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章 從此死心
"哦……"

卞玉澤迅速反應過來,斜睨過去,還好,小溪已經爬起來了,重新戴回了墨鏡,應該很痛吧,小丫頭以前最怕痛了.

"玉澤……"

看著兒子有些魂不守舍的樣子,一邊的張妍趕緊暗暗推了一把.老爺子已經有些不高興了.

"恩……其實決定我和白小荷小姐的婚姻最重要的原因……"

卞玉澤重新打起精神,繼續剛才的話題,邊說著,邊含情脈脈的看過去,只是眼神已經微微不是那麼的專著了,白小荷心中也是不安,甚至是忐忑.

"那是因為我非常愛白小荷小姐."

卞玉澤打了一個頓,接著大聲的說起來,邊說,還邊離開座位走過去,從口袋里變出一個小小的首飾盒.小溪的心立刻縮緊,縮緊,臉色煞白,嘴唇仿佛被抽開的血液一般,身子也似乎隨時都會倒下,如果說,話是可以作假的,可是那眼神是不會騙人的,那英俊的側面,那蝴蝶般的剪影,小溪似乎聽到心髒上懸著的繩索開始搖搖晃晃了,甚至可以看到那繩索上的裂痕正在慢慢的擴大……

"玉澤……"

白小荷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卞玉澤的雙眸,那熠熠的眸光,叫她一陣眩暈,可是……那個女人?想著,白小荷下意識的向刁小溪的方面望過去.

記者們抓緊這個時間,頻頻按動閃光燈,從各個角度捕捉這激動的一刻.

"看看,喜歡嗎?"

卞玉澤順著白小荷的目光飄過去,立刻明白了,臉上卻是不動聲色,仍舊溫柔的看著白小荷,兩指打開首飾盒,一枚銀光閃閃的鑽戒出現在公眾的視線里,特別是那顆足足有十克拉的分鑽,在陽光的照耀下,映射處細碎的光澤來,打在白小荷白淨的面頰上,分外的動人.

"哇……好美啊……"

現場已經有女記者開始尖叫,迫不及待的擠上去瞧那顆罕見的鑽石.小溪卻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兩步,一臉的暗淡,甚至別過頭去,拒絕聽那些錯雜的聲音,或者,玉澤是找到了他的真愛了,自己不是應該祝福的嗎?可是為何心還是隱隱作痛,難道真如玉澤所說,自己根本就是個口是心非的女人,從頭到尾,都是自己沒有放下,自己一意孤行的擠進了他的生活……

眼睛濕濕的,似乎要有炙熱的液體要流出來,小溪吸吸鼻子,揚頭看著天,不想淚水流下,那麼希望它回家.

"不喜歡嗎?"

溫柔而充滿磁性的聲音再次響起,如同水中劃過的綢緞一般,觸動心弦.白小荷收回眼神,怔怔的看著面前迷人的卞玉澤,霎那間,有些恍惚,似乎剛才所見都是假的,面前只有卞玉澤充滿蠱惑的眼神.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盯著白小荷,白小荷卻遲遲沒了動作,白英宇雖然依舊笑容滿面,風度翩翩,精明的眼睛里,卻隱隱有些焦急,不斷的暗示白小荷身邊的范秀珠,偏偏范秀珠本來就不滿意卞玉澤,這時候,更是袖手旁觀者,一點都不著急.

"唉……你說他們這是唱得哪一出啊."

卞美云不解的看著,胳膊暗暗頂了一下卞玉徹,有些幸災樂禍的說道.

"呵呵……媽咪,保證還有更好看的."

嘴角微微的揚起,原本溫潤如玉的眼神驟的陰邪狠毒,卞玉徹盯著遠處嬌小的刁小溪,低頭不著聲色的在卞美云耳邊嘀咕了幾句.

卞美云將信將疑的看看卞玉徹,又看看靜默無聲的刁小溪,躊躇了好一陣子,終究是抵擋不住誘惑,邁步向刁小溪走去.

不好!看著那一抹圓滾的身子向自己側後面挪去,揚風立刻有種不好的預感,隨即離開座位,大步跨向小溪,早卞美云一步拉住小溪的胳膊.

"各位……我在這里還要告訴大家另外一個秘密."

呃……小溪有些莫名其妙的跟著揚風走著,不明白,還有些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就看著在場所有人的眼神都盯過來,臉色煞是熱了起來.

卞昊天臉上的微笑已經有些僵硬了,雖然沒有出聲,但是,看揚風的眼神已經漸漸凌厲起來.卞玉澤更是不知道好友又要玩什麼把戲,而一邊白小荷的臉色已經越發的難堪起來.心,甚至都莫名的懸了起來,有些不安的看著身邊筆直的身影.

"小百合,你知道,卞玉澤對你的心意嗎?"

揚風一臉凝重的將小溪拉到白小荷的面前,小溪的心髒立刻縮緊,在光彩照人的白小荷面前,對比更加的明顯起來,自己根本就是一只丑小鴨,在卞玉澤的注視下,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揚風!"

卞玉澤也有些不安起來,額頭微微的蹙緊,低聲制止,還沒有說完,卻被揚風的眼神制止住.

"你們都想知道卞玉澤對白小荷小姐的心意嗎?"

揚風突然仰起頭,對著身後眾多的記者大聲的說道.看著眾多茫然的眼神,楊鳳突然笑了,溫潤如玉的微笑,眼睛宛若一彎明月,看在小溪的眼底,卻突地有些寒冷的感覺,這種冷,來自對未知事情的恐懼,還有一些抗拒.

不,不要說,不要說,我不要聽,仿佛意識到什麼似的,小溪大大的眼睛死死的瞅著揚風薄而好看的嘴唇,仿佛那里面將有一把刀,冰冷,卻鋒利無比的刺入自己的心髒.

"讓我來告訴大家……"

環顧了四周,似乎很滿意自己造成的效果,揚風突然舉起小溪的手來,大聲的說道.

"卞玉澤為了給小百合一個驚喜,暗自購買了我旗下的安安保全公司,以24小時保護小百合的安全,而且,聘請公司總經理做小百合的貼身保鏢,這可是我揚風集團唯一的女經理啊……"

轟……揚風繼續說什麼,小溪一個字都沒有聽到,眼前一片黑暗,若不是身體被揚風用力的頂住,只怕此時,小溪已經重重的摔下來.

卞玉澤眼底也是愕然,有些呆呆的看著揚風,不過,撲面而來的軟香在懷,讓卞玉澤也無時間遐想.緊緊的摟住感動的淚流滿面的白小荷,乘機給白小荷戴上粉鑽,場面立刻歡騰起來,卞昊天,白英宇也不禁大大舒了一口氣,相視一笑.冷少的贖心情人 最新章節第30章 從此死心網址:/1/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