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3章 逃離
電話那邊傳來夏俊彥焦慮驚喜的聲音,仿佛是在和勤勤搶話筒.

"俊彥,是我,是我……"

小溪急急的說道.電話那邊似乎亂了一陣,沒了聲音.接著響起勤勤的聲音.

"小溪姐,你沒事就好,俊彥哥哥要跟你說話……"

"小溪,我是俊彥……"

聽到那個沉穩而溫馨的聲音,小溪的心底似乎流過一陣暖流,全身都舒暢起來,幾日來的委屈擔驚受怕都一下子崩潰了……

"是我,俊彥."

電話里一下子安靜下來,安靜的只聽得到倆人的呼吸聲.良久……

"報紙上說的都是真的嗎?"

電話那邊傳來夏俊彥有些寂寞的聲音.

"什麼?"

小溪一愣,不明白夏俊彥指的是那件事情.

"你失蹤的這段時間都跟丁傲然在一起是嗎?你真的是丁傲然的新女朋友"

呃……小溪瞬間明白過來,一定是那天在機場的時候,被那麼急著拍到瞎寫的,不過自己現在和丁傲然之間又算是什麼呢?男女朋友?還是普通朋友,小溪一下子有些遲疑了,模糊了,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回答.

倒是夏俊彥那邊先出聲了."放心,我明白的,早在報紙上登出你們的身影我就想明白了,我和你終究是有緣無分的,只是,只是還是想聽你真正的說出來……"

電話那邊,夏俊彥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溫暖,卻多了幾分寂寞,幾分無奈.

"其實,其實,那天在機場,也是形勢所逼……"

聽了夏俊彥苦澀的聲音,小溪的心里也難過起來,明知道不能給夏俊彥希望,卻還是遲疑的擠出這麼幾個字來.

"呵呵……那日的我倒是沒看呢,是看的你們在小島上的,你們很配的.小溪,這次抓住幸福,千萬不要再讓他們溜走……"

夏俊彥突然爽朗的笑著,聲音很小,可是依然可以想象到他現在的神情,有時候,一件事情放下了,雖然明白自己是必定是去,卻未必不是好事.

"小島的照片?"

這下輪到小溪疑惑了,據她所指,小島是丁傲然家族的私有財產,不可能有記者進去拍照的啊,而且那里民風淳樸,也不會有誰去挖掘這些新聞.

"是啊,就是你們在小島上散步的一些照片,真的拍的不錯,那里很美吧!"

夏俊彥接著說道.

小溪的臉色一下子慘白,仿佛是意識到了什麼?電話從手中滑落.

難道一切都是丁傲然的安排,白小荷新婚出走,拐帶自己是失蹤,卻給T市提供私密詐騙,甚至在剛好在機場遇到記者和卞玉澤也是他特意安排的吧?不然,為何一切都這麼巧合.小溪怔怔的看著窗外,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接受這個事實.

"小溪,小溪……"

地上的電話傳來夏俊彥焦急的聲音,小溪趕緊低頭撿起電話,強行收回思緒.

"俊彥,你說什麼?"

感覺大臉上有一行清冷的感覺,伸手抹過去,竟然是一行淚.

"你怎麼啦?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夏俊彥帶些探尋的問答,聲音仿佛帶著陽光一般,溫暖舒心.

"哦,不是,剛才換了個姿勢,不下心掉地上了……"

小溪淡淡一笑,掩飾到.夏俊彥沉默了一下,良久,才深沉的語調說道:"雖然你現在很幸福,可是很多事情,如果,你不開心,你還是可以告訴我,我永遠是你最忠實的聽眾."

小溪一聽,鼻子一酸,眼淚差點就壓湧出來,咽喉處仿佛卡住一根魚刺,難受.

"你不要瞎說哦,我看那個丁傲然蠻不錯的……"

電話那頭傳來勤勤的嬌嗔,帶有些羨慕,還隱著小小的嫉妒.

"不過,小溪姐,如果那個家伙敢欺負你,我們一定會為你報仇的,別怕!"

"呵呵……好啦,好啦,就你這個樣子,不被人家打趴下就好了……"

小溪不禁抿起嘴巴,勤勤的性子似乎是開朗了度多,或許是愛情的力量吧!那她和俊彥不是已經修成正果了?小溪笑笑,為勤勤和夏俊彥開心,也有些說不清的惆悵.

"好了,就說道這里吧!下次再跟你們聯系,反正你們不要擔心我就好了……"

小溪故作輕松的笑道.那邊夏俊彥似乎還想說什麼,終于還是低低的"恩!"了一聲,很多事情只有小溪自己知道該如何做,旁人如何看的清楚?

關掉電話,俊彥和勤勤的聲音似乎還在耳邊縈繞,小溪怔了一會兒,這才想起剛才的事情.

如果,一切都是丁傲然做的,那他的動機又是什麼?小溪騰的想起不久前的那個電話,"卞玉徹"這個名字猛的出現在腦海中,一切都仿佛清晰起來,難道丁傲然和卞玉徹已經狼狽為奸要打擊玉澤,那玉澤不是很危險?天!想到這里,小溪不禁捂住嘴巴,無力的後退一步,一個卞玉徹或許不足為患,可是加上丁傲然,光憑那個小島,就已經可以斷定丁傲然家世不凡了,可是那他為何還要為了利益要陷害玉澤呢?在這場博弈中,玉澤根本就是孤立無援了……

想著,眼淚終于忍不住汩汩的流出來,不知道是擔心卞玉澤,還是心疼自己,本來已經以為自己就快找到了幸福,想不到自己還是做了一次男人的棋子,想著丁傲然似笑非笑的雙眸,耍賴起來孩子氣的表情……小溪很難想像那些竟然都是假象,自己不過是他用來對付玉澤的棋子,為什麼,為什麼上天要這麼對自己,為什麼?小溪忍不住一拳頭捶在窗台上,無奈而絕望……

"少爺,您回來了!"

樓下傳來李媽的聲音,接著就是一陣沉穩的腳步聲,小溪立刻摸干眼淚,還好,自己並沒有陷入多深,一切都是可以重來的不是嗎?自己和玉澤幾十年的感情都可以煙消云散,更何況是這樣的還沒有開始的感情.

"咚咚咚……"

丁傲然的腳步越走越近,小溪深深吸了幾口氣,斂去臉上的悲傷,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冷少的贖心情人 最新章節第83章 逃離網址:/1/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