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4章 愛的禁錮
"你回來啦!"

小溪迎了上去,不過並沒有走近,只是坐在床上.

"呵呵……是啊,想老婆撒!"

丁傲然笑嘻嘻的在小溪身邊做下去,低頭側看著小溪,臉上掩飾不住的笑意.

"老婆?"

小溪輕呤,突然覺得好笑,輕輕的揚頭,看著丁傲然晶瑩的眼眸,心底是越發的嘲諷.

"你就是我老婆,怎麼樣,今天做了什麼事情?"

丁傲然甜蜜蜜的摟著小溪,自從和小溪明確關系後,心情就不是一般的好,恰好,那個蠢人卞玉徹又送來卞玉澤的資料,其實這麼重大的商業計劃,就算是不為打擊卞家,自己也是要出手的.

"咦……你的眼睛怎麼紅紅的,是不是哭了?"

丁傲然一把摟過小溪,正對著自己,好奇的問道.

"沒啊?沒,是不是沙子掉到眼睛里了."

小溪敷衍道,說著,還用手揉揉眼睛.

"是嗎?我家里什麼時候還有沙子了,一定是李媽沒有打掃乾淨,下次我說她去."

見小溪不願意說,丁傲然打趣道,戲謔的看著小溪.

"好啦,我給你做了菜,我下去看看好了沒有?"

小溪掙脫出丁傲然的懷抱,快步走出去,一出門,即無精打采的向樓下廚房走去.該怎麼辦?自己該如何打算呢?

看著小溪慌忙躲開的背影,丁傲然剛才還是笑意的眼神一下子就暗沉下來,不明白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可是看著小溪那麼失意的背影,知道以小溪的性子是絕對不會說的,只好旁敲側擊,見機行事了.

吃過飯,小溪托詞就早早的將丁傲然趕出了房間,在房間里,打開床頭小燈,翻開從李媽的垃圾桶里翻到的一張舊報紙,看著報紙上卞玉澤孤寂的背影淒涼的躺在草地上,和月影相伴,心頭不禁一痛,玉澤,玉澤,原來都是真的,記者早就知道了自己在丁家私家小島上,這一切都是有預謀的,自己做了棋子,而要對付的人就是玉澤.不,不行,自己絕對不能讓玉澤受到任何的傷害,決不……

半夜里,別墅里寂靜的可怕,似乎所有的空氣都是靜止凝固的,小溪輕輕的起床,穿戴整齊,則倆手空空的准備離去,看著疊好的床鋪,家具,小溪猛地注意到手上的碧綠手鐲,想到康柔的話,不禁苦笑,原來,一切康柔都是知道的,可是她還是決定犧牲自己,甚至還拿了一只鐲子要拴住她,不過並不怪她,可憐天給下父母心,一切都是天意,重重的歎了口氣,小溪摘下手上的桌子,蒼白的手臂上,還有一道渾圓的凹陷,小溪不禁苦笑,不合適就是不合適,即使勉強帶上,也並不好看,反而成了負擔,這樣想著,心底反而是釋然,渾身都輕松了很多.

輕輕的大開門,別墅里只有暗黃色的燈光,昏暗的,就像是蒙上了一層霧氣一般,小溪躡手躡腳的走下樓,剛拐彎,卻看到大廳沙發上或明或暗的煙火,不禁怔住.

"你,是要走嗎?"

丁傲然心里一陣苦澀,看著小溪,站起來,艱澀的說道,看了小溪晚飯前的反常,丁傲然就有些懷疑,又無意中聽到李媽說小溪向她要這幾天的報紙,心底就有一股無名的擔憂,果然……

"恩!"

被丁傲然捉到,小溪反而更加坦然,清澈的眼睛無畏的看著丁傲然,堅定的點頭.

"為什麼,為什麼,就為了這份報紙嗎?"

丁傲然像一頭發怒的獅子般突然的咆哮起來,說著,從沙發上撿起一份報紙,大步的跨到小溪的身邊,舉起來,錚錚有詞.

"你還是喜歡卞玉澤,你還是忘不了他是不是?"

看著小溪一臉的平靜,丁傲然停下來,冷冷的看著小溪,戲謔道:"還是你又被他感動了,難道你的愛情從來就是那麼反複無常的嗎?"

"跟玉澤無關!"

小溪靜靜了看了丁傲然一眼,從他旁邊繞過去,慢慢的說道.

"無關,你不要跟我說,你半夜起來是散步,我也希望,可是你……"

丁傲然猛的轉過來,跟在小溪後面,恨恨的說道,說著,還三步並作倆步跨上來,一把擄起小溪空無一物的手臂,晃動著說道.

本來他也希望小溪是睡不著出來走走,可是直到視線停下那個空蕩蕩的手臂上,才知道一切多是自欺欺人,多麼可笑.

"我是要走.但是與玉澤無關."

小溪轉過來,盯著丁傲然,清晰的說道.既然已經被戳穿,就不必要掩飾什麼?本來還准備悄無聲息的離去,免去不必要的尷尬.

"為什麼?為什麼?難道是我做的不好."

丁傲然仿佛被電擊一般,臉色煞白,緊緊的盯著小溪,你相信的搖著頭,大吼道.

"我只是找不到繼續留下來的理由."

小溪移開視線,悲傷的說道,自己以為會一輩子跟玉澤在一起,天不如人願,想要敞開心扉接受丁傲然,熟料確實這般結局.

"為什麼,為什麼,我愛你難道不是理由嗎?"

丁傲然大步向前,倆手扣住小溪的雙臂,有些失控的吼道,糾結的五官,痛苦,絕望,祈求混在一起,完全不是丁傲然平時的模樣.

"你愛我,你愛我?"

小溪不禁苦笑.

"都這時候了,你干脆說你更愛利益,你更愛報複.你難道還要隱瞞下去嗎?"

小溪掙脫開丁傲然的禁錮,仰起臉,眼底閃爍著晶瑩的淚珠兒,淒聲問道.說完,扭頭就要離去.

丁傲然怔住,腦海里不斷的變化著,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可是看著小溪就要離去的身影,心里一慌,猛的上前,從後面死死的抱住小溪.

"我不會讓你離開的,永遠不會……"

"你放開."

小溪沒有動,冷冷的說道,掩上淚珠兒在月光下特別的清冷.

"不放!"

丁傲然霸道的說道.更緊的摟住小溪.

"放不放?"

小溪冷聲說道,深深吸一口氣,蓄勢待發.冷少的贖心情人 最新章節第84章 愛的禁錮網址:/1/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