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章 丁傲然
沒錯,昨晚那個女人,雖然,她戴著一副碩大的眼睛,雖然,她換了一套干練的衣服,可是那身形,那姿勢,根本就是昨晚躺在他床上的那個女人.

"卞總,你好啊!"

一口蘋果汁還沒有吞進去,小溪就看到丁傲然站起來,手從她身前伸過去.抬頭,一雙冷傲憤怒的眼睛,正緊緊的鎖住她,頓時驚住,一時間,空氣冷然.

"咳咳咳……"

一口果汁嗆在喉嚨里,小溪猛的咳嗽起來.眼鏡外的皮膚,泛起醉人的粉紅.

"你沒事吧!"

看出兩人之間的不尋常,丁傲然向前一步,貌似關切的問道.眼底劃過一絲戲謔.

"呵呵,慢點喝嘛!你看你真不小心."

丁傲然正欲拍過去,卞玉澤已經搶先一步將小溪摟在懷里.好似丁傲然的手,就是一雙咸豬手似的.

"呵呵,你們認識."

丁傲然尷尬的笑笑,伸在半空中的手卻毫不客氣的抓住小溪的胳膊,一點都沒有松開的意思.好像卞玉澤是搶了他的東西.

"咳咳咳……"

被夾在中間的小溪,還沒有搞清狀況,就被兩股力量拉著,咳得更加厲害,眼睛里都嗆出淚水.

"大名鼎鼎的丁總,誰會不認識呢?"

卞玉澤使勁把小溪拉到自己身邊一分,文不對題的回答.

"把眼鏡取下來吧,否則不舒服."

柔聲細語,丁傲然一手挽起小溪,將小溪再拉過來一點,好像在問自己的愛人般濃情蜜意.

"不不不……"

小溪一邊搖頭,一邊有些心悸的向卞玉澤靠過去,躲避丁傲然的觸動.眼鏡拿下來,那麼她的生活,或許永無甯日.

"玉澤哥哥,你在干什麼?"

白小荷有些氣急敗壞的趕過來,憤恨的看著被兩個同樣優秀的男人困住的小溪.這個女人,似乎不簡單,能夠讓卞玉澤這麼冷靜的人在大庭廣眾之下失態.

"啪……"

兩個男人幾乎是同時放手,各自西裝革履,友好相望.刁小溪立刻後退一步,想想,又向丁傲然靠近.

"真巧啊,在這里遇到丁總."

拉了拉領導,卞玉澤很有風度的遞過手去,凌厲的眼神卻有意無意的向刁小溪掃過去.

"是啊,卞總好福氣啊,有如此佳人作陪."

丁傲然看著卞玉澤,話卻是對著一邊的白小荷說的,眼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光來.

"丁總過獎了,丁總身邊也不寂寞啊!"

看看桌上還有一半的蘋果汁,心頭竟然湧起一陣異樣的感覺,蘋果汁,她也喜歡,難怪那晚,全都是蘋果的清香.

丁傲然一笑,也不否認,反而親昵的攔過刁小溪,想不到,身邊竟然還有這麼一個籌碼,看來,成功在望啊.刁小溪不解的看看丁傲然,卻並沒有挪動.

身為保鏢,表面上,任何偽裝的關系都是允許的.況且此時,最重要的就是避開卞玉澤,想不到他沒有認出自己是刁小溪,卻認得自己昨晚的床伴,看來,男人,真的是直覺的動物……

"來來來……卞總,白小姐請坐啊,大家難得聚在一起……"

丁傲然一手親密的攬著刁小溪,一邊熱絡的招呼卞玉澤,白小荷坐下.大手還有意無意的輕攏刁小溪的發絲,昭示著兩人非比尋常的關系.

"呵呵……今天就不了,以後,總是多的是機會……"

看著兩人親密無間的樣子,卞玉澤強按下心中的怒火,皮笑肉不笑的拒絕,說完,也不等丁傲然說話,一把拉著白小荷,轉身就沖了出去……

看著卞玉澤氣沖沖的樣子,丁傲然嘴邊反而露出一絲得意的笑來,許久,側過身,卻看到刁小溪呆呆的望著剛剛卞玉澤出走的方向,久久沒有言語.

"他已經走了……"

丁傲然嗤笑一聲,松開刁小溪,悠閑的坐下來.

"呃……"

刁小溪一愣,回過神來,看看丁傲然,嘴巴微開著,想說什麼,想想,搖搖頭,又合上嘴唇,很生分的做到丁傲然的旁邊.

"為什麼又不問了?"

丁傲然狐疑的上下打量著刁小溪,這個女人,跟了自己三四天了,自己竟然一直都沒有注意過.想不到,她竟然會和卞玉澤扯到一起.

"你們相愛."

見刁小溪似乎沒有回答的打算,丁傲然不死心的又試探的問道.

"僅是認識而已."

刁小溪輕笑著搖頭,或許有些自嘲的成分,刁小溪已經不是五年前的刁小溪了,看丁傲然剛才的態度,明顯的是與玉澤有過節,至少也有利益上糾葛,自己何苦傻傻的增做他的籌碼.

"呵呵,很多女人想跟他扯上關系呢!"

丁傲然自負的笑笑,心底,卻兀自對刁小溪有那麼一點贊賞,甚至多了一些好奇,依剛才的情景,刁小溪與卞玉澤關系匪淺,不過卞玉澤的女人會出來做這些刀頭上舔血的工作,真是讓人匪夷所思,看來是一出好戲呢!

"很多女人不是也想跟丁總扯上關系嗎?"

察覺到丁傲然語中的窺伺,刁小溪不痛不癢的回過去.低頭輕輕抿了一口蘋果汁,還好,自己戴著墨鏡,不然,剛才還真是不好收場.

丁傲然詫異的看著一臉淡然的刁小溪,眼里毫無掩飾的贊賞,不錯,是個聰明的女人,也是個迷一般的女人,心底竟然有一股莫名的情愫,開始蠢蠢欲動.

"玉澤哥哥,玉澤哥哥……"

一出酒店,卞玉澤就松開白小荷,一言不發的往停車場走去,白小荷穿著高跟鞋一路急急的追上去,卻在路口,看到卞玉澤的車疾馳而過.

"卞玉澤,你……"

白小荷氣的跺腳,四處張望,夏日炎炎,人來人往,卻沒有的士經過,這家酒店機會是貴族會所,來這里的都是有車的,偏偏自己今天又沒開車.正在無奈,突然想起,自己現在連內衣都沒有穿,風一吹來,立刻忙不更迭的捂住裙擺,看看卞玉澤絕塵而去的方向,美麗的臉上一下子扭曲起來.冷少的贖心情人 最新章節第12章 丁傲然網址:/1/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