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章 魔鬼交易
抬頭,看看卞玉澤,後者卻是毫不在意的看著她,眼神里,似乎還有著未曾褪去的嬉笑和譏諷,是啊,自己又不是救世主,自己連自己都無法救贖,更何況是真個公司呢.

想著,小溪暗自苦笑,小手下意識的捏緊自己的皮包,艱難的挪動腿腳,轉身,就准備離開.

"如果,今天你走了,明天,我就下令解散安安保全公司,所有的員工全部辭退."

冷酷的話語在身後響起,不帶一絲轉還的余地.

卞玉澤恨恨的盯著那抹嬌小脆弱的背影,又氣有疼,心中突然空虛了一般,很想狠狠的將小溪揉進懷里,這個女人,就這麼討厭自己嗎,心尖,又想起那日在床上的纏綿,那麼清新而濃郁的蘋果問道,那麼柔軟無骨的身體……

"你……"

小溪一頓,腳步立刻停下來,眼里立刻蹦將出來.想立刻轉過去,可是又有些猶豫,轉身,無疑就是地獄,一步之差,自己就會粉身碎骨,況且,自己真的能夠救得了他們嗎?

"你走啊,走了,一切都與你無關,我保證,明天早上九點,安安保全公司的大門就緊緊的閉上."

冷酷絕情的話自卞玉澤薄薄的嘴唇吐出來,鷹隼般犀利的眼神卻是緊緊的盯著那一抹身影,心里突然的有些害怕,如果,她不回頭,自己該怎麼辦,難道眼睜睜的看著她走嗎,不,絕對不,心底立刻否認了這個假設,不關如何,自己是絕對不會讓她走的,絕對不……

緊張的看著小溪的腳步離門越來越近,卞玉澤的心仿佛窒息一般,越縮越緊,拳頭緊緊的握住,太陽穴緊繃著,額上的青筋都鼓起來,溝壑縱橫,看上去,尤為的恐懼.

走吧,走吧,自己也只是一個平凡的女人,連自己都無法救贖,哪有什麼能力去拯救他們,茫然的向著的大門走去,強迫自己什麼也不要想,也不去做,滾燙的淚水蹦將出來,滑落在臉頰上已經冰涼,一顆一顆,咸咸到,澀澀的,在嘴角處徘徊,散落,清晰的低落在冰冷的地板上……

"刁小溪,我敢保證你會後悔的."

眼看著秋離的一腳已經邁向門外的,卞玉澤忍不住咆哮起來,心中有股難言的悲憤.一拳狠狠的捶打在辦公桌上,"砰……"的一聲,拳頭處立刻青紫一片.小溪卻像完全都沒有聽到似的,仍舊向前走著,身體也已經有些傾出.

"卞總,我……"

突然,小溪面前出現一個高挑的身影,由于走的太急,竟然一下子將小溪撞了回去,混混沌沌的小溪,猝不及防,後退了好幾步,一下子被撞到門沿上.

關娜娜看也不看小溪一眼,對著卞玉澤笑得巧兮倩兮.

"卞總,您晚上去哪里吃飯,要不要我去定位置."

順便把房間也一起開了吧,當然如果能到卞玉澤的家里,那是更好,只可惜,卞玉澤從不帶女人回家,這是人盡皆知的事情.

說著,挺起傲人的胸脯,媚眼如絲的看著卞玉澤,似乎在暗示著剛才沒有昨晚的事情,曖昧而性感著.

小溪有些愕然,看著在自己面前公開調情的二人,神情也恢複過來,一雙水眸,終于是有些攪焦距,雖然依舊黯淡著,可是,小溪已經從剛才的無神中醒過來.

"你自己決定吧!"

卞玉澤說的不耐,揮揮手,就示意關娜娜出去,可是看在關娜娜的眼中,似乎是卞玉澤已經認同了她的身份,眉眼立刻綻放開來,笑得燦爛嫵媚.

"那好吧!拜拜!"

嗲聲嗲氣的回答,閃爍的眼睛里是掩飾不住的挑逗,扭過頭,卻是恨恨的,不屑的瞪了小溪一眼,這才扭著結實的臀部一搖一擺的離開,完全沒有平日里不苟言笑的清高模樣.

呃……看著關娜娜妖嬈的背影消失在門口,小溪還是怔怔的站在那里,背對著卞玉澤,卻沒有再移動一步.自己這一走,公司上下近百人不是都失業了嗎?

"你應該知道,如果是揚風集團開除的職工,至少其他保全公司是不敢聘用的."

看著小溪徘徊不前的身影,卞玉澤的心有些回落,乘機再說出一個殘酷的事實來,的確,揚風集團有雄厚的黑社會背景,在保全界確實是無人敢得罪的教父級任務.

"你……"

小溪一怔,猛的轉過來,看著緊緊盯著他的卞玉澤,一時間語塞,不知道說什麼好,心仿佛被撕裂一般,痛,揪心的痛,蔓延的百骸,眼睛澀澀的,竟然連淚也是流不出來了.

"不要怪我殘忍,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要做就要做的狠,厲,絕,不讓對方有任何喘息的機會和逃脫的可能性."

熟悉小溪的卞玉澤,知道小溪已經開始動搖,更是有恃無恐的坐下來,冷笑的看著小溪,心里確實痛,那臉上未干的淚痕,仿若是針尖一般,針針刺在心上,可是,一想起小溪又有可能消失的無影無蹤,那種無助的恐懼感又襲上來,就仿若是落入沼澤地一樣,稍微的移動,就會萬劫不複.

"我……"

小溪無語,眼淚如潰堤的洪水般泛濫起來,伸手抹去,卻似乎怎麼也抹不盡,自己在卞玉澤面前,一向,偽裝都是無效的,彼此那麼熟悉,為什麼還要拿五年前的事情刺激自己呢.

"不要在我們面前演戲了,你連貞操都可能那麼棄之如敝屣的丟給我,不在乎,無所謂,如此這般也太虛偽了……"

看著小溪的淚水,內心竟然又慌亂起來,卞玉澤立刻冷言冷語起來,眼睛卻不自覺的瞟向他處,有些恨,有些氣,最後竟然還是心疼,只好不斷的出言傷害,仿佛只有這樣才能掩飾內心的疼痛.

"不要說了,我答應你就是了……"

小溪突然大吼一聲,咆哮著,眼淚迸濺出來,似乎可以聽到淚水落地時破裂的聲音,心也在那一刻支離破碎了……

"我答應你,我什麼都答應你,你不要再說了……"

小溪捂住耳朵,喃喃自語到,累了,好累,就這樣吧.冷少的贖心情人 最新章節第23章 魔鬼交易網址:/1/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