,卞玉澤仿佛有種落荒而逃的感覺,小溪胖了,白了,可能是生了孩子的緣故,可是那眼底的溫柔與寬恕,卻是沒有絲毫的改變,甚至還平添了一份平靜.

"恩!"

在小溪的注視下,卞玉澤無處可逃,只好上前一步,心里也不知道自己此行是否正確了.來時的勇氣在見到小溪的時候紛紛土崩瓦解.

玉澤瘦了,憔悴了,小溪留戀的看著卞玉澤,布滿血絲的眼睛,重重的黑眼圈,凹進去的臉頰,顯得下頜更見的尖,眼神緩緩的掃過卞玉澤有些凌亂的頭發,上面甚至還沾著破碎的枯葉,風仆沉沉,想必是一得到消息就急急的趕來了吧!

"你,你還好嗎?"

看著小溪甯靜的眸子掃視著自己,感覺自己就像在聖母腳下,等待著聖潔的光輝洗盡自己的罪惡一般,玉澤屏住呼吸,半響才說了這麼一句話.

"還好,你呢?"

小溪點點頭,一股熱流湧向眼眶處,連忙低下頭,裝作不經意的拭干.

"對,不……"

"哇……"

卞玉澤正欲說聲"對不起",小溪後面的快樂卻突然大聲啼哭起來,許是沒有了母親的味道,睡眠也顯得不是很踏實了吧.

小溪連忙轉過去,勾著腰,輕輕的搖著搖籃.

"乖,不哭,媽咪在……不哭……哦……"

低沉的聲音,仿佛是來自天籟一般,令人稍不注意就沉醉在那繾綣溫柔的呢喃中.卞玉澤繞過小溪,正對著快樂,心里竟然有些嫉妒搖籃中的嬰孩,倘若是自己也能被小溪如此的呵護,該有多好.

自己曾經不就有這樣的幸福嗎?卻被自己一手生生的掐斷了.

感覺到快樂身上重重的陰影,小溪這才記起身邊的卞玉澤,不好意思的抬頭,沖著卞玉澤傻傻的笑笑.

卞玉澤一愣,仿佛五年前的小溪又站在面前,那樣純真的笑容,原來小溪一直都沒有變,只是變得太快的是自己啊.

"怎麼啦?"冷少的贖心情人 最新章節第99章 終于離去(2)網址:/1/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