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4章 冰火相逢(1)
"干什麼,快走啊!"

丁傲然突然回過頭來,沉聲吼道,周圍的人紛紛讓開,小溪臉一紅,趕緊加快腳步.

卞玉澤走進飛機場,就感覺到有些不正常,接機廳里人頭攢動,紛紛向前擠去,可是卞玉澤還是一眼看出,那些人都是T市知名娛樂界的記者,果然,前面一者騷動之後,一個記者竟然沉不住氣的將一直縮在衣兜里的手拿出來,手里赫然拿著微型相機.

看來有重要的人到了,卞玉澤低頭看看白小荷,後者倒是一臉的鎮定,似乎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異常,親昵的挽著卞玉澤的胳膊,殷切的望著檢票處.

會是誰呢?卞玉澤沉思者,不動聲色的挽著白小荷站在邊上,眼睛掃射著大廳,尋找可疑的人物.

"來了,來了……"

不知道誰喊了一聲,人群立刻騷動起來,高大的卞玉澤一眼望去,立刻像觸電一般,呆在那里,小溪,是小溪,雖然幾月不見,可是卞玉澤還是一眼就認出,那是小溪,心里一陣激動,心,幾乎跳了出來……

"是啊,她真的跟丁傲然在一起?"

一個女記者激動的追喊道,拿起相機一陣狂拍.

卞玉澤一愣,目光這才觸及到小溪身邊的丁傲然,雖然兩人並沒有親昵的挽在一起,可是那個距離,任誰都可以看出兩個人是同路人,心驟的冷卻下去.

"玉澤,是誰呢,這麼大的排場!"

白小荷緊緊的挽著卞玉澤,明知故問,遙望著人群攢動的地方.

卞玉澤不可思議的看了白小荷一眼,她是怎麼知道小溪今天回T市,甚至還知道做的這一班航機,難道她和小溪籌劃好了的?不,不會,腦子里立刻否定了這一想法,小溪是絕對不會背叛自己的,那就是這一切都是白小荷籌劃的,難道?卞玉澤看看黑著臉的丁傲然,心里一個咯噔,難道是丁傲然和卞玉徹?

"哦,沒什麼?是你的保鏢回來了!"

卞玉澤淡淡的笑道,強壓抑住心底的悸動,冷靜的說道.不能亂,不能亂,亂了,不正式他們想要看到的結果了嗎?眼睛卻仍舊不自覺的向小溪那邊看去.幾天不見,小溪似乎更消瘦,眼圈深陷下去,她這段時間,到底在哪里呢?

"是嗎,是刁小姐?"

白小荷有些意外的轉過來了,狀似無意的掃了一眼卞玉澤,奇怪,他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難道卞玉徹都是在騙我,白小荷鎖眉思考,心里既期待又疑惑.

"小荷,伯父伯母是那一趟飛機,是這趟嗎?"

卞玉澤可沒有放過白小荷眉間的微皺,假裝抬起手表,關切的問道.

"是啊,應該就快到了,刁小姐回來了,我們去打個招呼吧!"

白小荷還不死心,故意親昵的仰頭,笑著說道.

"這樣不好吧!這麼多人."

卞玉澤故意為難的說道,斜睨了一眼小溪.

"你是不是還在生氣上次的事情,其實不管小溪的事啦,是我自己要跑的,你也知道我的脾氣,她攔不住我的."

白小荷撅著嘴巴,撒嬌道.

"好啦,好啦,要說話也要等人家過來啊,你看這麼多記者."

卞玉澤寵溺的刮刮白小荷的小鼻子,笑道,心底卻在盤算,待會兒要如何面對.想著,又忍不住抬眼,看著小溪的方向.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小溪看著前面瘋狂的記者,閃拍的燈光和相機,疑惑的問著旁邊的丁傲然.怎麼感覺那群記者拍的就是自己啊?小溪四處望去,看著周圍人一副看熱鬧的眼神,背後不禁冒出一股涼氣,難道,真的拍的是自己.

"沒事!"

丁傲然簡短的說道,心底卻有些不忍,卻不斷的有另外一個聲音在提醒著自己複仇,側臉,看著小溪有些慌亂的眸子,大手一伸,把小溪摟在懷里,遮掩著.

"哇,他們抱在一起了呢?"

"快看,他們是真的在一起呢?"

隨行的記者有些瘋狂的往前面擠,正拍著第一手資料.

卞玉澤一聽,心撲的往下墜去,看著不斷從身邊沖過去的記者,身子幾乎僵硬在那里.

"玉澤,你怎麼了?"

白小荷故作關切的問道,哼,終于露出了,白小荷又恨又氣,他真的愛的是刁小溪,刁,小,溪,白小荷心里幾乎在咬牙切齒.

卞玉澤低頭,看著白小荷清澈的眸子,瞬間驚醒過來,只是輕輕瞟了一眼遠處走來的小溪,心還是像被針紮了一下似的.

"我們還是走吧,不然伯父伯母要擔心的!"

雖然知道這時候不該如此,可是心里還是難受,有些意興闌珊.

"不要緊,反正還沒有到點呢,再說了,我現在回來了,總的給刁小姐說一聲,免得她擔心啊!"

白小荷不依不饒,拉著卞玉澤的衣服搖擺著.

"你就這麼想看嗎?"

卞玉澤漆黑的眸子緊緊的盯著白小荷,突然冷冷的說道.白小荷一驚,心里頓時有些慌亂.卞玉澤心里頓時冷笑.

"好了,你想看,我們就等等吧,你看記者這麼多,不過耽誤了接伯父伯母可不怪我."

卞玉澤淡淡一笑,神情瞬間恢複了自然,讓白小荷都有那麼一霎那的晃身,感覺卞玉澤剛才的眼神是否是錯覺.

小溪躲在丁傲然的懷里,在人群中艱難的走著,可惡的墨鏡也不知道放在那里.閃爍的燈光不斷的對著小溪"咔嚓咔嚓……",甚至還有一個記者,過分的將攝像頭近貼上小溪的臉,小溪躲閃不及,頭就硬邦邦的磕在鏡頭上,頓時痛的直流眼淚.

"別拍了,別拍了……"

看著小溪眼淚汪汪的模樣,丁傲然大怒,一揮手,"砰……"的一聲將攝像機摔在地上.人群頓時嘩然,緊接著,就是更多的攝像機射過來.

"對不起連累到你了……"

小溪可憐兮兮的仰頭,低聲說道,還以為是因為白小荷的事情還沒有平息,所以才連累到丁傲然一起受記者的圍追.冷少的贖心情人 最新章節第74章 冰火相逢(1)網址:/1/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