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章 誤解
裝作沒有看清白小荷的暗示,卞玉澤聳聳肩,做出邀請,她眼底的驕傲他看的清楚,女人,尤其是這樣的女人,不能太嬌縱.

"哦,那好吧!"

滿腔的情欲仿佛被澆了一盆冰水似的,瞬間熄滅,有些懊惱的抬頭,感覺卞玉澤似乎在故意戲弄她似的,可是抬頭,就看到,卞玉澤陰鷲的眸子,難得的笑看著她,談不上真誠,卻也沒有諷刺的意味……

"可,可是,人家的……"

走了兩步,突然想起沒穿內衣,指著地上已經零碎的衣服,作難的看著卞玉澤.

"呵呵,我不介意的."

閃電般的湊進白小荷的耳邊,卞玉澤笑的詭異.後面,已經順手打開了門.旋身走了出去,只好作罷,默默的跟上去……

"感覺怎麼樣……"

卞玉澤和白小荷站在最後面的角落,電梯的門漸漸合上,看看白小荷小心翼翼的臉色,突地湊上去,壞壞的一笑.

"啊……"

正在四處張望的白小荷驚得叫起來,立刻引來一電梯人的注視,剛剛恢複正常臉色的臉,"轟"的如同一只熟透的小米蝦,引來一群男人的驚豔.其中有幾個是卞氏集團的員工,更是不斷的偷偷回頭,窘的白小荷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

"玉澤哥哥,你壞死了……"

趕緊低下頭,用小的只有卞玉澤才聽得到的聲音嬌嗔道.雖說是個熟女,可是沒穿內衣的事情,還並沒有做過,況且還是大庭廣眾之下,在沒有羞恥感的人也會覺得羞愧.

"呵呵……我看你很享受的喲!"

怎會放過白小荷臉上不明的紅暈,卞玉澤故意挑明了說道.

"玉澤哥哥……"

感受到電梯人中探究的眼神,白小荷這才隱隱覺得卞玉澤的可怕,根本就是玩弄股掌于她,可是就像是一般誘人的毒藥,明明知道喝下去會死,還是忍不住那珀色的誘惑.

"哐……"

電梯門打開,白小荷迫不及待的就沖了出去.

"好了,別生氣了."

快步走上去,一把就拉住白小荷的胳膊,卞玉澤緊緊摟著白小荷的腰身,有些匪氣的攔住白小荷.

"你是故意的."

擠出幾滴淚花,再抬眼,大眼睛已是淚光點點,一顆淚珠兒斜掛在眼底,更是襯出白小荷的楚楚可人.

"怎麼會呢?你可是我要娶的人."

原本有些惱羞成怒的白小荷,在聽到這句話時,所以的不快一掃而空,看來他是真的打算娶她了,掙紮變成了順從的靠在卞玉澤不算溫暖的懷里.

強行將白小荷的頭按在懷里,兩只手指慢條斯理的挑動著白小荷陣陣橘子香氣的發絲,眼神幽的變的深沉,曾經,自己也是無比認真的對另外一個女人說過同樣的話,可是那個女人卻在結婚的前幾天卷著老爺子的一千萬消失的無影無蹤.想到這里,卞玉澤狠狠的掐端白小荷的幾根發絲.

"啊……痛……"

揚起水盈盈的眼睛,在看到卞玉澤眼底的陰冷時,到舌尖的話盡數吞了下去.

"小百合,你會嫁給我是不是?"

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卞玉澤瞬間斂去眼底的情緒,低低的聲音問道.

"恩……"

忘了頭頂的痛,白小荷連連答應.

"那我們是不是可以去吃飯了?"

眼底凝聚的冰冷漸漸散去,卞玉澤笑著切入正題.

"恩."

白小荷溫順的挽起卞玉澤的胳膊向車庫走去,一路上,俊男靚女的搭配,引起不少人的側目.

進入酒店,卞玉澤,卻隱隱有些煩躁起來,故意挑了一個對著門的位置,總覺得心神不甯.

"吃什麼呢?"

將菜單打開,卞玉澤很紳士的推到白小荷面前.

"恩,玉澤哥哥吃什麼,我就吃什麼!"

白小荷抱住胳膊,擱在桌邊上,一臉乖巧的看著卞玉澤.

"隨便,什麼都可以?"

慵懶的向後仰去,背靠在椅子上,漆黑的眼眸發出惑人的光澤來,卻帶著別有深意的瞄向白小荷的下擺.

"好了好了,那我就隨便點兩樣吧?"

白小荷臉色微紅,雙腿並攏,嬌嗔的語氣輕斥著,無限的嬌媚.許久沒見卞玉澤回話,抬頭,卻見卞玉澤的眼神冰冷,緊緊盯著自己的後面,扭頭看去,一男一女,女的帶著大墨鏡,幾乎遮住了半張臉,看上去也很陌生,可是男的,她是認識的,T市的廣告大亨丁傲然,年齡不過三十歲,卻已經是T市娛記們追逐的對象了.

刁小溪一進大廳,就覺得有一支眼神緊緊的盯著這邊,立刻警覺的靠近丁傲然,這是夏俊彥在的時候,接的最後一筆生意,雖然現在夏俊彥已經身在英國,可是,生意要做,信譽不能丟,況且,這也可能是她做的最後一筆生意.

一個侍者走過來,刁小溪立刻上前警惕的起身上前,很適當的在侍者和丁傲然之間擋開距離.

"請問,您有預定嗎?"

"有,23號."

絲毫沒有松懈,刁小溪簡短的回答.

"哦,那您這邊請."

侍者笑容可掬的躬身作出請的姿勢.

留意到刁小溪的動作,丁傲然輕扯嘴角,眼底並沒有遲疑的走向預定好的位置.女人就是太過小心,老媽是這樣,這個女人也是如此.

"恩!"

禮貌的點點頭,刁小溪回過頭,丁傲然已經很悠閑的走向23號位了,不多做一刻停留,刁小溪立刻跟了上去,有錢人就是不一樣,明明怕死,卻裝作不在乎的樣子,出了事,卻是他們這群保鏢沖上去.說到底,是不把他們的命當命,好在,自己已經習慣了……

靜靜的坐在靠近門的位置,客人似乎還沒有來,丁傲然饒有興趣的盯著小溪,許是做廣告的,對女人,有股天生的興趣,越看越有韻味.

"玉澤哥哥,你去哪里?"

白小荷一回頭,就看到卞玉澤霍的站起來,直沖沖的向那邊走去.冷少的贖心情人 最新章節第11章 誤解網址:/1/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