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章 心碎
"喲喲喲……卞玉澤的小野花,你這樣看著我,真是令我傷心啊……"

揚風撅起嘴巴,掐細了嗓音,學著女人般妖媚的模樣說道,令人忍俊不住,小溪也不禁翹起嘴角.

"唉……沒意思,我說了半天,你都不吭聲,他不給面子了……"

揚風有些挫敗的跨下臉,可憐兮兮的看著小溪,委屈的樣子,倒令小溪有些手足無措.

"我,我,我……"

小溪握緊了小手,一時間也確實想不到該說什麼.

該死,那個女人竟然在我的家里勾引別的男人,還裝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她到底想干什麼,看著小溪二人,卞玉澤有些不是滋味的想到,臉色立刻冷起來.

"揚風……"

不是很大的聲音,透出的信號確實寒冷無比的,揚風一聽,立刻明白過來.

"哎呀,那家伙吃醋了,我走啦,拜拜,祝你好運哦!"

揚風歎口氣,看著靜靜的小溪,一臉正經的說道.說完,一臉無奈的小跑了過去,唉,真是個醋壇子,說幾句話都不可以麼?

"呃……"

看著一陣風卷過來又卷過去的揚風,還有臨走那些莫名其妙的話,小溪有些愣愣的,一時間沒有轉過神來,卻看到大批的記者湧了過去,在看看卞玉澤他們,原來已經在花園里坐定,記者會開始了……

"嗨……不過去嗎?"

小溪正在發愣,卻見一個有些面熟的男人走過來,輕佻的朝記者會那邊呶呶嘴,精巧的金絲眼鏡下,卻閃著戲謔的光芒,立刻警覺起來.

"哼……"

卞玉徹冷笑一聲,不再理會小溪,自顧自的離去,有了這張王牌,卞玉澤這回死定了.隨之走上來的卞美云疑惑的看一眼小溪,不明白兒子剛才嘴角一閃而逝的嘲諷,但還是快步跟上卞玉徹的腳步.

看來玉澤在這卞家也並不是想象中那般的好,看著卞美云母子的背影,小溪暗自思忖道,想想,又苦笑著搖搖頭,個中滋味,只怕只有當事人才明了,自己暗自忖度,不免又顯得幼稚了,或許,那個人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麼呢,目光拉遠到卞玉澤的身上,有那麼一刻,小溪又開始有些失神了.

"感謝大家今天來參加孫兒與白家千金的訂婚儀式,真是有勞……"

卞昊天顫顫巍巍的起身,雖然身體大不如以前,可是精神卻是極好,他兩手微微上抬,一開口,便自有一股子威嚴與氣勢在里面.

話一落地,閃光燈立刻四處閃起,一時間,只聽得"咔嚓……"的聲音.

訂婚?提起左腳懸在半空中,眼前仿佛是一道銀色的閃電劃過,雖然心里早有准備,可是咋然聽到證實,小溪的心一下子被狠狠的揪住,霎時間,呼吸都覺得困難,左手不禁捂住胸口,右手撐在一邊的柱子上,身體才稍微平衡住.

"卞老,這才愛孫和白氏千金的聯姻會不會影響到卞氏集團下一步的走向呢?"

"卞總啊,是不是卞玉澤先生已經就是您定下的接班人了……"

"請問,卞玉澤與令愛將于什麼時候完婚……"

記者們拿起話筒爭先恐後的問道,一個個犀利的問題卻又仿佛是一根細弱的救命繩子一般,吊起小溪搖搖欲墜的心髒.或許,玉澤跟白小荷真的就是政治聯姻呢,這樣一想,小溪趕緊掐斷危險的念頭,刁小溪,你這是在做什麼,原本不就是要了斷的麼?你這樣,跟一個無恥的第三者又有什麼區別呢?

正想著,卻見卞玉澤站起來,高大寬厚的背影一下子就成了瞳孔所有的顏色,心也不禁懸了起來.

卞昊天滿意的看著氣宇軒昂,氣度不凡的孫子,矜持的笑笑.台下鬧哄哄的記者們立刻安靜下來.

"感謝大家的關心,至于你們的問題就由我的孫兒,當事人來回答吧,畢竟自己的心,只能自己能夠回答."

卞昊天聰明的將球拋給卞玉澤,威嚴而莊重的看了一眼卞玉澤,這才緩緩的坐下來.

"首先,我感謝大家今日的光臨,和對我和白小荷小姐婚事的關心."

卞玉澤頓了頓,朗聲說道,小溪的心立刻緊張起來,連呼吸的都不敢太用力.

"至于我和白小荷小姐,相信外界一定有很多的猜測,甚至會有很多傳言.但是,我要告訴大家的是……"

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眼睛直直的盯著卞玉澤,白小荷更是兩手緊張的握住,一改剛才高雅淡定的氣質,水盈盈的大眼睛迫切的仰看著卞玉澤.不知道,卞玉澤接下來要說些什麼來.

"噗通……"

突然後面一聲巨響,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向後面看過去,卞玉澤也一怔,側身,就看到小溪跌倒在地上,墨鏡滾到兩米開外,四腳朝地,左額上還有一塊刺眼的青塊.原來,剛才小溪一緊張,竟然後腳踩前腳,狠狠的摔倒在地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小溪手忙腳亂的爬起來,垂著頭,誰也不敢看一眼,迅速的撿起地上的墨鏡,欠身道歉著.

她又在做什麼?余光掃到小溪痛苦的神色,立刻一緊,卞玉澤懊惱的皺起眉頭,真是個麻煩的女人!幾十年的毛病,竟然一點沒變,心里想著,竟然有些不安起來,雖然知道此時是不應該分心的,可是依舊忍不住焦躁起來,該死,她就不會照顧自己麼,臉蒼白的跟紙一般,偏偏自己現在又走不開……

是她?雖然只是一瞬間,可是白小荷還是看的清楚,那不就是那天在餐廳里看到的那個女人嗎?憑著女人的直覺,白小荷下意識的看看卞玉澤,果然,卞玉澤的臉上雖然有些不耐煩,可是那焦慮的眼神中,竟然是深深的關切,是的,關切,心,不由得一沉.

哼……不遠處的卞玉徹不由得冷笑,看來不需要自己動手,他們自己就亂了.

"好了,沒什麼事了,玉澤!"

到底是經曆大風大浪的人,卞昊天很快就冷靜下來,確實,只有一面之緣的刁小溪對于他來說,已經是很陌生了,況且是經過了五年,當年的小胖妹已經蛻變成成熟的女人了,只當是一個新來的保鏢了.冷少的贖心情人 最新章節第29章 心碎網址:/1/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