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非禮勿視
顏落一愣,隨即捧著肚子大笑:"你才四歲就懂得男女授受不親了,哈哈哈!瞧你那樣,搞的我非*禮你似的,哈哈哈!真是像個小媳婦" "不准笑!"齊若羞惱,為自己的動作更覺得丟人,這個死女人,竟敢嘲笑他! "好了,不笑了不笑了"撲哧,顏落努力憋笑還是沒忍住 "你再笑我就走了!" "呃……"這麼晚了他能去哪,怎麼搞的是她強留他:"好了嘛,乖了,我先給你洗澡,洗好了你就去我被窩躺著,省得凍到" 齊若心里一咯噔,莫名的有股暖流在心間蕩漾任由顏落扳過自己的身子,粗糙的毛巾在他背上擦拭 顏落擦的很認真,就像小時候的自己也是這樣跟母親一起坐在浴缸里,母親的手指常常是冰涼的,冬天母親很怕冷,可是常常會為自己慢慢地擦拭身子 母親說:"落落,女孩子一定要干乾淨淨,不然沒人會要你哦" 她說:"別人不要落落沒關系,落落有媽咪疼" 那時候母親的手總會無意識地停頓:"落落,你還有爹地疼" 從她有記憶開始,她從來只知道她有媽咪,爹地,在她印象里幾乎從來不回家,她知道別人有爹地疼,可她沒有 擦好齊若的後背,顏落把他小身子扳過來,齊若看著眼前這女人認真為他擦拭身子,他卻一反常態沒去看這女人身體的其他部位,只是認真看著她的表情 "我小時候母親也經常這樣幫我洗澡呢"顏落擰干了毛巾擦著齊若的小臉 說到母親,那就是齊若心中唯一的痛 "小齊若,你媽咪也會這樣幫你洗澡嗎?" 見齊若盯著自己不說話,顏落也沒指望他開口,卻不想他只是淡淡地說:"從來不會" "你們家那麼有錢,你媽咪肯定是太忙了沒空照顧你" "也許"齊若冷哼 看著顏落談到她母親時眉宇間是抹不去的幸福,齊若忍不住問:"那她呢,怎麼沒跟你一起" 她,是指顏落的母親 顏落擰毛巾的手有些僵硬:"去了很遠的地方,不知道什麼時候走的,我已經不記得了" 齊若的睫毛無意識地輕顫,冰山不化的臉上不受控制地揚起一個笑容,他特意用奶聲奶氣的聲音問:"那你爹地呢?" 看到齊若的笑,顏落只覺得一陣恍惚,這孩子笑起來怎麼那麼蠱惑人心,而且越發長得像某個人 "他很少回家的,一般都只有我一個人住" "他為什麼不回來?"齊若明知故問 "他喜歡賭博,喜歡喝酒那樣的人,我是等不到他回家的" "你不喜歡他?" "怎麼會,他是我爹地啊,沒有他就沒有我,我怎麼會不喜歡他" "如果是我,我肯定不要這樣的爹地" 顏落不高興地狠狠捏了齊若一把:"不准嫌棄他!小孩子不該有這種思想知道沒!不管他做什麼,他都是生你養你的爸爸!沒有他就沒有你!" 齊若痛得皺眉,狠狠剜了顏落一眼,猛然感覺下面有水輕柔拂過的感覺,等他低頭才發現他的小內褲已經到了顏落手里 "啊啊啊啊!"齊若又要去捂下面,卻被顏落一手擋住 "你叫什麼,穿著內褲怎麼洗"顏落拿了毛巾直接去擦,最終被齊若兩手握住