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1章 險環重重
小溪抽回手,遲疑著,看著丁傲然,試探的說道.

"不接了."

丁傲然像個賭氣的孩子一般,氣碟休休的說道.

小溪一愣,隨即啞然失笑,其實自己是想問丁傲然為何會與卞玉徹熟稔,可會對卞玉澤不利,繼而又釋然,自己為何還是想著玉澤,或許,該開始一段新的生活了.

呃……丁傲然看著笑得俏兮倩兮的小溪,一時間不明白,不過看著小溪的笑顏,心里的怨氣已經消失了一大半了.

"有什麼好笑的?"

丁傲然掩飾似的嘟噥道.隨即,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

"以後不准看別的男人那麼久."

呃……這下輪到小溪傻眼了,這麼霸道的男人啊,可是自己與他?

"我沒有說清楚嗎?"

知道小溪的疑惑,丁傲然狠狠的瞪了小溪一眼,充滿了被忽視的不滿.

"少爺,是不是可以開飯了?"

李媽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廚房走出來,手里端著香氣四飄的盤子.

"東坡肘子?"

小溪一眼認出那就是自己做菜的盤子,還有那熟悉的香氣,可是母親故鄉的獨門制法.可是不是被丁傲然摔了嗎?

"是啊是啊,這不是小溪小姐做的嗎?"

李媽連連答應,小心翼翼的移到餐桌上.

"少爺晚上不吃這個嗎?"李媽一臉的疑惑.

"哦?"

小溪故意抬眼看著丁傲然,丁傲然立刻窘迫不安起來.

"哼……我是怕髒了我的地板?"

丁傲然強辯道,一邊說著,一邊快步走到餐桌上,拉開凳子,背對著小溪坐下來.

小溪看著丁傲然,目光觸及到手腕上碧綠色的鐲子,想著丁家母子對她的好,心底生出幾許感動.怔怔的看著丁傲然的背影.

"還不來吃飯,看你瘦的跟非洲饑民似的?"

丁傲然見背後良久沒有動靜,側過身子,沒聲好氣的說道.濃濃的肘子想起不斷的往鼻子里鑽,不斷勾引著胃里的饞蟲.

"哦!"

小溪忙不迭的答應,說著也快步走上前去……

卞玉澤坐在車里,眼睛卻一直看著丁傲然別墅上的燈火,久久不願意離開,夜幕來臨,葉晚的風微微的有些冰涼,吹亂了卞玉澤的發絲,絲絲寒氣入骨,卞玉澤確實一點感覺都沒有,仍舊大開著窗戶,凝望著遙遠的窗戶.

突然窗戶上出現了一個女子的剪影,雖然隔得遠,可是卞玉澤仍舊一眼看出,那就是自己的小溪,頓時振奮起來.

"小溪,小溪……"

卞玉澤呢喃道,想著小溪的好,小溪的笑,更多的是自己對小溪的折磨.小溪,你可不可以原諒我……卞玉澤又愧疚又悔恨的搖頭.就算小溪願意原諒,可是經過這麼多的傷害,還能回到從前嗎?

再抬眼,小溪的身影已經不見了,卞玉澤一急,趕緊從車上跳了下來,再抬眼,卻看到窗戶上,依偎著一對身影,心,頓時冷了下去……

"哎呀……"

背後突然被重重的抱住,小溪驚訝的叫出來,正要扭頭,一股熟悉的味道靠進來,腰肢頓時被一雙有力的胳膊緊緊的抱住.

"你干什麼啊?"

小溪雙面桃紅,掙紮的說道.

"抱你."

丁傲然湊過來,靠在小溪的肩膀上,霸道的說道.

"不要你抱!"

小溪向後面退去,一邊伸手解開丁傲然的禁錮.

"要抱,不如我們去床上抱!"

丁傲然壞笑道,幾乎是抱著小溪倒退到床邊.

"走開,不然,不然我不客氣了."

小溪窘紅了臉,氣急的說道.說著,就要鉗住丁傲然的手臂.

"怎麼不客氣?"

丁傲然猛的身形一掃,從後面挪到前面,正對著小溪,一雙異彩流溢的桃花眼幾分愛意,幾分邪氣的看著小溪.

"你,你……"

小溪窘的說不話來,只好低著頭避開丁傲然的視線,不得不承認,丁傲然真的是一個魅惑的男人,除了一雙美麗的桃花眼外,俊逸的五官也增色不少,難怪那麼多的女人甘之如飴.

"我,我,我怎麼啦,你都煮東西我吃了."

丁傲然壞壞的學著小溪,結巴的說道.嘟起的嘴巴像一個有理的小孩,頑皮中又帶著幾分甜蜜.本來是要砸掉的,可是看著那冒著蒸汽的東坡肘子,兒時的記憶又一下子湧上來,在那麼最艱難的日子,媽咪是怎麼辛苦的掙來一分東坡肘子的錢,又是如何精心烹制的那麼香軟.因此,即使是後來有錢了,仍舊最愛的,還是東坡肘子.而現在,不知是有媽咪,還有另外一個女人,系著圍裙,為自己做最愛的菜,想著,高舉的手又放了下來……

"我是為了感謝你!"

小溪小聲的說道.臉色酡紅,想醉了酒一般.

"那你一輩子做我的煮飯婆吧!"

丁傲然意外的沒有動怒,輕柔的摟上去,把小溪攬在懷里.

"給我一次機會吧!"

丁傲然突然一聲歎息,似在祈求,又似在賭……

小溪仰起頭,晶亮的眸子亮若星辰.

小溪,小溪,看著房內相擁的身影越來越遠,卞玉澤急忙向遠處奔去,期望能夠看的更遠,雖然明知道,自己已經沒有資格去管小溪的事情,可是親眼看著小溪躺在別人的懷里,卞玉澤還是受不了.

小溪,不要,不要啊,小溪……卞玉澤心里默默的念叨著,身子急急的後退,最後竟然翻身躍上一條兩米多高的柵欄,一抬頭,卻發現,小溪房內的燈光居然黑了,黑黑的窗簾,似乎在夜風下,還微微的移動著,卞玉澤的心沉了,仿佛是沉入冰涼的湖底,咋的一聲,便冰封冷村……

小溪,小溪……卞玉澤冰冷的嘴唇蠕動著,孤零零的站在柵欄上,怔怔的看著小溪的窗子,晚風襲來,背上頓時一股涼意,小溪,小溪……良久,卞玉澤跳下來,沉沉的倒在草地上,心里無聲的吶喊著,倆手揪著自己的頭發,終于,一切都安靜了,深夜,只有風聲蟲呤,樹葉"嘩嘩嘩……"的聲音,小溪,小溪……卞玉澤無神的看著黑幕般的天空,一輪清冷的弦月掛在天際,灑在小溪的窗戶上,折射了一片無聲的寂寞……長長的睫毛蒲扇蒲扇,如蟬翼一般輕輕地合上,一滴輕盈的淚水順著眼角無聲的滑落,滑落……冷少的贖心情人 最新章節第81章 險環重重網址:/1/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