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章 絕望
"哇……"

終于忍不住,小溪低下頭,吐出一大堆東西,眾人立刻反射性的跳開,臉上一片詫異,各色表情都有,頓時,除了車鳴聲,四周竟然是靜悄悄的.

好難受,小溪一手掐著脖子,仿佛要把五髒六腑都吐了乾淨,心底才舒服,"哇哇……"的兀自吐了一地,終于舒服了一些.

"刁經理,你沒事吧!"

胡豔紅怯怯的問道,身體卻是極力的向後傾著,臉也別向另一頭,仿佛,小溪吐出來的是洪水猛獸似的.

"是啊,小刁啊,你沒事吧……"

"刁經理,要不要去醫院啊……"

人群又開始沸騰起來,甚至已經有人去攔出租車去了,小溪艱難的擺擺手,面色蒼白,已經說不出話來,已經有人顛著腳過來,從後面扶住小溪,嘴里說著關切的話,小溪想拒絕,卻仿佛失聲一般,張張嘴巴,竟然發不出一點聲音來,胃里似乎又難受起來……

"哇……"

小溪掙脫來人的手,猛地蹲下去,又開始嘔吐,可是一天沒有進食,只是嘔出一堆清水來,胸口痛的厲害.

眾人面面相覷,有些不知所措來,怔怔的看著地上的小溪.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

"刁經理啊,要不我們送你去醫院吧!"

胡豔紅也跟著蹲下來,在一米開外的地方,試探的問道.

小溪依舊低著頭,一手捂著胃,一手舉起來,搖搖手,明確的拒絕,光是聞到醫院的藥味,估計自己都該倒下了.

"可是,你這……"

胡豔紅有些遲疑,問出了大家共同的疑慮.

"我沒事."

虛弱的吐出三個字,小溪艱難的站起來,身體顫顫的,甚至有些搖搖晃晃,一張素顏蒼白如紙,看著令人擔憂.

話剛說完,只覺得眼前一陣眩暈,頭部仿佛失重一般,接著,整個身體都向後倒去.

"啊……"

眾人尖叫著,正欲去接住,突然,一個人影竄進來.

"小溪……"

厚重的,略有些慌亂的聲音,接著,一把接住倒下的小溪,抱起就往車里送去……

玉澤……,恍恍惚惚的,小溪仿若看到是卞玉澤想自己奔過來,一臉的焦慮,就要以前,自己每次闖禍時,他都是那副表情,雖然,很凶惡,可是很窩心,很溫暖……

"醒啦?"

卞玉澤看看微微睜開眼睛的小溪,冷哼一聲,有些安心,又有些挫敗的感覺.

在辦公室里,正好瞧見小溪失神落魄的背影,慢悠悠的向遠處踱步,站了一會兒,還是覺得不安心,終于開門,駕車跟了上去,一路上,心不在焉的她竟然沒有發現,看著她好幾次差點被車撞到,被司機痛罵,真想下車打她一頓,還是忍住,直到她向公司走去,正欲掉頭離開,卻看到她被一群人圍住,嘔吐,甚至暈倒.

玉澤?眉頭微微的蹙起,難道真的是玉澤,不是夢嗎?瞪著一雙圓溜溜的大眼睛,直直的盯著卞玉澤,仿佛一不小心,卞玉澤就會消失一樣.

看著那雙漆黑的眼眸,卻帶著濃濃的憂郁,卞玉澤心有些不忍.想起,以前,那雙眼睛,隨時都是晶亮的,甚至是笑眯眯的,流動著動人的異彩,難道她這五年過得不好,可是既然不好,怎麼不回來找她,一千萬就那麼重要嗎?甯願自己生活的不好,也要死死的拽著那些冷冰冰的鈔票,終歸到底,自己連那些紙都不如的吧.

"既然醒了,就別裝死了."

想到那些,卞玉澤的心又憤恨起來,冷冰冰的說道,夾著明朝暗諷.

果然,本來略微潮紅的臉色,立刻變得蒼白起來.看著卞玉澤不斷變換的臉色,最終變得憤怒,知道他又想起五年前的事情來,初醒時略微有些欣喜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慢慢的降落,沒有重量,沒有目的,不斷的沉淪著……

"不要以為你可以逃避,沒看到那麼多人等著你吃飯嗎?"

卞玉澤冷聲道,冰冷的聲音似乎要化作一柄柄利劍插到小溪的心中才罷休.聞言,果然,小溪的臉色更加難堪,眸光暗淡,竟然有些了無生趣的意向來.

"我想要回去."

深呼吸一口氣,小溪諾諾道,說著,身子就要向上傾起來.

"你想死嗎?"

卞玉澤暴跳如雷,一把將小溪重重推倒在床上.

"你不要以為死就可以逃避我,我會生生死死的跟著你,討回來你欠我的債."

卞玉澤惡狠狠的說道,一看到,小溪想要離開,心就不免的加快,噗通噗通的,竟然難以克制……

"你真的那麼恨我嗎?"

淚一下子湧了出來,小溪哽咽著,張開顫抖的唇說道.

"是,我恨你,恨你欺騙我,恨你讓我沒有辦法再去愛人……"

幾乎沒有猶豫的,卞玉澤便沖口而出,看著小溪越來越蒼白的臉色,心里又後悔起來,可是說出去的話,哪有收回來的呢.

"我,我明白了."

收回略帶奢望的眼神,小溪的眼瞳煞是變得空洞而無力.茫然的點點頭,是的,因為恨她,所以不珍惜自己;因為恨她,才要折磨她,就是為了她心傷,她難過,才能彌補他內心的無望.

"明白就好,你自己好好躺著吧,我已經叫勤勤來了."

心中已經後悔,嘴里卻依舊不依不饒的說道,說完,不敢再看一眼,竟然有些狼狽的轉身離去.

看著卞玉澤遠去的背影,小溪輕輕的合上眼睛,一行清淚隨即滑落下來,在素白的臉上,顯得格外的淒楚而蒼涼.

"你終于舍得回來了."

卞玉澤剛踏進客廳,就聽到一聲威嚴而不滿的聲音,抬頭望去,卞昊天正冷冷的打量著他,身邊是哆哆嗦嗦的母親張妍和一臉嘲諷的姑媽卞美云.

"唉,爹地,現在玉澤可是卞氏集團的接班人,忙點,那是應該的啦,不曉得,外面多少應酬呢?"

卞美云嗲聲嗲氣的冷嘲熱諷,一邊說著,還一邊騷首弄姿.一邊的張妍立刻臉色蒼白,不安的看看卞昊天,又看看兒子,不斷的擠眉弄眼暗示著,見後者沒有動靜,只好輕歎一口氣.冷少的贖心情人 最新章節第25章 絕望網址:/1/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