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章 欺辱
"放手啊!"

小溪疑惑的看著卞玉澤,手卻有縮回來的趨勢,她不喜歡勉強別人,特別是揚風,他是他身邊的人.

揚風立刻松手,像丟了燙山芋一般的縮回去,伸進口袋里.眼睛看似隨意的在地上搜索.

"怎麼?結婚也這麼隱晦麼?"

看著揚風躲躲閃閃的模樣,小溪一邊打開,一邊戲謔道.若是平時,是無法這麼輕松的跟揚風開著玩笑的,可是此時,心不知道怎的,卻是沉甸甸的.

不遠處,卞玉澤一手握住方向盤,眼睛確實緊緊的盯著小溪.

"卞玉澤先生與白小荷小姐……"

小溪輕聲念出來,越來越沒有底氣,渾身向被抽干了血液一般,拿喜帖的手指也僵硬起來.他們結婚了,他們要結婚了……滿腦子里只有這幾個字,一時間,什麼都想不到,連臉上的神色都來不及褪去.

"小溪,你還好吧?"

揚風試探的問道,看著小溪蒼白的容顏,心底懊悔的要命,玉澤真是過分,到底是愛還是不愛,偏偏要這樣傷害小溪.

"我,我沒事,沒事,沒事的."

合上喜帖,小溪只覺得頭昏目眩,陽光像針線一樣紮下來,心,空蕩蕩的,空的駭人,總想抓住點什麼,硬生生的塞進去就好.

"小溪……"

"沒事."

觸上揚風擔憂的臉色,小溪強裝著笑顏,努力的鎮定下來.

"我想你不只是來送帖子的吧!"

該死,她竟然若無其事,卞玉澤急切的臉迅速陰沉下來,一雙陰鷲般的眼眸逼射出陣陣寒光.她一點都不在乎,一點都不在乎,這個念頭像魔鬼一般蠶食,咀嚼著卞玉澤的心,拳頭握的更緊.

"你別去了,其實也沒有什麼事情,只不過是個婚禮罷了."

看著小溪隱忍著心傷,揚風有些不忍.

"說吧,玉澤需要我這次做什麼呢?"

看著揚風的不安,小溪反而鎮定下來.有些事情,總是要尋找著契機才能了斷的.

"玉澤想你送嫁,不,實際上就是保護白小荷的安全."

揚風硬著頭皮說出來,邊說邊偷看小溪的表情,還好,除了臉色異樣的蒼白外,小溪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

"這本來就是我的職責所在,不需要他來提醒,我也會去的."

小溪淺淺的一笑,淡淡的說道.心里確實哀歎,這下該死心了,玉澤也是要讓他自己死心吧.這樣想著,反而對事情又看淡了幾分.

"那,那我先走了."

見著小溪答應,揚風立刻狼狽的撤退,這樣的惡人,卞玉澤下次再怎麼著,自己也是不會當了.

"恩,再見!"

小溪點點頭,也不願意多說什麼,話音一落,揚風立刻卷風而逃.

一陣風旋轉過來,小溪捏著紅色的喜帖,怔怔的看著揚風的背影,一時間,不知道何去何從,剛才偽裝的冷靜一下子土崩瓦解.心還是會痛的,不是麼,痛的心口都有些麻木了.

"那個女人一點都不在意麼?"

揚風剛鑽進車內,正與抱怨,就聽見卞玉澤低聲喃喃.側臉看去,卞玉澤頹廢的握著方向盤,兩眼無神的看著擋風玻璃,似乎對揚風的到來無動于衷.

"喂……你怎麼了?"

本來滿腔的不平,不過再看到卞玉澤失魂落魄的模樣的時候,也只有坐吧,揚風揚手在卞玉澤面前晃悠.

"她一點都不在乎!"

卞玉澤突地抬頭,轉過來,氣急敗壞的咆哮.

"你要她在乎什麼?"

揚風也火了,大聲吼道.

"你不要告訴我你結婚就是為了傷害小溪,如果真是那樣,我鄙視你."

"你……"

卞玉澤為之氣結.

"她都不在乎,我能氣她什麼?"

卞玉澤有些喪氣的說道,眉眼之間盡是失落,她是說真的,要把心取回去,徹徹底底的離開我,她是說真的.

"玉澤,你醒醒,你這樣傷害小溪,不也是在傷害你自己麼?當年她傷害你,或許有不得已的苦衷,不然也不回舍命救你,你怎麼就想不通呢?"

看著痛苦的卞玉澤,揚風語氣溫和了一些,可是還是說出自己的想法.

"她有什麼苦衷,為什麼不告訴我,我沒有辦法,只好去求爺爺,才知道她拿了爺爺的錢,一走了之,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嗎?你知道嗎?"

卞玉澤目光淒迷,似乎又回想到五年前的那個晚上,他在外面奔波了整整一個星期,只好去求爺爺,結果,當著滿屋人的面,他才知道,他的小溪早就收了爺爺的一千萬,遠走他鄉了,他不相信,也拒絕相信,可是接下來,一個月的奔波,一個月的失望,最後是深深的絕望……他的痛苦,他的難堪……

"我知道,小溪也知道,所以你更應該相信小溪,她一定是有苦衷的."

"可是她現在不要我了."

卞玉澤一拳頭揍過去,暴跳如雷,迷茫的眸子立刻變的精明而凶險.

"你都不要她了,她還要你做什麼?"

揚風吃痛的揉著胸膛,沒聲好氣的說道.真是不明白,怎麼戀愛中的人都跟瘋子一樣,連一向謹慎的卞玉澤都如此.

"我沒有不要她."

卞玉澤頹廢的垂下頭,聲音越來越低,還帶著幾許哭腔.

"那你結婚做什麼?"

揚風也火了,被卞玉澤不弄的頭都要炸掉了.從椅子上一彈而起,正好砸中車頂,痛的齜牙咧嘴,心底的火氣更盛.

"我結婚?"

卞玉澤啞然,結婚是為了什麼?為了卞氏繼承人的身份,為了拜托小溪,到底是為了什麼?老天!

"恩?這樣?這樣……"

白小荷站在鏡子前擺出各種姿勢,尋求最完美的造型,時不時還對著鏡子外的人淺淺一笑,嫵媚大方.

小溪正對著鏡子,站在門口,謹慎的注視著過往的每一個人,今天是卞玉澤與白小荷的大婚,而她的任務則是將白小荷平安送到卞家的別墅.外面已經是重"兵"把守,雖然知道,不會發生什麼事情,可是小溪還是不敢怠慢.然而,即使是萬分的專注,屋子里依舊時不時傳來陣陣的驚豔聲,每一次聽在耳里,小溪都會下意識的別過頭,不得不承認,此時的白小荷真的是美的不可方物,既純潔又妖嬈,端莊大方,貴氣逼人,相比自己是穿不出這種風味來的.冷少的贖心情人 最新章節第44章 欺辱網址:/1/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