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章 出手
"砰……"

夏俊彥閃電般的速度,一把拉著卞玉澤,一拳頭照著卞玉澤的臉就砸了過去.卞玉澤猝不及防,活生生的接了夏俊彥一圈,一只眼睛頓時青紫.

"玉澤……"

小溪不禁低聲驚呼起來,心髒驟的收緊,忙上前就要看看卞玉澤的傷勢.

"叭……"

推開小溪,卞玉澤毫不客氣的一記勾拳還回去,打在就要拉回小溪的夏俊彥胸膛上,夏俊彥不禁向後踉蹌的退了幾步,身子都搖搖晃晃的有些站立不穩.

"俊彥."

小溪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直到看到夏俊彥有些泛紅的臉頰,再看看卞玉澤喘著粗氣,這才確定,倆人真的打起來,而且,看夏俊彥的身形,卞玉澤這一拳打得可是不清.

"不准過去."

卞玉澤霸道的拉住想要走到夏俊彥身邊的小溪,氣呼呼的吼道.

"砰……"

說話間,夏俊彥已經不甘示弱的一拳打了過來.

"哼,你還想占便宜."

卞玉澤身形一閃,一記腿功掃過來,在英國學了五年的柔道,看來是派上用處了.

夏俊彥也不說話,臉上的斯文卻已經是褪盡,靈巧的躲過卞玉澤的襲擊,又向卞玉澤的腰上進攻上去了.

"唉唉唉……你們有話好好說,好好說啊……"

揚風急急忙忙的上前,拉住二人,卻被倆人同時的推開.卞玉澤這更像是一只發怒的豹子,蠢蠢欲動起來,擺好了決斗的架勢.

"好久沒有這麼痛快的打一場了."

眼底閃著暴戾的氣息,卞玉澤恨恨的對上夏俊彥,閃電般的撲將上去,別看夏俊彥表面文文弱弱的,卻是首爾跆拳道黑段,加上此時,心頭憋了一股子氣,出手是毫不留情的.

"喂,你們干什麼,停下來."

小溪大駭,此時大街上人來人往,已經有很多人在向這邊探頭探腦,估計記者也在奔赴的途中了,天,若是警察也來了,那豈不是……

想著,小溪立刻上前,夾在二人的中間,阻止倆人的對仗.

"讓開."

兩人幾乎異口同聲的喊道,臉色通紅,頭冒蒸汽,氣喘籲籲.一把推開小溪,竟然開始抱團厮打起來,完全沒了先前的風度.

天哪,這里可是大街上,揚風左右四下的瞄瞄,再看看打得難舍難分的兩人,立刻掏出電話,通通按一番.看來,只能先叫人來了,順便連救護車也叫上吧.

"你們別打了,別打了……"

小溪站在已經滾到地上的兩人身邊,緊張的看著他們,心里慌亂一片……亂了,亂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會兒,本來平靜的大街上人聲鼎沸,車鳴聲混成一片,幾輛黑色轎車聽在大街前後,幾排黑衣保鏢行動整齊的下車封住街口.還有一小隊人滿奔過來,接著就見一倆救護車駛過來.人群都被隔離在大街外面,只能隱隱的向這邊觀望,卻不敢靠近一步.

"那不是揚風集團的人嗎?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眼尖的馬上指著黑色車輛小聲的說道,雖說,揚風現在已經該行做起了保全生意,揚氏的威名卻是依舊存在,雖說被所謂的上流社會所不齒,可是,卻沒人敢得罪這T市曾經的黑幫家族.

"好像是為了一女的打起來了."

立刻有人附和起來,神神秘秘的邊說邊斜眼觀察,小心翼翼的,生怕被逮著了把柄.

"不會吧,誰打起來了,不是卞玉澤嗎?"

"是啊,是啊,我看到是卞玉澤和一男的打起來了.好像是為了一女的呢,估計揚風是幫卞玉澤出頭了……"

"是啊,我也看到了,也不是很漂亮啊."

"你懂什麼,卞少的女人能隨便動."

"哎呀,要我說啊,男人沒一個好東西,那卞玉澤不是才訂婚了嗎?"

人群議論紛紛,不一會兒,就見救護車又呼嘯而出,大街上的警備隨即車里,一行車跟在救護車後面,浩浩蕩蕩,尤為的壯觀.

"我還是先送你回去吧!"

揚風一邊開車,一邊著一邊面無血色的小溪說道.唉,看起來,這事兒又得有麻煩了,郁悶.

小溪茫然的點點頭,腦子里一片混沌,剛才的事情被剪成無數的片段在腦海里不斷的重複,疊加,又斷開……

"其實,那天的是事情是誤會,玉澤開始都不知道的,是我臨時想出來的,你別怪玉澤."

揚風歎了口氣,唉,明明就是相愛的倆個人,怎麼就搞成這樣了呢.

"呃……"

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小溪順及明白揚風是指的什麼事情.

"玉澤在卞家還是有很多顧慮的,那天卞玉徹想要利用你對付玉澤,我情急之下,也只好這麼做了,你別介意."

揚風繼續說道,看著小溪依舊沒有表情的臉色,心底不禁為兩人的未來哀歎,唉,心地上,雖然不是喜歡白小荷,可是對卞玉澤來說,或許,白小荷是最好的選擇,但是人的心,又是拿什麼來衡量的呢,或許,卞玉澤的快樂就在這個默默無聞的小野花身上那也說不定.其實,以他對卞玉澤的了解來說,他也並不是個貪圖富貴的人,可是,既然兩人相愛,為什麼偏偏要互相折磨呢,搞不懂,搞不懂,揚風一邊開著車,一邊搖頭,唉,愛情,幸虧自己沒碰上,不然,這麼要死要活的,真是可憐哪.

"這不,玉澤都拉著我來給你解釋的呢?"

是嗎?小溪突然想起那個笑得不懷好意的男人,還有那個一臉恨恨然的中年女人,微微的垂下眼簾,既然不如意,為什麼還要拼著命的追尋呢,可是心底還是有些小小的安慰,到底,玉澤對自己並沒有如此的絕情,隨即又黯然,即使如此又如何呢,還不是一場夢來一場空.

"媽的,真痛快!"

一覺醒來,卞玉澤渾身都仿佛充滿了力量一般,扣住手腕,大步往家中走去,想想昨天在街上的混戰,手臂上的肌肉都似乎縮緊了,像一只戰斗中的公雞,精神抖索.冷少的贖心情人 最新章節第34章 出手網址:/1/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