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章 無聲的逼迫
"爺爺,玉澤年輕了,不懂事,還需要……"

"年輕……年輕就能胡作非為嗎?想當年我十幾歲就開始出來打天下……"

看著卞玉澤一副滿不在乎的神情,卞昊天氣的吹胡子瞪眼的,氣呼呼的說道,說到激動處,胸口劇烈的起伏著.

"唉,爹地,爹地,你別激動啊."

卞美云一瞧,心里立刻大喜,臉上卻是一副焦急的模樣,急急的奔過去,輕拍著卞昊天的背部,一邊柔聲細語.

"算了,爹地,這半路來的人是要好好的調教的,你老也別急啊……"

本來平靜下來的卞昊天,聽卞美云這樣說和,氣的一口氣沒有提上來,又劇烈的咳嗽起來.張妍則已經是坐立不安了.

"澤兒,快去給你爺爺陪個不是!"

張妍站起來,輕聲走到兒子的身邊,不斷的使著眼色.

"哼……"

不屑的冷哼一聲,看看卞美云拙劣的演技,直覺的想要嘔吐,卞玉澤有些搖搖晃晃的向樓梯上走過去,路過卞美云的身邊,突地又停下來,看著那略微發福的身體,湊過去,低聲說道.

"姑媽,你看你眉眼間的笑意,都掩不住了呢."

"你……"

得意的卞美云,臉色立刻劇變,由紅變白,又由白變青,最後又變得醬紫,一張胖乎乎的庸俗的臉,擠成豬肝色,格外的猙獰.

"哈哈哈……"

看著卞美云臉色的五彩變化,卞玉澤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仰面而去……

"爹地,你看看,你看看……"

狠狠的瞪了一眼卞玉澤上樓的背影,卞美云氣的梗住,轉過頭,一跺腳,趴在卞昊天的肩膀上,撒嬌道.張妍立刻緊張的盯著卞昊天.

"大姐,玉澤是個孩子,你就多擔待一點吧……"

"孩子,我的徹兒也是個孩子,卻比他強上一百倍都不止呢."

卞美云尖聲說道,刺耳的聲音仿佛破鑼一般格外的難聽,故作的優雅也當然無存,像一個當街撒潑的潑婦一般.

"爹地,你看看卞玉澤,你一定要……"

"唉,玉澤這孩子,跟我年輕時的脾氣簡直是一模一樣啊."

卞昊天此時確實平靜下來,搖著頭,有些無奈,又有些舒心的說道.張妍一聽,心,立刻回落下來,一邊的卞美云卻面色鐵青,一雙蒼老的眼睛,陰狠而惡毒起來……

夜,一圈圈濃濃的香煙從卞玉澤的嘴里噴灑出來,慢慢的擴散,由濃變淡,直到最後融進黑夜中,一雙黑眸,在夜間,確實晶亮而脆弱的,仿若是天上的星辰一般,傳說,一顆星就是一個美貌的女子,大概,小溪,曾經就是那麼一顆星,不小心落到了心里,卻是隨著時間的變遷,而慢慢化作一顆冰冷的石子了吧,擱在那里都是不舒服的.

狠狠的掐滅煙頭,卻感覺不到灼熱的同感,想到小溪,心里不覺得暴躁.自己是怎麼了,為什麼無端端的說那些話,為什麼又要做這麼多無聊的事情來,可是揚風的話又在耳邊響起,"你的小野花可是被人家夏俊彥大帥哥守護了五年嘍?"夏俊彥,這五年,她竟然跟夏俊彥在一起,對他,確實避如蛇蠍,難道二十幾年的回憶,都是假的麼?

"玉澤,你在想什麼呢?"

張妍不知道什麼時候悄悄的進來,輕輕的走過去,雖然是關心,語氣卻還是怯怯的.

"你怎麼進來了?"

沒有回頭,卞玉澤冷冷的說道,不著聲色的將煙蒂揉碎,拋在黑夜中.

"我,我來看看你,這麼晚了,還不睡覺呢?"

張妍一怔,神色有些局促,左右顧盼,期期艾艾的說道.

卞玉澤一聽,也沒有說什麼,繼續看著茫茫無際的黑夜,等待著張妍的下文.

果然,見卞玉澤沒有回應,張妍又向前走了兩步,和卞玉澤並排站在一起,中間卻明顯的有著距離.

"你,是不是心中不開心啊……"

斜眼看了一眼一臉沉靜的卞玉澤,張妍遲疑了一下,飛快的說道.

"沒有啊,挺好的."

卞玉澤有那麼一刻的失神,母子倆好久沒有如此的親密了,可是想著,這不過是拋磚引玉中的"磚頭"而已,不禁強壓住心頭的感動,故作輕松的問道.

"那就好,那就好……"

張妍低頭喃喃道,看著黑茫茫的天地,卻不知道再如何開口.

"很晚了,沒事就睡去吧."

看著張妍明顯的欲言又止的樣子,卞玉澤嘴角扯出一絲苦澀的笑來,轉移裝作要離開的樣子.

"唉……別走……"

果然,看到卞玉澤側身,張妍立刻招手喊停住卞玉澤.

"還有什麼事嗎?"

心里知道張妍要說什麼,卻不願意回頭,那是自己曾經最親密的母親,可是如今確實咫尺天涯,離得近,心卻是無限遠的.

"你,你晚上有些過分了,是不是去安慰下你的爺爺."

張開嘴唇,喏動了一番,最後還是說了出來.眉眼間全是焦慮,期盼的看著卞玉澤的背影.

"是麼?過了夜就好了的,有什麼好道歉的."

心里一痛,卞玉澤緊咬住嘴唇,不以為意的說道.

"那怎麼可以,你不能老是仗著那麼點寵愛,你都沒看到你的姑媽……"

著急的上前一步,張妍完全撇開什麼顧慮,張口就說道,話已出口,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可是眼神卻還是希翼的看著卞玉澤.

卞玉澤沒有說話,背部卻明顯的顫抖了一下,變得挺直,在瀟瀟夜色中,顯得那麼孤寂而冷清.

"其實媽咪也沒有什麼期盼,只盼你過得好就行了……"

張妍深吸了口氣,舒緩了語調說道.纖柔的眼里,似乎要化的出水來.

嘴角不自覺的微微揚起,泛起絲絲的冷笑,卞玉澤沒有說話,也沒有離開.

"你還不容易進的卞家的大門,難道你就這麼輕易的放棄嗎?"

張妍還不死心的游說,殷切的看著兒子,這是她的全部,她的希望.冷少的贖心情人 最新章節第26章 無聲的逼迫網址:/1/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