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7章 陰謀權色(2)
小溪微微一笑,以為丁傲然害羞,也不在意.

丁傲然干笑著,也不答話,心底上卻因為小溪的真誠而悸動,客廳里一下子安靜下來,想起下午倆人間的親密,小溪有些坐立不安起來.空氣中立刻彌漫著一股曖昧的氣息,溫度也不由得升了起來.

丁傲然看著小溪白皙的臉上慢慢染上的紅暈,在柔和的燈光下可以看的到細細的汗毛,瑩潤光澤.下腹處陡然升起一股火焰.

"小溪,如果,如果卞玉澤和白小荷結婚了,你願不願意跟我一起,回到小島上去."

丁傲然突然沖動的捉住小溪冰涼的手,身子前傾上去,沖動的說道.這一刻,他甚至可以為了小溪忘記複仇,放過卞家.

"啊?"

小溪一驚,抬眼,正對上丁傲然燃燒的眸子,有些慌亂.

"你,你,你不要這樣?"

小溪一把推開丁傲然,站了起來,垂眼,目光閃爍的說道.

"你心里還是有著卞玉澤是不是?"

丁傲然霍的站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小溪,眼神上布滿一層陰霾,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道.

"我……"

小溪急急的想要否認,抬眼,觸及道丁傲然陰戾的眼眸,越發的手足無措起來.

"你忘了他是怎麼對你的嗎?他已經有了白小荷,他下午是去接他未來的岳父岳母……"

丁傲然有些氣急敗壞的咆哮.

"他眼里只有白小荷,那里有你刁小溪的位置."

"我……我不是……"

小溪一聽,臉色立刻慘白,看著暴怒的丁傲然,眼淚"嘩嘩……"的流出來.她已經在努力忽略下午的卞玉澤,自以為掩飾的很好,可是沒想到丁傲然這麼輕易的就可以揭起傷疤.

"對不起,我,我不是……"

小溪幾乎是泣不成聲,眼淚濕了一片.

看著小溪水盈盈的眼眸,丁傲然的心里仿佛有個東西開始融化,恨不得沖上去緊緊的抱緊小溪.

可是又不適時的有個聲音提醒著他,自己籌劃了這麼久,放棄在馬來西亞的產業,靠自己的力量在T市得來的一切是多麼的不容易,這麼輕言放棄了……外公的慘死,父親的背叛……一張張面孔在腦海里想電影膠片似的滑過.

"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我不是有意的對不起……"

丁傲然整理了情緒,強迫自己鎮定下來,冷靜的帶著歉意說道.說完,不待小溪回答,就轉身向樓梯走去.

小溪癱軟在沙發上,雙臂抱著雙腿,丁傲然的話向雷鳴一般在耳旁響起,她何嘗不知道自己和卞玉澤之間是沒有可能的了,從下午回來,自己就努力的不去想,可是有些事情不去想又能如何呢?

丁傲然在拐彎處停下來,看著客廳里冷冷清清的小溪,心像扭在一起一般,絞痛,看了看,終于一狠心,扭頭上去.

客廳里就剩下孤零零的小溪,眼淚還掛在臉頰上,漸漸冰冷,眼睛空洞的看著面前……

第二天早晨醒來的時候,小溪卻發現自己睡在床上,被子細細的撲在身上,很暖和,望望房內,寂靜一片,卻隱約有一股清新的甘草味道縈繞在鼻間,心在某個地方突然砰然心動了……

"你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卞玉徹氣急敗壞的將手中的報紙擲在茶幾上,對著白小荷咆哮道.

白小荷只是輕輕睥了一眼,便若無其事的坐在沙發上.

"你難道不想報複他了,你忘了他玩弄過你的感情?"

看著白小荷這麼不在乎的眼神,卞玉徹跟上來,不相信的看著白小荷.

"你娶我,難道不是在利用我嗎?與其都在利用我,不如找個看著順眼的."

白小荷輕蔑的看了一眼卞玉徹淡淡的說道.

"你……"

卞玉徹被堵的啞口無言,憤恨的看著白小荷,有種無計可施的感覺.

"你也別惱了,其實上流社會聯姻,莫過于是權利和金錢,不找卞玉澤,找其他人都是一樣的,我為什麼不找個自己喜歡的呢?"

白小荷眼底泛著冷笑,不緊不慢的說道.不錯,她依舊愛著卞玉澤,也恨著卞玉澤,本來是想毀掉卞玉澤,嫁給卞玉徹,可是誰能料想卞玉徹不是跟卞玉澤一樣呢,特別是經過昨天下午的事情後,卞玉澤想要娶刁小溪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與其卞玉澤再去找一個不愛的人,還不如自己嫁給卞玉澤,當然,這次,她不會傻呼呼的任由卞玉澤利用,她要得到卞玉澤,也要控制卞玉澤,如是皆不如願,再毀了卞玉澤也不遲.

"哼?可惜,可惜卞玉澤不會喜歡你的."

卞玉徹故作冷靜的譏諷道.

"你……"

被說中要害,白小荷有些惱羞成怒,精致的妝容一下子變得猙獰起來.

"那你又愛我嗎?"

白小荷冷眼看去,從齒間擠出幾個字來.

"當然愛!"卞玉徹迫不及待的說道,心底卻是把白小荷勒死了千萬遍.

"可,惜,我,不,稀,罕."

白小荷輕蔑的斜睨了一眼卞玉徹,冷笑的高聲說道.說完,拂袖而去.

"你……"

看著白小荷妖嬈的身影消失在門口,卞玉徹氣的不輕,卻又無可奈何.

"白小荷,我總有一天要你付出代價,你以為卞玉澤還會那麼多金嗎?你錯了,我會讓你後悔的,後悔的……"

卞玉徹一拳頭打在沙發上,眼蹦出凶氣,幾乎想要殺人.一抬眼,卻看到關娜娜站在門口.

"你來做什麼?"

卞玉徹瞬間恢複情緒,面無表情的問道.

"怎麼啦,在人家身上受氣了,來我這兒撒氣."

關娜娜扭著腰肢走進來,一臉的諷刺道,新聞她也看到了,不過這樣也好,白小荷嫁了卞玉澤,那麼至少卞玉徹沒人跟她搶了,雖然差了一點,不過好歹是個富家子弟.

"好啦,到底有什麼事情?"

卞玉徹不耐煩的說道,說著,便徑自走到辦公桌上.冷少的贖心情人 最新章節第77章 陰謀權色(2)網址:/1/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