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7章 自食惡果
卞玉澤按住頭,怒吼著,身上的欲火確是蹭蹭的往上湧.

"想不到你白小荷這麼肮髒,這麼下三濫的手法都用的出."

卞玉澤強按住衣服,惡狠狠的挖苦道.渾身像燃燒了烈火似的,骨頭卻又奇癢無比.

白小荷正要惡言相向,看到卞玉澤痛苦的神情,反而悠閑起來,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敞開外面的衣服,扭動著腰肢走過來.

"怎麼……忍不住了吧!男人還不是一樣的,看看,我這件衣服好看麼!"

白小荷風情萬種,故意退下外衫扭捏坐態,搔首弄姿.

啊?小溪?卞玉澤一怔晃神,那不是小溪最愛穿的淡青色格子衫,不,白小荷的面孔一會兒模糊一會兒清晰的在眼前晃動,一會兒又變成了白小荷獰笑的的面孔,不,這到底是誰?

"哈哈……你以為我真的會獻身給你?"

白小荷狂笑著,猛地拉起衣服,眼神霍的陰狠起來.

"我只是故意穿成這樣的,不然你怎麼放松警惕,一口一口的喝啊!"

白小荷陰森的笑道,滿臉的是得意.

"你要是想要,我也不會拒絕的,你何必這麼賤!"

卞玉澤故作激怒她道,心里確實懊惱自己的疏忽大意,連白小荷這麼反常的舉動都沒有注意.

"反正你白小荷這兒淫賤,我也不會客氣的."

俊美的臉龐靠上去,領口的扣子已經被扯掉,露出泛著光澤的皮膚,邪肆的眼眸不屑的盯著白小荷,白小荷一下子有些口干舌燥的感覺,不自覺的吞咽,一抬眼,就看到卞玉澤眼中諷刺的冷笑來.

"哼……你想得美,我會要你嗎?"

白小荷似乎被說中心事一般的惱羞成怒,一手捏起卞玉澤的下班,咬牙切齒的說道.

說著,掏出手機,狠狠的暗了下去,一會兒,門口既傳來低低的叩門聲.

"你……"

卞玉澤臉色一變,看來白小荷是早有准備了.

"放心,等會兒,你會很舒服的."

白小荷淫笑著,穿好衣服,故意扭動著腰肢打開房門,濃妝豔抹的關娜娜正不耐的站在門口.

"好了沒有?"

關娜娜轉動著眼珠子,不耐煩的打量著房內的設施,說著,踩著高跟鞋一扭一扭的走進來.

"不愧是有錢人,住的這麼舒服?"

關娜娜既羨慕又憤恨的說道,在房里四處轉悠了一圈,說著,扭過頭來,盯著靜坐在沙發上陰沉著臉的卞玉澤.

"你來做什麼?"

卞玉澤微微喘著氣,沉聲說道,看著白小荷忙著擺弄攝像頭,心里大致已經知道白小荷要做什麼了.

"你說我來做什麼,當然是給你解藥啊."

關娜娜輕佻的說道,說著,甩手便脫掉了外衣,甩掉了鞋子.

"是啊,卞總,你難道不想嗎?"

白小荷調好鏡頭,不懷好意的笑著.

"算是便宜你了,你可要好好做."

白小荷側過頭來,對著關娜娜恨恨的說道,語氣中頗有些嫉妒和惋惜,又有著深深的鄙夷.

"哼……這個便宜,你也可以親自來."

關娜娜冷笑一聲,邊說著邊脫掉衣服.

"你們給我滾."

卞玉澤搖搖欲墜的站起來,一腳踹在關娜娜身上.

關娜娜正要發怒,白小荷卻猛的沖過來,從卞玉澤手里奪過一個東西,關娜娜一看,竟然是手機.

"怎麼,想報警嗎?"

白小荷得意的揚起手中手機,"啪……"的抽出手機的電池,將手機隨手扔在地上.卞玉澤氣的臉色鐵青,渾身更加燥熱,無意識的就撕掉了身上的衣服.

"看來有人還真是又便宜不會占哪!"

關娜娜一臉的諷刺.

"放心,我也不過是收錢辦事,誰叫你卞總做事一向是不留後路呢?"

一接觸到關娜娜的身體,卞玉澤立刻覺得一股清涼湧入到體內,身體不由自主的靠了上去.不……

"滾……"

卞玉澤猛的推開關娜娜,撕開身上僅有的衣服,撲倒在桌子上直喘氣.

看著卞玉澤健壯的體魄完全暴露在眼底,如墨的發絲凌亂的甩在臉上,混著汗水服帖著,白小荷不由得看的有些呆了.

"你也來一次吧,反正他今天是逃不出去了."

關娜娜冷笑的,後退一步,讓開路給白小荷.

"哼……我才不要."

白小荷漲紅了臉,甩頭看向另外一邊,眼睛卻不由自主的向這邊看過來.

"就不要裝了,只有我跟你在,你跟他以前在辦公室……哼……有誰比我清楚呢?"

看不到白小荷一副烈女貞德的模樣,關娜娜輕蔑的諷刺道.

"你……"

被說中要害,白小荷氣的不知道說什麼?卞玉澤卻猛地撲了過來,倆手緊緊的鉗住了白小荷的身體.

"你干什麼?"

白小荷一驚,下一刻,已經是動彈不得了.

"做你想做的事情!"

關娜娜撿起一件衣服披在身上,冷笑著看著面前的一切,偷偷的打開藏在胸衣上的微型攝像頭.

窗外,夜已深沉,窗簾縫里似乎可以見到天空泛白了.卞玉澤扭頭看去,關娜娜倆人歡愛時悄然離開.在看看白小荷,像一頭死豬一樣癱軟在床上,披頭散發,臉上都是汗漬,頭發零落的貼在汗漬上面,喘著粗氣,臉色殷紅,胸脯劇烈的起伏著.

哼,真是自食惡果,卞玉澤一腳踹過去,白小荷慘叫一聲,滾到另外一邊,卞玉澤揚手打掉床頭的攝像頭,撿起地上的手機.

"喂……揚風,你來我這里,幫我處理一下白小荷."

"什麼?"睡得迷迷糊糊的揚風一下子瞌睡全無.一屁股坐了起來.

"是我,玉澤,你過來."

卞玉澤簡短的說完,"啪……"的一聲掛掉電話.無力的扔在一邊,冷笑著看著白小荷.

"你,你想要干什麼?"

白小荷大驚,臉色慘白,有些恐慌的看著卞玉澤,全身酸痛無比,挪動一下都覺得艱難,白小荷簡直是欲哭無淚.此時見卞玉澤還要喊人來,更是羞憤.冷少的贖心情人 最新章節第97章 自食惡果網址:/1/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