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章 驚變
對方神神叨叨的說道.白小荷抬眼四顧,因為白家別墅是在半山腰上,此時大多數都在為婚禮准備,這里一片寂靜,幾乎沒有人聲,時不時還有一陣風吹過來,山上的齊人高的野草隨風飄揚,發出沙沙的聲音,平時看著很有感覺的野外風景,這時候透著一股子說不出來的詭異,白小荷想逃,可是腳卻像是定了釘子似的,一步也邁不動,真想就在眼前,她不能走,不能走……

怎麼還不回來?小溪有些焦慮的向外面張望著,看看對面的鍾樓,白小荷出去已經近一個小時了,連一直在邊上幸災樂禍的范秀珠似乎也有些沉不住氣了,時不時走到門口探望.可是門外人來人往,就是不見白小荷的身影.

"怎麼一個電話要這麼長的時間?"

范秀珠忍不住嘀咕道.小溪一聽,立刻抬腳就要去找人,不能再等了,還有半個小時,卞玉澤就要來接人了,按說,玉澤不應該在這個節骨眼兒上,死纏著白小荷煲電話粥,即使是深愛著對方,也不會,這麼想著,心竟然仿若是針刺一般,不過,馬上就消失了.

"站住!"

范秀珠一見小溪離開,立刻緊緊的跟上.

"你去那里?"

"我去那里並不需要向你彙報,范夫人?"

小溪回過頭來,冷冷的說道,現在倒是真的希望可以盡快拜托白氏母女了,那樣,和卞玉澤,大概也是緣分已盡.

"哼,這是我白家的地方,我們不歡迎你,你給我出去."

被小溪搶白,范秀珠有些氣急敗壞,厲聲喝道.

"出去倒是沒關系,不過你如果不介意門外的那群記者的話,我到是樂意出去."

小溪冷笑,心里確實有些著急,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白小荷很有可能出事了.

"你,你……"

范秀珠氣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確實,現在要是刁小溪被自己趕處大門,不知道明天那些報紙怎麼說呢.

"不關怎麼說,這是我白家的地方,外人不能隨意走動,小荷我會去找的,你守住自己的崗位就好了."

范秀珠強行鎮定,冷聲說道.

"我的職責就是找到白小荷."

小溪不再客氣,說完,就大步跨出去.心頭的不安越來越重,白小荷真的可能出事了.

"你……"

范秀珠看著小溪的背影,氣的臉色紫青,五官嚴重糾結在一起,半天沒有回聲.

遠遠的就看見一輛銀灰色的汽車沿著小道盤旋而上,如果不是自己特意守候在這里,那麼淺淡的顏色配著早色,很難看出那是一輛車在駛進,還以為是風吹過草地,泛起的波浪.

來了,來了,很快就可以看到卞玉澤和刁小溪的情史了,其實,憑直覺,白小荷已經相信卞玉澤和刁小溪之間的愛意,只是猜測,可是卞玉澤每次看刁小溪的眼神,那麼複雜,悲憤,留戀,痛苦,如果不是曾經深深相愛,是流露不出來的,而且,第一次在餐廳相見,甚至為之失禮,自己那時候就應該知道,兩人之間就一定不會那麼簡單,可是還是自欺欺人,以為卞玉澤還是愛著自己,原來自己一直不過是一顆棋子罷了.

白小荷有些緊張的握緊雙手,手心都不免有些汗來,原本以為,自己找到卞玉澤,既可以助于爹地的仕途,自己也找了一個如意的郎君,沒想到,一起都不是那麼回事.機關算盡,不過是一場空罷了,正想著,汽車已經在面前停下,下來三個穿著黑色禮服的男人,怔怔的看著她,有些戒備和懷疑.

"帶來了沒有?"

白小荷沒有注意三人的臉色,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上前問道.

三人面面相覷,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難道他們的行蹤被發現了?

"我是白小荷."

白小荷以為他們不知道自己是誰,連忙自我介紹.

三人大驚,一個男人連忙從荷包里掏出照片,白小荷今天經過了精致的新娘妝,確實和平時有些不一樣了,三人自己對照照片,很快就確定了她就是白小荷.

"東西你們帶來了沒有?"

看著他們磨磨蹭蹭的,白小荷有些不耐煩的問道.時間很寶貴,今天是她大婚的日子.

對于卞玉澤,已經不像是剛開始接觸時那麼簡單的感情了,她已經深深的愛上了那個陰郁的男人,所以,即使他和刁小溪有一段過去,她也不介意,以她的魅力打敗一個什麼都沒有的保鏢,這點自信她還是有的.只不過,這些證據都關系到他們的婚姻,她一定要得到手,不能流露出去,給他們的婚姻留下揮之不去的陰影.

"白小姐,我們帶來了呢!"

三人相視一笑,為首的男人向前一步,詭異的笑道.

白小荷立刻覺得有些不對勁,趕緊後退一步,只見男人大手一揮,一塊白色的手帕蓋過來,自己還沒有反應,就聞到一股濃郁的問道,立刻失去了直覺.男人立刻伸手,接住白小荷軟綿綿的身體.

"走吧."

看著懷中的睡顏,男人冷笑,本以為要費一番功夫,想不到這麼容易.其他倆人立刻打開車門,男人抱起白小荷鑽進汽車,揚塵而去.

已經快到正午,太陽高高的懸掛在空中,絲絲陽光照射下來,小溪只覺得頭昏目眩,仿佛置身于無聲的世界中,周圍都是忙碌的人群,沒有人願意停下來,多說一句,或是探問一句.

怎麼辦,怎麼辦,小溪抬頭,四下張望,隨手抓住身邊的人詢問,都不過是隨口的敷衍,光潔的額上已經冒出一層密密的汗珠兒,只能憑借著眾人模糊的記憶,走到越加偏僻的地方,心里更是愈加的荒涼,心底有個聲音不斷的湧上來:白小荷出事了.卻又固執的否定,相信白小荷就在不遠處,不過是愛情電話煲的忘記時間地點而已.

"小姐好像是去後花園了."

一個蒼老的園丁,迷茫的看著小溪,給出一個模糊的回答,對于小溪,卻像是溺水之人最後的救命繩一般,急切的奔過去.冷少的贖心情人 最新章節第47章 驚變網址:/1/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