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9章 綁架了白小荷(2)
"唉……"

揚風苦笑著,攬住卞玉澤的胳膊,向門外走去.

到了樓下,揚風警惕的四下看看,這才迅速的向車的方向走過去,打開車門,先將卞玉澤塞進去,又東張西望了一下,確實沒有什麼動靜,正才鑽到車里,快速啟動汽車,飛馳而去.這是,突然從三樓的窗口探出一個攝像頭來,緊跟著揚風的汽車,直到汽車消失在視線中才罷休……

"怎麼樣,你還想嫁給他!"

卞玉徹拾起遙控,"啪……"的一聲按掉開關,電視立刻黑屏.

"哼……"

白小荷冷冷的縮在沙發的一角,冷哼一聲,別過頭去,不想理會卞玉徹.沒錯,結婚當如,擄走他的就是卞玉徹,卞玉徹利用出入白家的便利條件,早就將白家摸得一清二楚,在卞玉澤還沒有去的時候,派人准備從後門進去,然後前後照應,劫走白小荷,哪里知道,因為那個莫名其妙的電話,竟然得手的這麼容易.

"你難道還在幻想卞玉澤是喜歡你的?"

卞玉徹自顧自的在白小荷身邊坐下來,嘴角揚起一絲諷刺的笑意來.這次真是得來全無費工夫,既打擊了卞玉澤,自己還做上了副總的位置,參與卞家的生意,未來的不久,自己將是卞家唯一的繼承人.

"你這麼做,到底有什麼目的."

白小荷斜睨了卞玉徹一眼,恨恨的說道.如果是為了打擊卞玉澤,爭奪卞家的財產,那麼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為什麼還不放過她呢.

"你現在已經是卞家副總了,你還想得到什麼?"

"我……"

卞玉徹的眉梢高高揚起.傾身向前,一手托起白小荷尖尖的下頜.

"當時是你了,我要娶你."

"娶我?卞家的二少爺,未來的卞大總裁,怎麼會缺女人呢?"

白小荷不屑的看了一眼卞玉徹,諷刺道.卞玉徹跟玉澤簡直沒法比較,玉澤果斷,堅毅,渾身都有一股男人的氣息,而眼前這個男人,以前覺得文質彬彬,可是此時,竟有說不來的猥瑣,令人想要嘔吐.

"可是我偏偏就喜歡你."

卞玉徹故作溫柔的說道,白嫩的大拇指在白小荷精致的臉上輕輕的摩挲著.現在自己得到的一切都是暫時,若是白小荷依舊要嫁給卞玉澤,以爺爺對白小荷的喜愛,自己的一切隨時都會還給卞玉澤,不,都是他的,江山美人,他一樣也不放過.

看著卞玉徹眼底的貪婪,陰險和奸詐,讓他白皙的面孔驟的扭曲的可怕,白小荷忍不住向後退縮.

"你別忘了,警察已經開始調查了,你是逃不掉的,你會收到法律的制裁的."

白小荷倔強的扭過頭去,厲聲喝道.

"是嗎?你可別忘了,你前段時間可是跟我很近哦,我頂多就是和你開個玩笑而已,再說啦,要是說你被男人劫持,你們家的臉都往那里放啊,到時候,我保證你天天上頭條."

卞玉徹把玩著白小荷散落的頭發,不急不緩的說道,一臉的篤定.

"你……"

白小荷氣急,一時間說不出話來,確實如此,就算被警察找到這里,爹地媽咪為了息事甯人,一定會對外界避重就輕的.

"那你想要怎麼樣?"

白小荷沉下心來,冷靜的問道,現在最重要的是要穩住卞玉徹,想辦法通知玉澤來救自己,雖然,卞玉澤和刁小溪有過一段過去,可是誰沒有過去呢,只要卞玉澤現在愛的是自己就行了.

"你最好不要對卞玉澤存在幻想了,他根本就不喜歡你."

卞玉徹見白小荷還沒有動心,有些氣惱的說道.

"哼……那是我的事."

白小荷冷漠的說道.

"你一定會後悔的,一定會,我才是你最好的選擇."

卞玉徹氣急敗壞的雙臂禁錮住白小荷,一字一句的說道.

"我不會喜歡你的,你不要做夢了."

白小荷慢慢的抬眼,盯著卞玉徹,不緊不慢,確實堅定的說道,說完,白小荷側過臉去,不想再看卞玉徹一眼.

"你會後悔的,卞玉徹也不會來救你的."

卞玉徹一把松開白小荷,惡狠狠的說道,說完,沖出門.

看著卞玉徹離開,白小荷靜靜的縮在一邊,想著在草原上的激情,白小荷的冷冷的面部柔和起來,不知道玉澤這幾天都是怎麼過得,還有爹地媽咪一定都很著急吧!還有那個電話,到底是誰打的,卞玉徹不承認是他打的,按道理,卞玉徹也沒有必要騙她,可是除了卞玉徹,又有誰故意給她打電話呢?

"砰……"

白小荷正想著,門突然被撞開,抬眼,就看到卞玉徹興奮的沖了進來,手里拿著一盤碟片模樣的東西.

"你不是還想著嫁給卞玉澤嗎?那我就讓你看看卞玉澤這幾天都在做什麼?看看,他有沒有同樣在想著你啊?"

卞玉徹得意的笑道,說完,就蹲下來,將碟片放到碟機里面,然後坐在白小荷的身邊,自顧自的欣賞著.

畫面有些不是很清澈,一見就是偷拍的,當看到那個模糊的身影跳進來時,白小荷差點激動的喊出來,玉澤,真的是玉澤,看著那個熟悉的身影歪歪斜斜的,白小荷忍不住的心痛.

"別痛啦,等你真正看清楚之後,我估計你會更痛的."

卞玉徹翹起二郎腿,冷笑道,白小荷不想理他,緊緊的盯著屏幕.

哼……卞玉徹自討了個沒趣,只好摸摸鼻子,又轉過來,看著屏幕.

"那,那里是哪里?"

看著卞玉澤幾乎幾乎每天都喝道醉醺醺的,白小荷感動之余又有些疑惑,那個黑乎乎的樓道是那里,好像既不是自己的家里,也不是卞玉澤的家?

"那個啊?"

卞玉徹冷笑,故意賣著官腔,調整了坐姿,這才說道.

"那是刁小溪的家啊!"

"刁小溪的家?"

白小荷一聽,心立刻沉下來,疑惑的看著卞玉徹.

"呵呵……你可能消息不是很靈通,你失蹤的那天,刁小溪也失蹤了,據說是跟著丁傲然走了,反正誰也沒見著,你的那個情郎哥哥整天就在找她,每天都要到她家里報道呢!"冷少的贖心情人 最新章節第59章 綁架了白小荷(2)網址:/1/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