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1章 殺機迭現(2)
"砰……"

一記狠拳打在男人的臉上,又快又恨,揚風想攔都沒有攔住.男人旋轉了幾圈,一股熱血直往鼻尖里沖.

"啊?打人啦,打人啦……"女人的尖叫聲尖銳的劃破酒吧的靡靡之音.

"血,血啊……"被打的男人摸一把鼻子,一見滿手的鮮血,立刻驚恐的大叫起來.

酒吧里立刻混亂起來,幾個記者趕緊掏出相機,在混亂中"咔嚓咔嚓……",生怕錯過了這麼好的新聞.揚風的保鏢見狀,立刻奔過來,搶過記者的相機就砸,架起記者往外走去.

人群開始騷動,都在瘋狂的往外擠.卞玉澤眸光凶狠,打不跨到男人的身邊,"噼里啪啦"一陣狂揍,打的男人哀號連連,毫無還手之力.

"算了,玉澤,算啦……"

揚風怕打出問題,趕緊攔著卞玉澤,強行向邊上拖去.一邊向地上的男人低聲吼道"還不快滾."

卞玉澤死死的盯著地上的人,掙紮著還要出手.

"哦,哦……"男人連滾帶爬的向外竄去.經過卞玉澤身邊的時候,還被卞玉澤恨恨的踹了一腳.

"你鬧夠了沒有?"

看著瞬間空蕩蕩的酒吧,揚風放下卞玉澤,筋疲力盡的靠在椅背上.卞玉澤打著糾葛,靠著吧台喘著粗氣癱軟在地,手指的關節血肉模糊,鮮血一滴滴的流下來.

"你以為這樣是在保護小溪嗎?你這樣只是在給小溪制造麻煩."

雖然他也不喜歡有人中傷小溪,可是在這樣的關口,這樣明目張膽的替小溪出頭,只會陷小溪于更大的不利中去.

"喝酒,喝酒……喝……"

卞玉澤像是沒有聽到揚風的話一般,勉強的爬過來,拿起桌子上的酒就往口里倒.他何嘗不知道,可是就是忍不住,一聽到有人說小溪的壞話,就忍不住怒火中燒.克制不住自己,小溪,你在哪里,你不要懲罰我了好不好?卞玉澤心中無聲的吶喊著.仰起頭,拼命的往口里灌酒.

"喝喝喝……你就喝死吧,你現在知道心疼小溪了,那你為什麼還那樣傷害她?"

揚風惱怒的站起來,恨恨的說道.話一出口,就後悔起來,果然,低頭,卞玉澤的眼眶里竟然蓄滿淚水,迷茫的像個孩子一般的無助和脆弱.

"我,我……"

揚風正欲解釋,從門口快步走進一群警察.

"卞玉澤先生,剛才有人報案,您涉嫌故意傷人,我們現在要把你帶回去,當然,您可以保持沉默……"

丁傲然端著紅酒路過小溪的房間,下意識的瞄過去,就看到小溪正趴在窗前,背對著自己.

"怎麼啦,還在想你的情人?"

丁傲然輕抿了一口酒,望著星空,略微有些嘲諷的說道.

小溪一愣,抬眼看看,是丁傲然,淡淡一笑,垂下頭.

"這段時間真是謝謝你了."

跟丁傲然相處久了,小溪知道丁傲然只是口是心非,喜歡說些不中聽的話,可是這次,確實是他幫了自己.

"呵呵……沒什麼?各取所需罷了."

丁傲然自我解嘲的笑笑,說了句莫名其妙的話.說完,想象到了什麼似的,一口氣將紅酒倒在口里,慢慢的品藏著.

"是嗎?不過,我還是要謝謝你."

小溪不以為然,仍舊認真的說道.

"呵呵……只怕你日後知道了,恨我都來不及,怎麼會謝我呢?"

丁傲然搖晃著酒杯,轉過身,向門外走去.

"怎麼會呢?"

小溪也跟著轉過來,不疑有他的說道.

"是嗎?你要怎麼謝謝我,以身相許嗎,女人不是都喜歡用這一招嗎?"

丁傲然突然轉過來,一手捏住小溪的尖尖的下頜,俯下身,聲音嘶啞的說道.

"呃……"

小溪猝不及防,一抬眼,就對上丁傲然漆黑深沉的眸子,還有那溫熱的鼻息,臉一下子紅了.

"嘖嘖……卞玉澤真是暴殄天物啊,這麼美的女人,竟然也放棄……"

指腹一觸碰到小溪光潔冰涼的下頜,就似乎有一股電流直沖到心髒,丁傲然舍不得離開了,此時見到小溪臉色紅潤,相撲了一層紅紅的胭脂一般,更是心醉,大手忍不住就在小溪的臉上輕輕的撫摸著,空氣一下子變得異常的曖昧起來.

"你,你別這樣."

小溪掙紮著向後退一步,憋住呼吸,結結巴巴的說道.灼熱感一下子燃燒遍了整個臉蛋.

"呵呵……放心,我不對女人對強的."

丁傲然也驚醒過來,收回手,一瞬間又恢複了嬉皮笑臉的模樣.

"天色晚了,你回去休息吧!"小溪垂著頭,低聲說道,心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

深深的看了小溪一眼,垂在兩側的手,蜷曲著,似乎想要抓住剛才的悸動.良久,丁傲然轉身向門外走去,小溪這才深吸一口氣,放松起來.

"對了,忘了告訴你,卞玉澤在T市四處找你,看來,他現在終于知道後悔啦!"

丁傲然咧開嘴,笑著說道,小溪抬眼的一瞬間,卻明顯的看到那雙星辰般的眼眸中藏著深深的寂寞,只是一閃而過,瞬間冷漠.

"那麼白小荷找到沒有?"

小溪一愣,心底劃過那麼一股暖流,可是馬上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急急的問道.

"白小荷?那得看她願不願意出現了?"

丁傲然皺皺眉,想了一會,意味深長的說道.說完,迅速的離去.

"呃……"小溪愣在那里,願不願意?難道白小荷的失蹤是有陰謀的出走,可是白小荷那麼想嫁給卞玉澤,如果不願意,完全可以退婚,根本就不需要繞這麼大個彎子……

夜已深沉,窗外的涼風襲來,送來大海的氣息,這里是丁傲然家的私有島嶼,除了丁傲然祖孫三代以外,還有一些漁民和用人.

玉澤,玉澤,你現在在那里,你還好麼?望著漆黑的天幕上孤零零的月亮,小溪心里默默的念道……冷少的贖心情人 最新章節第61章 殺機迭現(2)網址:/1/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