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章 想象中的背叛
"他是誰?"

街頭,卞玉澤臉色陰沉,薄薄的嘴唇被牙齒狠狠的咬著,周邊都泛白.一雙陰鷲似的眼神陰冷的盯著街心相擁的倆人.

本來是想去為上次訂婚的事情解釋的,沒想到,行至半路上,卻看到這麼一幕.

"夏俊彥啊!"

揚風看的津津有味,一臉滿不在乎的樣子,不過,從反光鏡里看到卞玉澤閻王般的臉色,立刻收斂的退回座椅上.

"是他……砰……"

牙齒一緊,卞玉澤額上青筋暴起,一拳毫無預警的打在方向盤上,嚇的揚風急忙向外縮去.

她又跟那個男人跑一塊去了,還當街擁抱,看著周圍來來往往,面帶祝福的路人,卞玉澤更是氣的冒火.

"喂,夏俊彥可是好人."

揚風抖抖索索的靠過去,低聲說道,聲音仿佛是蚊子一般.看著卞玉澤一副抓奸在床的表情,心里不禁為夏俊彥捏了把汗.

"回去吧!"

細心的為小溪整理好衣服,夏俊彥溫柔的摟著小溪說道,看著小溪淚水漣漣的眼睛,心一陣痙攣.

"回得去嗎?"

抽抽鼻子,小溪有些茫然的抬頭,低聲喃喃道,絲線一下子飄遠,如果能回到小時候,那該是多好呢,可是心,已經遺失到不知那個角落,還找的到麼?

"傻瓜,只要你願意,當然回得去,可是一定要回去嗎?"

兩指輕輕覆上小溪的眉眼間,輕柔的撫摸著,眼底全是無盡的愛戀.

"可是心掉在他那里了,怎麼辦?"

小溪呢喃道,對著夏俊彥溫潤如玉的眼神,怔怔的問道.

夏俊彥心里一緊,苦澀的味道蔓延上來,溫雅的眼神漸漸轉濃,臉上的表情卻依舊沒有變化.

"離開他吧,他不會給你幸福的."

微微側目,看著報刊上卞玉澤醒目的面容,一手撫摸著小溪柔軟的長發,嘴里低聲說著.

"離開又怎樣,心還在那里?"

小溪寂寞的垂下頭,長長的睫毛如雨後的蝶翼般微微顫動著,猶如一朵晨霧中的薔薇花,倔強而脆弱.

夏俊彥喉頭干澀,低眉轉眼間,難過的拍拍小溪的肩膀,是啊,心不在,說太多有如何呢.

"我等你,隨便什麼時候都可以."

低眉,夏俊彥吞了一口唾液,澀澀的說道.眼中更是澀澀的,干痛干痛的,心中溢出一陣苦楚,可是還是不願意放棄,雖然知道,自己可能永遠都是替補.

"俊彥……"

小溪一怔,立刻從夢游般的癡語中醒過來,漆黑的雙眸晶亮晶亮的,仿佛夏俊彥心中的一盞燈,霎時卻又暗了下去,心也跟著低沉下去.

"我知道,只是給我一次機會,好麼?"

鼻子一酸,夏俊彥心髒糾結的難受,艱難的說出一句話來,像是祈求一般,心里確實明白,如果愛,能夠祈求,那麼自己早就得到了小溪的愛了,只是,愛,怎能求的來呢?

好半天,小溪才抬起頭來,眼若星辰,明亮如昔,確實堅定無比.

"等我把心拿回來好麼?"

不知道算不算是承諾,可是看到夏俊彥受傷的表情,心仿佛敞開的貝殼,也在不斷的縮緊,縮緊,最後,無處可逃.唉……就算是一個交代吧,不只是對夏俊彥,對自己也是,這五年,卞玉澤就像是一個影子一般,緊緊的覆在自己的心上,那一叢陰影,如影隨形.若是不解開,自己不關逃到那里,也逃不出卞玉澤對自己下的蠱.

"恩,只要你開心就好!"

知道是奢望,夏俊彥仍舊強作笑顏,只手拍拍小溪的胳膊,深深的看著小溪烏黑的發絲,拿回心,談何容易,只怕是越陷越深,可是不想小溪為難,不想卻解開那重傷疤,小溪,對卞玉澤,根本就是還有愛,那種愛,滲入到骨髓,怎麼洗都洗不掉,是毒,就像小溪對于自己一樣,是刻骨銘心的毒藥,自己卻還是甘願一口喝下去.

"恩,我會拿回來的."

小溪重重的點頭,心底越發的堅定,仰起頭,笑靨如花.看著那麼明亮的笑容,夏俊彥也不禁被感染,心頭竟然真的升起了一絲希望,這笑,多麼像很久以前,那個紮著小辮子在籃球場上為自己助威的小丫頭,雖然,她的旁邊已經由一個不苟言笑的男友,可是不可抑止的,自己每次投籃入場,都會回過頭來,搜尋那抹明亮的眼神.可是,四年前,自己將她從西寶山墳場撿回來的時候,卻是那麼落魄,狼狽,雖然過去那麼久,可是想想,都還是驚心動魄,幸虧,那天遇到她的是自己,若是別人,那會發生什麼事情,簡直都不敢想象.

"俊彥,謝謝你!"

小溪真誠的說道,說著,又深深的埋進夏俊彥的懷抱,還是貪戀這個懷抱的溫暖,這個懷抱總是那麼溫馨,有家的感覺,仿佛是自己的親人一般,跟卞玉澤的就不一樣,卞玉澤的懷抱總是那麼霸道,每次,即使是短暫的相擁,都會有心跳加快的感覺.

"傻丫頭!"

夏俊彥笑笑,深深的突出一口氣來,謝……,自己在她的心里,永遠都是哥哥啊.

"回去."

卞玉澤陰沉著臉,冷聲說到,氣死,竟然主動投懷送抱,剛才那一抹笑,看的格外的分明,原以為,她只有對自己才會有那般的笑容,原來,隨隨便便就可以對別的男人如此,卞玉澤的心翻攪著,恨不得沖下去,狠狠的狂揍兩人一頓.

"不去道歉啦!"

揚風還沒有看過癮,有些不甘心的探頭探腦,期望再看一眼.

"誰說我來道歉的,你要看滾下去看去."

卞玉澤側臉,兩手打在方向盤上,惡狠狠的說道.心里越發的懊惱起來,那日見她失魂落魄的表情,心底竟然是喜悅而心痛的,原以為,她還是在乎他的,可是現在,心底要是燃燒了一把火,撲騰騰的,很想殺人.

"不道歉,還拉著我來."

揚風一副很欠扁的翻過去一個白眼,小聲的嘀咕道,看來,卞玉澤還是愛著那多小野花啊,可是夏俊彥也是愛著的,怎麼辦,總的想一個辦法,不然三個人在這樣下去,都會痛苦,暈哪,都是自己的好朋友,怎麼辦哩?揚風皺著眉頭,愁眉不展的想著.冷少的贖心情人 最新章節第32章 想象中的背叛網址:/1/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