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6章 意外重逢(2)
果然房內一片寂靜,小溪躺在被子里,不知道是存心不理他,還是已經睡著,半響竟然沒有聲音.

"小溪,你真的不願意理我嗎?"

丁傲然坐在床沿上,看看隆起的被子,低聲說道.黑漆漆的房子里,竟然有些清冷.

"唉……"

丁傲然長長的歎氣,側過來,眼帶祈求的看著小溪.

"我知道是我不對,可是,你就不能給我一次機會嗎?"

丁傲然低聲下氣的說道,看著小溪緊緊的捂住頭,滿是心疼.

"就算你生氣,也不能這樣對自己啊!"

見小溪還是沒有半分聲響,丁傲然有些著急了,身子傾下去,祈求的說道.一陣風拂過來,正好吹亂了丁傲然額前的發絲,順帶著一股只有深夜的寒氣.丁傲然一怔,仰頭間,就看到窗外一彎玄月,懸掛在深藍色的黑幕上,冷清而寂寞.

唉!丁傲然低頭,見小溪還沒有動靜,只好伸手捏住被角,正欲提上去,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猛的抬頭,盯著敞開的窗子,一雙黑眸在黑夜里,竟然猶如獵豹一般狠厲寡絕.

小溪!丁傲然一愣,一瞬間,本來上移的手反手向上拉回來,被子底下,果然空空的,只是塞了倆個白色的抱枕.那里還有小溪的身影,俊臉立刻冷下來,丁傲然恨恨的甩掉被子,霍的站起來,快步向窗前走去,嘩……的拉開窗簾,正看到一個身影翻牆而過.

"小溪,小溪,你好狠……"

丁傲然嘴里低聲喃喃道,一邊順著窗戶走過去,目光追逐著小溪的身影.

"嗷……"

丁傲然臉色鐵青,雙拳握的緊緊的,終于忍不住一拳頭垂在窗戶上,震得房子都"嘩嘩……"的響.

"丁總,怎麼啦?"

鍾毅一行趕緊沖進來,兩開燈,就看到床上的一片狼藉,瞬間明白了發生什麼事情,再看看丁傲然,滿臉的頹廢,幾縷殷紅的血跡順著手指縫里流了出來.

"要不要追?丁總!"

鍾毅有些愧疚的說道,該死,竟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上溜走,終于明白為什麼丁傲然要請自己四人來看守一個女流之輩了.

"追,你還能追得到嗎?"

丁傲然抬頭惡狠狠的盯著鍾毅,憤憤然的說道.說完,冷哼一聲,大步跨了出去.留下鍾毅一行黯然低首……

啊呵……終于成功的跑了出來了.小溪回首望望牆內高高的別墅,拍拍手,蠻有成就感.想不到,這麼久沒用過的本事,現在竟然真的有用,其實很簡單,只不過是將硬質的床單套在雨傘架上,做成簡易的降落傘而已,雖然有點危險,可是自己已經選好了找落點,正好窗前又有棵大樹,摔不死的.還好自己晚晚都將窗戶打開,關燈,所以,門外的人都沒有什麼疑心,自己這才順利出逃.

小溪最後看了一眼丁傲然的別墅,似乎聽到自己的房內傳來男人的低吼聲,怔了怔,眉眼間,升起一絲惆悵,瞬間又斂去,既然已經做出了選擇,那就痛快的離去吧!

想著,小溪扭過頭來,向著火車站的方向走去.出來之前已經想好了,既然自己無力阻止什麼,那就離開吧,男人之間的事情就讓他們自己去解決,丁傲然至少不是壞人,如果他要害玉澤,自己也是無力阻撓,反而只會曾添麻煩,不如離開,然後再寫一封信給玉澤,一切就看他的造化了……

T市的夜市並不是十分的熱鬧,加上天氣漸漸寒冷,街上幾乎沒有什麼行人,更不要說的士了,小溪只好沿著街道,一步一步的向火車站走去.

"砰……"

一聲巨響,"哎呀……"小溪慘叫的向後倒去,暈,怎麼這根柱子是活動的,小溪摸著撞了一個紅包的額頭向前面看去,黑暗中,那根主子似乎也向後面搖晃.

"你,你是人是鬼?"

小溪還未開口,"柱子"倒是醉氣薰薰的問罪起來.

原來是一個醉漢,小溪憋起嘴巴,深深吸了口氣,只好自認倒黴,不予計較,這麼晚了,還是少惹麻煩好.

"喂……你,你怎麼這麼不懂禮貌?"

醉漢一把拉住擦身而過的小溪,氣勢洶洶的問道.

小溪差點一個踉蹌的摔倒,一回頭,一股酒氣就沖了上來,似乎還夾著一些淡淡的蘋果香氣.

蘋果酒也罪人,小溪疑惑的想到.揚頭打量過去,立刻嚇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玉澤?看著那張熟悉的臉,小溪頓時清醒了不少,瞪大了眼睛.

"你,你,你是小溪.我的小溪?"

醉醺醺的卞玉澤似乎也發現了異樣,歪著腦袋細細的打量小溪,思維似乎漸漸清晰起來.

"嗝……是小溪,嘿嘿,沒錯,小溪……"

卞玉澤傻笑著看著小溪,倆手緊緊的抓著小溪的胳膊.

"玉澤,你先放開我!"

小溪被卞玉澤盯得有些不自在了,回過神來,掙開卞玉澤的禁錮.

"小溪,你不要走了,不要走好不好?"

卞玉澤突然撲過來,將頭深深的埋在小溪的懷里,似乎害怕小溪的離去,帶著哭腔乞求道,像一個沒有長大的孩子.

"玉澤,你別這樣!"

小溪有些難堪的向後退去,倆手奮力的想要將粘在身上的卞玉澤拉開.

"你不要走好不好,小溪,我不要離開你,我錯了,我錯了……"

卞玉澤緊緊的抱著小溪,哭訴道,仿佛是在夢中癡語一般.

小溪左右試了試,望望四周,夜深人靜,只好作罷.

"好了,玉澤,我不離開,你先放開我,好不好?"

小溪試圖哄著卞玉澤,輕柔的說道.

"真的嗎?"

果然,聞言,卞玉澤立刻在小溪的懷里仰起頭來.漆黑如墨的眸子在黑夜中晶亮晶亮的,可是瞬間又暗淡下去,再次粘在小溪懷里.

"你騙我的,我傷了你的心,你怎麼還會要我呢?"

卞玉澤懊惱的說道,說著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閉上眼睛,享受著只有在夢中的甯靜.冷少的贖心情人 最新章節第86章 意外重逢(2)網址:/1/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