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章 四面埋伏(2)
"怎麼,你們是先做個自我介紹呢,還是自動滾蛋."卞玉澤冷笑道.

在場的人一聽,臉色大變,本來還雄赳赳氣昂昂的架勢在卞玉澤的掃視下,氣焰就矮了一截,這時候被卞玉澤這麼直白的喊滾,每個人臉上都在狂掉黑線,埋頭不語.

"說話啊,我卞玉澤的公司科不想聘請一群啞巴."

卞玉澤悠閑的向後仰躺在椅背上,似笑非笑的環視著這群完全陌生的面孔,把每個人的反應都收在眼底.

在場的人立刻坐立不安起來,時不時瞟瞟卞玉徹求救.

"哥,這都是我新聘用的職員,由于你最近太忙,所以沒有跟你說."

卞玉徹干笑道,心里確實氣惱,真是一群飯桶,竟然沒有一個人敢反駁卞玉澤.

"是嗎?是你太忙吧,忙著收買人心,鞏固勢力."

卞玉澤反問道,別有深意的瞟了一眼邊上的關娜娜,好快的手腳,才來了幾天,就對公司人員大換血,安插心腹,想架空我,哼……真是母子齊心哪,雙管齊下.想要趕我走,我偏不如你意.卞玉澤盯著卞玉徹的眼底布上一層狠厲,看在卞玉徹眼底,也不由的心底一寒.

"大哥何必說的這麼難聽呢,我們都是幫爺爺打理生意,只要是對公司有利的,我是義不容辭的."

刻意忽略自己只是副總的位置,而將自己抬到與卞玉澤同等的地位,卞玉徹說道理直氣壯,道傲貌然.

"是嗎?那你能不能給我解釋一下我的那些員工都到那里去了吧?人事部的mandy,市場部的karry呢?還有……"

卞玉澤嘴角泛起一絲冷笑,一手指著在場的人員,盯著卞玉徹問道.這些人都是跟著自己進公司一直到現在的,想不到一夜之間就被卞玉徹全都趕走.

"呵呵……哥,我的員工都是你的員工,你又何必太見外呢?他們你也可以隨意支配的啊."

卞玉徹臉上笑意不減,狀似親昵的說的.只是臉上明顯抽搐的肌肉,顯示著已經有些力不從心了.

"隨意支配,我只怕支配不動呢?"

卞玉澤冷眼掃視著會場,臉上布上一層寒霜.所有人都面面相覷,會場寂靜無聲,詭異的氣流亂竄.

"你難道不知道一個公司的發展在于人才的穩定嗎?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卞玉澤突然扭過頭來,眼里暴躁憤恨,瞪著卞玉徹咆哮道.卞玉徹一震,幾秒鍾才回過神來.頓時羞憤難當.

"卞玉澤,你不要忘了,是爺爺要我來管理公司的,我手里也有佛腦梗死27/的股份."

卞玉徹霍的站起來,面孔嚴重的扭曲在一起,眼睛急劇充血,面色脹的通紅.

"叫我卞總,在這里我是老總,你只是爺爺派來協助我的吧!"

看著卞玉徹的氣急敗壞,卞玉澤反倒是悠閑起來,翹著二郎腿,食指有節奏的叩打著桌子,玩味的看著卞玉徹.

"你……"

卞玉徹氣急,瞪著卞玉澤,額上的青筋暴起,咬緊牙根,開始後悔自己的沖動了.

"不是嘛?你還不是老總,除了我,誰都沒權決定公司高級職員的去留."

卞玉澤眸光收緊,在場的人立刻垂著腦袋.卞玉徹一看,更加氣惱.

"誰想留在公司的,立刻按自己的崗位提交一份崗位策劃書來,不願意留下的,去財務領一個月工資,給我滾蛋."

卞玉澤不理會卞玉徹,厲聲說道.

"散會!"

說完,也不再看眾人一眼,滑開椅子,徑自離開.關娜娜立刻緊跟著上去.

卞玉澤,總有一天,我要讓你連本帶利的還給我.卞玉徹陰狠的盯著卞玉澤的背影,心里恨恨的說道.

"還愣著干什麼?該干什麼干什麼去,剛才都沒聽到嗎?"

看著還呆坐在位置上的人,卞玉徹突然低頭咆哮道."砰……"一記狠拳砸在桌上."卞,玉,澤",卞玉徹咬牙切齒.

"卞總……"

關娜娜遲疑的敲著門,怯怯的看著陰著臉的卞玉澤,心里無限懊惱.

"你的卞總在那邊,還過來干什麼?"

卞玉澤向著會議室的方向呶呶嘴,一臉的嘲諷,說完便低下頭.

"卞總,你,你聽我解釋."

關娜娜急急的走進來,一臉悔恨的看著卞玉澤.

"卞總,哦,不,副總那樣做,我本來是想通知您的,可是您知道,現在公司都是副總在主持,我,我也?"

"算了,什麼都別說了,去財務室領三個月的工資."

卞玉澤低頭看著文件,冷冷的說道,見風使舵的女人,若不是看著她工作能力還可以,又懂得分寸,就沖著她進公司的那份別有用心,自己也早就炒了她了.

"卞總,我,我……"

關娜娜一聽,眼圈立刻紅了,楚楚可憐的哀求,自己苦等了這麼多年,就差這麼一步了,若是放棄,那不是太可惜.

"你知道我不喜歡啰嗦的女人."

卞玉澤抬頭,寒眸掃了一眼關娜娜.既然敢那麼做,就應該知道後果.

"卞玉澤,你也太絕情了吧!"

知道卞玉澤的脾氣,關娜娜收起可憐相,怨恨的說道.說完,見卞玉澤根本沒有說話的意思.一咬牙,跺著腳出去.

"卞玉澤,我不是其他的女人,任由你丟來丟去的,我一定會要你後悔的."

臨到門口,關娜娜不甘心的回過頭,咬牙切齒的說道.說完,旋身離去.

"打聽清楚了沒有,丁傲然把小溪帶到哪里去了."

卞玉澤一邊向家公寓走去,一邊問道.

"不知道,丁傲然那家伙好像是有海外背景,到目前為止,都查不到他的背景."

揚風仰躺在床上,一手翻著張妍送過來的資料,一邊說道,腦子里不斷重複著張妍的話.卞玉澤出生三年後,父親去世,卞玉澤母子從此斷了經濟來源,卞玉澤五歲就開始賣報紙補貼家用,七歲到餐館里做童工,晚上回來的時候還見一些破爛回來積攢變賣,有一次還因為在占了其他乞丐婆的垃圾桶,被幾個乞丐婆追的滿街跑……照片上,都是卞玉澤從小到大的生日照,照片上,衣著破爛,但是神情卻依舊是倔強的,一如現在.每張照片下,還記載著卞玉澤那一年遭遇的事情,娟秀而模糊的字跡,可以看出張妍當年記這些時的心情.冷少的贖心情人 最新章節第63章 四面埋伏(2)網址:/1/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